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 - 郑州市第二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对话】顾明远对话钱颖一:教育要回归本质,提高人的生命质量和价值

    1 chenxiaoyong 2017-08-02 12:13

    钱颖一:

    今天特别高兴来参加这样一个活动。在座的听众很多来自金融界、企业界和投资界。这个领域也是我多年做学术研究、政策研究的领域,因为我的背景是经济学。

        另外一点特别重要的是,顾明远先生也有个演讲,我们还有一个对话。顾先生是我们中国教育学界的泰斗,既是教育学家又是教育家。教育学家是指教育学的学术方面,但他同时又是教育实践者。我从学科上来讲是经济学,过去十年,现在十年有余,我在一所大学的一个学院里做教育工作。我自称是教育的改革者和实践者,这是我对自己的定位。

    今天能够聆听顾先生的演讲,并和他一起对话,我感到非常高兴。在对话之前,我非常简略地介绍一下我的两本书背后的一些想法,以及我这十年的一些心路历程。在这里,我和顾先生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不同,我是从经济学界跨界到了教育,做了教育方面的实践者和改革者。这给我的一个特别大的体会是,我觉得这个跨界很有意义,它的意义之一就在于今天的对话主题:中国的经济转型和教育转型之间是非常有关联的。

    明年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40周年。这40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现在已经步入中等收入阶段,正在向更高的收入阶段转型,实际上这个转型过程是很广的,既包含从过去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也包含着从低收入到中等收入的转型,以及从中等收入再向高收入的转型。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共识是创新。

    创新意味着很多方面的改变,比如产业结构的改变、产业的升级、企业的升级,企业走出去,等等。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人,这一点在逻辑上是非常清楚的。在经济学最简单的增长模型中,人才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人力资本,它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二是我们所说的全要素生产率,也就是说,经济增长中除了可度量的物质资本、人力资本之外,还有剩余的一部分无法用可度量的因素来解释,我们把这部分因素称为全要素生产率,它通常来自创新。

    中国的经济转型对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在,大家对教育有很多批评。客观地说,过去近40年,中国的教育,特别是我们关注的高等教育,尽管存在很多问题,但应该说对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这是我作为经济学者的一个基本判断。

    归纳起来说,我的思考逻辑就是,经济的竞争到现在要变成创新的竞争,而创新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最终要落到教育上。这就是从经济转型到教育转型的逻辑链条。   

    谈到教育转型、教育改革,内容是非常丰富的,也远比经济改革更复杂。在这两本书中,我有几点非常粗浅的体会:一是经济学的一些思考、视角和方式方法,对我们思考教育问题是很有帮助的。比如,我的书里有一篇传播很广的文章,是我在2014年教育三十人论坛上的发言,顾先生也参加了那次论坛。我用均值和方差这个经济学中常用的概念来刻画中国的教育问题,比如,我在刻画人才的培养这个教育维度时,就用了均值高方差低,这样的刻画就是借鉴经济学的研究方式来思考。中国的教育一方面肯定不是一无是处,而是有成就的,我们的基础知识相对来说不低,比较整齐。这一点很重要,也能得到解释。因为我们的教师非常投入,家庭非常重视教育,每个学生在学业上花的时间也非常之多,这是优势的一面,这个优势也支撑了经济增长,否则中国的经济不可能高速增长。

    同时我也说,我们的方差太小。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教育同质化比较高,人跟人之间差别不大。这样的观察与顾先生的观点非常相近。他以前常说,中国的教育有高原无高峰。这个描述实际与我的均值和方差说是非常相类似的。那么,怎么办呢?一方面我们的均值还是应该保持,或者效率更高一点,比如我们学外语花了很多很多时间,我们能不能提高效率,花更少的时间达到同样的效果,在这方面还是有可做的空间的。

    第二个方面最重要的是如何提高方差,让人和人更加不一样。这是创新非常基本的一个来源,创新就是新的东西跟别人做的不一样。乔布斯是企业家中的创新者,他的名言就是Think Different(不同的思考),而这方面确实是在我们的教育体制,包括我所熟悉的高等教育体制所缺乏的。

