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一生的事情,不是一时的事情

11 已有 2171 次阅读   2013-12-19 10:07

读《第56号教室的奇迹》第二章“寻找第六阶段”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将人的需求分为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逐级递升的五种,分别为:生理上的需求,安全上的需求,情感和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雷夫·埃斯奎斯在《第56号教室的奇迹》第二章中将引导学生学业和人格成长分为六个阶段。现就他谈的这六个阶段谈谈自己的看法。

雷夫·埃斯奎斯在第二章中首先谈到“要在一个孩子们把厕所地板尿得到处都是尿、在课桌上乱写,甚至根本不想上学的环境里找到培育品德的共同语言,确实很难。”看看我们的学校,不正是这样的环境吗?天天有校工打扫的卫生间,有时还脏乱不堪,几乎每张课桌上都有学生的创意作品,教室卫生甚至可以脏乱到不堪入目的程度,不想来上学、逃学逃课的现象屡见不鲜。更严重地是,当政教处对这些现象严格管理时,经常会受到一些来自教师甚至是个别领导的微词:这样做是否会影响到学习呢?在这些事情费力有什么用呢?

因为害怕的阶段:雷夫·埃斯奎斯认为处于第一阶段的学生学习和良好行为表现的动机是“害怕我的愤怒和权力”,这一点在现实工作中深有体会。学生常常会说“班主任的课不能睡觉,也不能看课外书,更不敢缺。”“班主任布置的作业必须完成。”“政教处的人来了,安静!安静!”在学校里学生最怕班主任和政教处,连老师也会将在课堂上处理不了的问题交给班主任或政教处处理,班主任会让叫家长,政教处会对学生处分或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在这样的情形下,学生是被迫于家长或学校的压力才学习的,完全没有学习的主动性。一旦没有了这种压力,学生就会完全地放弃学习。

目前学校和教师为了能让学生学习,主要采取的就是让学生害怕的行为,学生大多都停留在这个层次。

想要奖赏的阶段:雷夫·埃斯奎斯认为,处于这个阶段的“孩子们因为良好行为而得到奖赏之后,就会大大提高重复我们认可之行为的可能性。”现实情况确实是这样的,这也是教师和学校运用较多的手段。学校会在每学期对表现突出,成绩优秀的学生进行大张旗鼓的表彰,开表彰大会,在橱窗或是墙壁上贴上大幅照片等;教师则会对行为规范,成绩优秀的学生在课堂上进行口头表扬,甚至自己掏钱为学生购买奖品;也有家长对孩子实行考试成绩奖励和做家务计酬的。这样做确实能提高学生的良性行为的积极性,但同时也培养了学生功利的思想。我负责学生政教工作时,曾对学生的行为进行积分管理,对于违犯校规的行为,给予扣分处理,对于有良好表现的行为,给予积分奖励。其结果是学生参与一些工作的积极性提高了,但也出现了让学生为会议搬凳子,学生也会问“老师,奖励多少分呀?”的尴尬现象。在通过奖赏给学生鼓励的同时,一定要引导学生、让学生明白奖赏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雷夫·埃斯奎斯认为,应该让学生明白“学会知识,得到锻炼”就是最好的奖品。我们没有或者很少告诉学生这样的道理,就是学生想要的、有很好直接效果的奖赏也做的很不够。首先是因评价标准单一引起的表彰面窄的问题,表彰内容主要是针对考试成绩和品德方面的,鲜有学生个性方面的,对学生的涵盖面有限,某种程度上表彰会成了部分学生的“个人秀”。其次是表彰会多是走形式,没有真正地起到树典型倡导优良学风的目的。我们嫌麻烦,也嫌表彰会开的时间长而将学生的证书、奖品以班级为单位打包发放,而且理直气壮地告诉学生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节约时间。”难道学生努力了一个学期,取得了一点成绩,就不能“耽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获得一点肯定吗?真欣赏江苏锡山高级中学唐江澎校长的魄力,学生的表彰大会是全校最高规格的大会,只要是在某一个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学生都能获得表彰,几乎每个学生都有上台领奖的集会。他请来市里的、区里的大小领导和社会知名人士,目的只有一个,为学生颁奖。锡山高级中学的表彰大会可以开四个多小时,请来的嘉宾自始至终陪着,主题却只有一个:颁奖。据说那是锡山高级中学学生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刻。

我们在考虑工作时,在开展活动时,在设定程序时,有没有考虑过学生的感受呢?有没有想过如何让学生快乐呢?

