跟着“奇迹”走

1 已有 619 次阅读   2013-12-19 10:00

开卷有益是中国的古训。作为一个教育者,不但要经常读书,还要对所读内容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认真的反思和思考,才能收到更大的益处。

《第56号教室的奇迹》是学校发给教师,希望教师能受书中内容、思想的启发和影响,主动提高师德修养,改进教育教学方法。我也收到了这样一份礼物,初读序言,已被打动,我决定认真地读这本书,并让自己的思考跟着“奇迹”走。

序言有感

这本书的序言是《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的作者尹建莉做的。我没有读过《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这本书,但我赞成“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这个观点。在现在的中国,虽然国家教育部对各类学校的班级人数都有明确地规定,但现实中受各种利益的驱动和家长对所谓名校的崇拜,学校愿意多收学生,家长为了“孩子能有个好的前途”不加考虑地让孩子在大班额甚至是超大班额的学校上学。对于动辄就是六、七十人的班级,班主任根本无暇顾及每个学生的品德修养教育和心理健康的发展,教师也根本做不到因材施教,只能是应付着教学。学校和教师在社会功利化思想的影响和教育上不合理评价的引导下,更多关注地是自己的利益和学生考上名牌学校后给自己带来的名利效应,很少有人能真正地去关注学生的终身发展和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下,家长如果想让自己孩子的潜能得到有效的开发,达到自己的心愿,单纯地依靠老师,确实是不现实的。

尹建莉惊异教育上令人不可思议的怪相:有人有很高的学历、职称,年年获得“优秀教师”的荣誉甚至著作等身,但他的学生在他的课堂上却提不起精神,在班里叫苦连天。出现这样的怪相问题出在对教师的评价方面。职称评审是关系教师切身利益的事情,评职称对学历、获得的荣誉、发表的论文、所教学生的考试成绩都有明确、严格的要求,但教师的服务对象——学生对教师的评价却不做任何的考量。在大力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很多学校都把关注学生终身健康发展和成长作为自己的办学理念和口号,但在实际工作中,我们经常会看到用达到“一本”、“二本”、“三本”分数线人数来评价教师教学成绩的现象,这种现象甚至严重到连高一月考的成绩都不放过的程度,更能看到对高考动辄数万甚至是数十万的奖励。在这样的评价机制和评价方法引导下,教师不可能逆势而为。

尹建莉阅读《地56号教室的奇迹》后感叹:“教师原来可以这样来当,原来可以做得这样好!”对于教师来说,不是“可以”,而是“应该。”

“能让学生感到快乐和有收获的老师就是好老师,学生愿意去或不愿离开的学校就是好学校。”这才是对教师和学校公正、客观的评价。

《第56号教室的奇迹》写的是美国教师雷夫·艾斯奎斯教学经历。从他写的自序中我们可以了解到,雷夫对教育是有个执着而专注的人,他为了能使学生得到妥善教育而烦恼不已,他面对的是更功利的社会环境,“恶魔般的行政官员与政客”以及教育界心胸狭隘的人,“学校对学生们的期望,常常低到一个荒谬的程度”,“无知长期在校园里占统治地位”,包括“毫不领情、不懂得感恩的学生”。他面对的情况比我们好不到哪里去,然而他“无视第一线教育工作者面对的那些狗屁倒灶事,”“尽一切努力帮助孩子们进步,”被人称为充满幻想的理想主义的现代版的“堂吉诃德”,正是他这种对教育内涵的追求,让孩子们变成了爱学习的天使,才使得第56号教室称为了孩子们欢乐的地方,使得在这里受过教育的孩子的潜力得到很好的开发,也才使得他的教育经历成为全球教育分享的最佳教师的爱心和智慧。

为什么面对相似的环境和情况,我们却创造不出那样的奇迹呢?

“要到达真正的卓越是要做出牺牲的,在从错误中汲取教训的同时付出巨大的努力。”为了追求真正的教育,我们做出牺牲了吗?反观我们所做的努力和思想认识,我们更多地是想得到卓越教育带给我们的名和利。我们关注的更多的是高升学率带给我们的荣耀和利益,却很少关心学生的身心健康;我们做的更多地是“强迫”学生留在教室里却很少关心他们在教室里能干什么干的怎么样;我们更喜欢简单地用一个考试分数去衡量学生的“优劣”,评价教师的教学效果,却很少关心造成“优劣”的原因;我们经常表扬鼓励那些考试分数高的被我们认为是优秀的学生,却很少去关注那些有了些许进步的学生;我们经常以提高学生综合素质的名义搞这样那样的活动,却很少去细致地研讨这些活动的真实效果;我们经常讲要对学生进行信心教育,却不愿在每学期结束时认真地全面评价每个学生的进步,因为那样很麻烦,也不愿让每一个取得进步和成绩的学生上台光荣一下,因为那样很浪费时间……

就是因为有了这许多的与雷夫的不一样的付出,我们才获得了与雷夫不一样的收获。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