    我经常用犹太人的例子来说明不同教育方式的影响。犹太人也很注重教育,但他们的方式和我们不一样。犹太人小孩回到家里,家长问的是:你今天提了什么问题?不仅如此,家长接下来还要问:你提了什么问题是老师答不出来的?犹太人认为,从来没有愚蠢的问题,也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

    在我们这里,提问题的孩子会很自然地被认为没听懂。我同学的女儿原来在美国学校上学,回国后在课堂上他总是提问,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就问家长,这孩子是不是没听懂啊。我们对优秀学生的要求就是“早学一点,多学一点,学深一点”,都是围着知识打转,同时我们往往追求标准答案。

    因此,我们的学生学了很多知识,但思考能力、思维能力,进而创新能力是有欠缺的。我觉得对中国教育的这个批评也是中肯的。所以,教育应当把知识上升到思考。即使把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局限在为了经济发展更好、创新更好这个比较功利方面,当然这绝对不是教育的全部,我们也应该打破过多重视知识传授和知识获取的传统,而更多地培养学生们的思考能力、思维能力,形成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   

    在我的书中,一个主题就是思行合一。通常我们说的是知行合一,但是我稍微做了一点调整,变成思行合一,就是因为考虑到我们太容易把“知”简单化为知识。实际上思和行应该是一致的。这不是我的发明,我只不过看了别人的东西,受到启发。其中最受启发的是爱因斯坦。我的书中有五处引用了爱因斯坦的话,而且都标注了英文。比如,爱因斯坦在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后,第一次到美国,记者们纷纷前来采访,有记者问他声速是多少,他当然是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但是他拒绝回答,然后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他说大学教育不是为了记住很多事实,而是为了训练大脑会思考。我们清华经管学院在课程设计、营造宽松的环境等方面,都强调对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我们本科有一门特别重要的课程,叫做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学生简称CDMR,就是为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而设计的。我在《大学的改革》这套书中,对这些方面的改革和实践都有记载。

    顺便说一下,这套书不是回忆录也不是专著,而是呈现我过去十几年的讲话原文原稿。它不仅有一些理念,更重要的是结合我们当前的现实情况探讨具体怎么做,包括我们在创新方面设立了清华x-lab空间,这不是一个孵化器,而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以育人为中心。

    最后,我想说这次活动的主题是“中国教育的今天,就是中国经济的明天”。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各国经济发展相对于教育确实有滞后,今天的教育实际是为了未来的人才。今天我们讨论中国的教育问题,实际上是为了中国明天的经济。但是,最后我还想说教育的其中一个功用是为了经济增长,但是,作为经济学家,我也清醒地认识到,经济增长绝不应该是教育的唯一功用。

    两千年前中国文化传统上的教育是要培养君子,是从人的角度。到了中国近代,我们发现,原来教育跟科技有密切联系,可以直接导致经济的富强,军事的强大。因为落后就要挨打,于是我们开始重视科学技术,要发展经济,发展教育。教育的重点就转到了直接有用的知识上,特别是与科技和军事有关的知识,这是功利主义的目的。今天我们的经济快速发展,当然和我们的教育实用主义是密不可分的。但是,现在中国已经步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要迈向高等收入国家,我觉得教育的含义更应该回归它的本质,教育最终是为了人,经济发展水平当然很重要,但只是其中的一项。在这一点上,我和顾先生是非常一致的,在他的一些书里,他也特别强调教育的本质最终是为了人,就像经济发展最终也是为了人。



    顾明远:

    非常高兴来跟大家一起聊聊教育的问题,教育是千家万户都关心的问题。其实,我是小学教师出身,1948年高中毕业以后,本来是想考清华大学建筑系,但没考上,后来就去了上海当小学教师,跟学生在一起觉得挺好,看到学生成长也很有成就感,而且也觉得培养人才是很好的一件事,所以1949年就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真正步入了教育界。

