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 - 张贵民小学语文工作室

  • 分享

    《多说与少说》读书心得

    1 何小香 2019-01-08 15:31

              《多说与少说》读书心得

               中原区绿都城小学    何小香

    叶圣陶先生的著作《多说与少说》这本书的封面上有这样一句话:汲取大语文思想精髓,提升人格与人文修养。我满怀期待地翻开了这本书。
        语就是口头语言文就是书面语言。把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连在一起说,就叫语文 “语言文字的学习,出发点在‘知’,而终极点在‘行’;到能够‘行’的地步,才算具有这种生活的能力。
        叶圣陶的教育思路:养成阅读习惯、训练写作技巧、培植欣赏能力靠自己的阅读,应做的准备有:(一)留心听大家的话。(二)留心查字典。(三)留心查辞典。(四)留心看参考书。
        叶老对于教师的范读,是这样说的:教师范读,尤非讲究不可。理论文和说明文,逻辑地读。抒情文和诗歌,感情地读。记叙文的叙述部分和人物的对话部分,一要读出事情的过程,一要传出各个人物的语气神态。总之,语言的停顿、轻重、缓急,都要恰如其分。教师读得好,学生听着,就增进理解或感受,比之繁复的讲解,有时效果更好。同时,这对学生作文也有帮助。因为作文虽然用笔写在纸上,归根结底是语言方面的事,听老师的范读,自己能读好,语言运用就熟了。我想作为一名语文老师,必须练就读的功底,叶老的理念让我不禁想到了许老师所倡导的“以读代讲”。要想更好的“以读代讲”,那教师能读好很重要,否则对于学生的理解或感受没有太大帮助。
        叶老认为:阅读是写作的基础。对于阅读,叶老总结的很精辟:活读运心智,不为书奴仆。他说善于读书的人不钻牛角尖,从书中获取有益的知识,学以致用,提高语文素养,这才是真正地讲书读活。
        阅读是吸收,写作是表达。叶老认为中小学语文很多基础知识要着重训练,经过不断练习,学生才能学以致用。如果阅读的基本训练不行,写作能力是不会提高的。叶老认为作为教师,在课堂上启发学生,使他们自觉地动脑筋非常重要。
        在精读指导之前,得先让学生预习。预习首先要通读全文,知道文章的大概,还要把每一个生字词弄清楚。而且叶老倡导学生预习,都要写笔记,如果有不理解的词,要写到笔记里。关于预习笔记,一定要精心撰写,写下来的东西要是经过思索得来的。这种习惯的养成在于教师的训练与指导。教师要训练他们去参考,指导他们去思索,最好给他们一种具体的提示。教师还要在上课时让学生讨论,讨论时,有错误给予纠正,有疏漏给予补充,有疑难给予阐明。课内指导之后,还要吟诵,参读相关的文章。叶老也强调,课文只是个例子,学习完之后,就得推广开来,阅读更多相关的文章。除此以外,叶老还强调温故知新。
        叶圣陶先生用对徐志摩所写的一篇文章《我所知道的康桥》的指导告诉我们:阅读一篇文字,一味赞美,处处替作者辩护,这种态度是不对的。至于吹毛求疵,硬要挑剔,也同样的不对。文字如有长处,必须看出它的长处在哪里,文字如有缺点,又必须看出它的缺点在哪里,这才是正当的态度。唯有抱着这样正当的态度,多读一篇才会收到多读一篇的益处。
        看这一部分时最让我敬佩的是叶老在对徐志摩文章进行解读和指导时,所写的文字竟然比原有的文章还长好几倍。他不仅对徐志摩文章中的优点给予肯定,而且也点出了一些不足之处。
        叶圣陶先生用对徐志摩所写的一篇文章《我所知道的康桥》的指导告诉我们:阅读一篇文字,一味赞美,处处替作者辩护,这种态度是不对的。至于吹毛求疵,硬要挑剔,也同样的不对。文字如有长处,必须看出它的长处在哪里,文字如有缺点,又必须看出它的缺点在哪里,这才是正当的态度。唯有抱着这样正当的态度,多读一篇才会收到多读一篇的益处。
        看这一部分时最让我敬佩的是叶老在对徐志摩文章进行解读和指导时,所写的文字竟然比原有的文章还长好几倍。他不仅对徐志摩文章中的优点给予肯定,而且也点出了一些不足之处。
        叶老说之前书塾里的老师在进行精读指导时大都采用逐句分析的办法。这样最省事,但是叶老说精读指导逐句分析是不太好的,因为专用逐句讲解的办法达不到国文教学的目标,教师应该忠于职责忠于学生,让学生在听讲之外,多做些事,多得些实益。
        学生从精读方面得到种种经验,应用这些经验,自己去读长篇巨著以及其他的单篇短什,不再需要教师的详细指导,但也不是说不指导,这就是略读。就教学而言,精读是主体,略读只是补充,但就效果而言,精读是准备,略读才是应用。
        学生从精读方面得到经验,自己去读长篇巨著以及其他的单篇段什,应用这些经验,自己去读长篇巨著以及其他的单篇短什,不再需要教师的详细指导,这就是“略读”,精读是准备,略读才是应用。
        使学生打定根基,养成习惯,全在国文课的略读。精读指导必须纤屑不遗,发挥净尽,略读指导却需要提纲契领,期其自得。
        叶老说学生从精读而略读,譬如孩子学走路,起初由大人扶着牵着,渐渐的大人把手放了,只在旁边遮拦着,替他规定路向,防他偶或跌跤。大人在旁边遮拦着,正与扶着牵着一样需要当心,其目的在孩子步履纯熟,能够自由走路。略读,一半在于学生下功夫,一半在于教师的指导。
       我觉得叶老所举的例子非常形象。对比一下自己平时的教学,在精读课文和略读课文的教学上,区别还不是太大。主要问题在于学习略读课文时,没有真正的放手,让学生应用精读课文中学到的方法来学习略读课文。以后在进行略读课文教学时,应该多放手,以学生自学讨论为主,教师指导为辅。