取悦别人的阶段:雷夫·埃斯奎斯认为,“孩子们慢慢长大以后,也开始学会做些事情来取悦人”,“表现出符合我们期望的行为”,“以取悦老师为表现动机”。孩子们这样的行为是正确的,理由却是错误的,这也是“言不由衷”的表现。这样的现象在小学和初中阶段的学生身上表现的可能比较明显,在推崇个性的90后高中学生身上,这样的行为可能不具有普遍性,但我们却为他们做出了很好的示范。看看我们对学生提出的口号:“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为了回报老师的培育之情……”看看为了迎接检查或迎接某位领导、嘉宾做出的全校大扫除的安排,甚至在大会上明确地告诉学生:“明天有……来我校……大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仪表言行……”多好的取悦别人的示范。我做政教主任时取消了学校的大扫除,提高了平时对卫生的要求和检查,保持环境卫生,是我们应该养成的好习惯;有检查、嘉宾来,从来不做突击打扫:凭什么他们一来就打扫的干干净净,而我们平时要生活在不干净的环境中。

雷夫·埃斯奎斯说“为父母努力的念头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压力”,对我们来说,何尝不是这样呢。

遵守规则的阶段:雷夫·埃斯奎斯认为处于这个阶段的人,做事情是出于遵守规则的目的和动机。人属于群居动物,群居动物的生活必须有一定的规则,没有规则的生活将是混乱的生活。但如果规则限制了人的发展和提高,就应该勇敢地突破它。国人的规则意识不强,从混乱的交通秩序可窥一斑。但国人的从众意识很强,从经常说的“人家都这样”“大家都这样”“没有人这样做呀?”“你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呢?”等等可以了解被束缚之紧,墨守成规之深。我们教育学生要尊重、执行那些保证生活秩序的规则,不管别人是否遵守。同时更要教育学生对已经影响生活、限制人的发展和提高的规则也要勇敢地去打破,不管别人是否还在遵守。这样才能培育出具有“规范之行为,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人,才能培育出具有创新意识的人。

体贴别人的阶段:雷夫·埃斯奎斯认为处于这个阶段的人,做事情总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会对周围的人产生同情心,尽可能地不让别人因自己而增添麻烦。从别人的角度去看问题,体谅别人,理解别人,要完全达到这样的境界,确实很难。逢年过节,遇到喜庆之事燃放烟花爆竹是普通国人最高庆祝方式,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国人却从来不这样做。其子问其原因,他告诉儿子:当我们燃放烟花爆竹庆贺值得我们高兴的事情时,是否会影响到因为生病需要休息的人,是否有婴儿会受到惊吓呢?是否有人正因为烦心事而苦恼呢?我们庆贺自己高兴的事情有很多种形式,不能只考虑自己高兴,而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改革开放三十年,国人比以前富裕了很多。以前只有国家节日才有政府燃放的礼花,现在普通的老百姓也能放了。娶媳妇嫁闺女,生孩子迁新居,盖房子买车子,但凡有点喜庆的事情,都要买来许多的礼花“咚咚咚,咚咚咚”地放上一通,短则二三十分钟,长则一个多小时。周围至少两公里范围内人,不管你的心情如何,不管你当时作甚,都要和他一起“高兴”。

奉行自己行为准则阶段:雷夫·埃斯奎斯认为处于这个阶段的人的灵魂中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同时具有健全的人格。这让我想到了孔子在论语中谈到的“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不要说是学生,就是成年人有几个能做到这样呢?孔圣人到了七十岁才达到这个境界,何况凡夫俗子呢?不过作为个人的道德修养追求。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做事情不是给别人看的,不需要别人知道。他们做真实优秀的自己,他们不在意别人的评价。曾受到QQ发来的短信“被重视,被认可,被承认的时候,你认为自我价值提高了。那么,你是不是已经被人左右了?”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价值观向别人的价值观靠拢。

雷夫·埃斯奎斯论述的害怕恐惧、为了奖赏、取悦别人、遵守规则、体贴别人和奉行自己的行为准则等道德发展的六个阶段,我们通过现实观察和了解可以发现:一.在我们的学生中,甚至是在我们的成人中,处于前三个阶段的居多,能达到第四个阶段已经是“高素质”的人了,这说明提高国民的基本素养应该是教育的重要工作。二.六个阶段不是截然分开的,可能在某些方面处于较低的阶段,而在某些方面可能处于较高的阶段,这说明人的发展存在着不平衡性。三.人的道德认知和提升是个缓慢渐进的过程,虽然慢,但只要我们不懈地施以积极的影响,效果还是有的,因此对于孩子思想道德的教育,我们不能求快,我们不能功利。正如雷夫·埃斯奎斯所说“它需要终其一生的努力。”
   教育是一生的事情,不是一时的事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吴建财 2014-09-28 10:10
    可惜的是大都急功急利啊
  • 张百顺 2014-10-08 17:29
    力透纸背,字字玑珠!
  • 操瑞洪 2014-10-10 16:11
    影响大于教育,教师谨言慎行。教师率先垂范,行不言之教,以爱育爱,静待花开!雷夫老师是我们教育人学习的榜样!
  • 刘国杰 2015-12-13 10:19
    关注学生的可持续发展,教育是一生的事,教师在教育学生的同时,同时也是受教育者,德高为师,身正为范
  • 王法窝 2017-10-31 14:47
    教育应归属“农业”
  • 闫宗民 2017-12-22 10:40
    现在是教育太功利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