    在步入教育界的这几十年来,感触很多,我非常同意钱院长的讲话。我们是三年前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上认识的,另外,我们俩还都是中国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的委员,高考改革我们也一起讨论过。认识以后,特别是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听到钱院长的讲话,我觉得非常认同,当然他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我是从教育学的角度。

    2006年,温家宝总理曾经召开过一次座谈会,提到我们跟美国的教育比较,哪一个国家的教育好?经常有人问我,到底哪个国家的教育好?我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很难说哪一个国家的教育好哪一个不好,但有些东西是可以比较的。如果与美国的教育相比较,很多人会说美国的数学很差,我们的基础知识很牢固很好,我们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到美国可以上五年级,我们的教育还是不错的。
    但是,也有另外的说法,比如我们的教育束缚得太厉害,对孩子要求太多,负担太重,到美国去以后可以自由发展。

    我不懂经济学。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我们原来是一个小农经济,其特征就是守家立业,而不是开拓新的世界。美国则不同,它是一个移民国家,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移民去那里开拓疆土,就要竞争、斗争。我们看美国西部片,牛仔们拔出来枪就打。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是美国的精神,是在他们的血液里的。这就是文化的不同。

    也是在温家宝总理召开的座谈会上,我说我们的教育有高原但是没有高峰,而美国的教育别看平均分数没有我们高,但是有高峰。我听了钱院长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的均值和方差,他讲得非常明白,深有同感。

    刚才大家看到,钱院长写了两大本著作,有理论有实际,我只有一个小册子,几万字。当然,这之前我写过一本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不过也只有二十多万字。这本小册子2013年春节时候写的,12天没下楼,写了七万字。我现在85岁了,眼睛也不太好,没法写出一大堆论文来,也不想写那么多。但是每次碰到朋友,不管是老朋友还是新朋友,不管是老龄朋友还是年轻朋友,因为我是搞教育的,碰到都要问我们的教育怎么办,饭桌上也是,会议上也是,什么地方都是教育的问题,后来我下了决心,既然大家都关心教育问题,我就写一写,所以2013年春节12天没下楼,写了七万字。

    我的第一个点观是,就教育说教育是说不清楚的,教育的很多问题其实是社会矛盾的反映。现在教育竞争这么激烈,竞争什么?其实就是竞争一份好的工作。我讲个小故事。2007年,成都要减轻教育负担,就规定小学生书包的重量不要超过体重的1/4,网上就议论纷纷。我刚好在成都,教育局召开座谈会,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都对教育发表意见,我记得有学生讲我最希望有一天叫作“无作业日”,这个愿望多简单。后来,我就讲减轻书包的负担当然很好,因为现在学生的书包都很重,但这是治标的办法。后来我说取消奥数班,当时就有一个小朋友站起来说:“顾爷爷,你说取消奥数班,取消了奥数班,我就上不了好的初中,上不了好的初中就上不了好的高中,上不了好的高中就上不了好的大学,上不了好的大学就找不到好的工作,找不到好的工作我怎么养家糊口啊?” 这听起来很好笑,但说到底还是一个将来能否竞争到一份好工作、有一份好收入的问题。

    现在大家对教育的议论确实越来越多了,我觉得这是必然的,也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过去是少数人上大学,考大学多难?文革以后恢复高考,第一届高考570万人去争取27万个名额,到了1999年我们扩大招生之前,高等教育的入学率是8.9%。小学没有普及,中学也没有普及,那个时候大学是精英教育。现在高等教育已经进入一个大众化的阶段,于是,就会有为什么你上好学校我上差学校这样的教育公平问题,而在没有普及教育之前,这个问题并不明显。