    叶圣陶说:文章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做,写来作为消遣的。凡是好的文章必然有不得不写的缘故。把自己的经验和意思写下来作为个人生活的记录,或是向他人倾诉。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他人,总之都不是笔墨的游戏。       
       文章的材料是经验和意思,文章的依据是语言。材料选得精当,话说得确切就是好文章。
        叶老倡导写作文,要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要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应该寻找到它的源头,那就是我们充实的生活。充实的生活,应该是阅历的多,明白得多,有发现的能力,有推断的方法,情性丰厚,兴趣饶富,内外合一,即知即行等等。
        生活的充实是没有止境的,而写作的欲望却是时时萌生的。要使生活向着求充实的路,就要训练思想与培养情感。
        我们要记着,作文这件事离不开生活,生活充实到什么程度,オ会做成什么文字。所以论到根本,除了不间断地向着充实的路走去,更没有可靠的预备方法。走在这条路上,再加写作的法度、技术等等,就能完成作文这件事了。
        叶老说想清楚然后写,这是个好习惯。所谓想清楚就是确切的解答“为什么要写,该怎样写,哪些必要写,哪些用不着写,哪些写在前,哪些写在后,是不是还有什么缺漏,读者是否能明白”等问题。他自己就有这样的习惯,因为他觉得养成了这个习惯,大家才能充分了解他的意思,自己也会更满意。
        叶老倡导老师教学生写作文,要让学生先写提纲,也就是让学生想清楚后再写,不要随便写。写完之后还要反复修改。修改作文不是光“看”,要“念”,改到自己认为无可再改,那就算尽责任了。虽然说文章写的好不好,妥当不妥当,决定于构思、动笔、修改这些一连串的功夫,但是往根上想,写一篇文章的功夫都在于平时的积累。
        叶老说写东西,无非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想一想,想清楚了,构成个有条有理的形式,用书面语言固定下来。叶老说写东西要有所为,也就是有目的。要写的准确、鲜明、生动。同时,叶老特别强调了,经常写东西,语文教师更有必要。因为要指导学生写作文,自己动手写了,才能体会到写文章的甘苦,自己的真切体会跟语文教学结合起来,讲解就会更透彻,指导就会更恰当。

    我觉得叶老很了不起,他的教学理念跟我们如今的理念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叶老不愧是语文界的大师!

    回复 
涂鸦板
插入图片
  插入   删除
+增加图片 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