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育遇上“更年期”

3 已有 2436 次阅读   2015-04-20 08:14

当教育遇上“更年期”

人到中年,教育教学进入了“高原现象”阶段,很多事情都是举棋不定。这时,各种压力纷沓而至,思想难免会出现过度性焦虑。于是,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事便应势而生。

有人戏称星期三是苦海无边,还真邪乎。星期三,我带班儿,负责这一天的事务处理,最让我头疼的是在餐厅维持学生秩序,每次都弄得跟警察逮小偷似的。这苦差事,掏力不讨好,说实在的,我打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可是又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充当“维稳警察”。我这人最可爱的毛病就是太直正,说话做事向来不拐弯,脾气上来,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就这火一样的暴脾气,遇到火药味儿十足的学生不爆炸才怪呢!

“你给我出来!”我高声呵斥,引得众多学生都将脖子扭成了“酥麻花”。“为什么插队?你不知道学校纪律规定么?别人都会自觉排队,就你出格是吧……”锋利的语言像机关枪似的从嘴里射了过去,我瞬间从其他队形旁闪了过来,并用双手拎着那违纪男生的衣领。“你知道自己错了吗?先到一边去!”我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并不肯善罢甘休。“我没插队,我——我——我只是来这儿看看都有什么饭。”听学生这么说,我脸涨得通红,浑身微微发颤,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正义的野蛮的将那学生推到队伍外面。“把他班主任喊过来,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我余怒未消地对身旁值班的霍老师说。

这件事过去了,我没有再问结果,但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言行。我这样做合适吗?教育的本真是什么?如果是魏书生老师、李镇西老师,他们会怎么办?教育家陶行知《三块儿糖的故事》再次闪现在脑海中。我不断追问,我这样做对吗?到底怎么教育学生才是有效的教育?教育的本真应该是用行为感染,让心灵向善。事后,再仔细想想这件事,其实有很多解决办法,而我用的却是最蠢的一种。办法一:我可以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佯装不知,事后再告诉他这样做的利和弊。即使他下次再犯,思想上也一定会有触动。这样做最起码不至于对学生造成心理伤害,正常维护了他的自尊。其实事件的处理不一定非要完美,教育本身就是一个用一颗心唤醒另一颗心的慢过程。但事件本身会让孩子学会宽容别人,原谅别人。不是吗?静待花开,芬芳有时。浇树浇根,育人育心。人恒过,然后能改。教育不需要“杀鸡儆猴”。办法二:我走过去,拍一拍他的肩膀,一脸真诚的对他说:小同学,你今天插队了,做这事可不像你风格哦!但是,你看同学们并没有跟你计较,下次千万不要这样做了,好吗?我料想这孩子一定会觉得不好意思,事情一定会在轻松的氛围中得到解决。教育,的确值得我们深思、琢磨。越深思越有情趣,越琢磨越有办法。学生的成长正如大树一样,树的枝枝杈杈并不影响大树本身的成长。没有枝杈只有主干的大树可能吗?其实,树也有千种风情,有的美在干,有的美在枝,有的则美在叶、美在花。干有干的用途,枝有枝的风采,叶有叶的娇美,花有花的婀娜......世界之美美在丰富,教育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教育遇上了“更年期”,我们只需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就会青春永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原来事情如此简单,原来生活如此平凡,原来教育如此精彩。人这一辈子其实就是在跟自己作斗争,你思想变了,世界也就跟着变了。改变教育,先改变自己;改变生活,先改变教育。

                  

                            九龙中学李三中

                          2015415日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杨霞 2015-12-04 10:40
    当调节好,“更年期”也就愈了,教育是耐心的自我调节、自我发现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