    现在我们进入中等收入阶段,社会公平、社会正义、教育公平就显现出来。现在的教育问题大家意见比较多,这是好事,也说明我们的教育确实需要改。今天这个题目我觉得非常好,我们的经济要转型,我们的教育要转型,教育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的反映。我在文革刚结束的1979年写了一篇文章,提出现代教育是现代生产的产物,教育生产与劳动相结合是现代教育的普遍规律。为什么教育是现代生产的产物?从我们的教育历史发展来看,是先有大学,最早的大学是产生于12世纪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那时候没有小学,而大学是一批青年学者组织起来研究学问的地方。后来,出现了行会学校,慢慢出现了中学,一直到工业革命以后,因为工业生产一方面要求工人有文化、有知识,所以逐渐有了主日学校、儿童学校。美国第一个义务教育法于1852年在马萨诸塞州通过。这个时候才有小学,到现在尚不到两百年时间。所以,教育历史的发展是倒过来的,先有大学再有中学再有小学,我们说小学中学大学这样的现代教育体系是现代生产的产物,是工业革命以后的产物。

    今天讲经济转型,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是我也很关心教育和经济的关系,比如,终身教育对经济转型就有很重要的意义。谈到终身教育,我还是来讲个故事吧。20世纪70年代,我参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中长期发展规划,这个规划就是要各国提出提案希望设立哪些项目。一百多个提案里面,我们发展中国家因为经济贫穷落后文盲很多,所以希望发展初等教育,而发达国家刚好经历了70年代的经济危机,很多青年失业,于是他们就提出来怎么解决青年失业问题,发展成人和终身教育。我们也有成人教育,但是对发达国家提出的终身教育,我们不了解。因此在开会的时候闹了很多笑话,表决的时候就不敢举手赞成也不敢反对。有一次在法国巴黎开会,法国教育部长举行招待会,一个澳大利亚人问我中国怎么解决青年的失业问题?我说我们中国青年没有失业,全部上山下乡,中国农村有广阔的土地。现在听起来很可笑,但当时我们还觉得自己立场很坚定。从法国回来后,我们就看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报告《学会生存》。当时的法国总理在前言里讲到,科学技术的发展引起了生产的变革,也引起了社会的变革,所以现代社会再也没有比科学技术发展引起的变革更重要的了。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学习化的社会,人要终身学习,适应科学技术的发展。

    这个故事说明教育和经济确实有密切的关系。今天我们人人都要享受教育,我觉得现在教育的本质应该是提高一个人的生命质量,提高生命的价值。对个人来讲,提高生命质量不光是有知识,还要有文化、有修养,有修养的人是精神生活非常丰富的人,能提高他的生活质量。所谓的生命价值就是给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教育既是现代的事业也是未来的事业,所以要把教育的本质看得清楚一点,推动教育的改革前进一步。现在还是功利主义的想法占主导,家长无非就是想得到好的工作,地方政府为了政绩,这些东西都太功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年又发表了一份重要的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理念转变?》,特别强调教育要以人文主义为基础,培养学生尊重生命、尊重人类、尊重和平,能够为社会持续发展承担责任。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追求的教育理想。

    钱颖一:

    今天特别高兴来参加这样一个活动。在座的听众很多来自金融界、企业界和投资界。这个领域也是我多年做学术研究、政策研究的领域,因为我的背景是经济学。

        另外一点特别重要的是,顾明远先生也有个演讲,我们还有一个对话。顾先生是我们中国教育学界的泰斗,既是教育学家又是教育家。教育学家是指教育学的学术方面,但他同时又是教育实践者。我从学科上来讲是经济学,过去十年,现在十年有余,我在一所大学的一个学院里做教育工作。我自称是教育的改革者和实践者,这是我对自己的定位。

    今天能够聆听顾先生的演讲,并和他一起对话,我感到非常高兴。在对话之前,我非常简略地介绍一下我的两本书背后的一些想法,以及我这十年的一些心路历程。在这里,我和顾先生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不同,我是从经济学界跨界到了教育,做了教育方面的实践者和改革者。这给我的一个特别大的体会是,我觉得这个跨界很有意义,它的意义之一就在于今天的对话主题:中国的经济转型和教育转型之间是非常有关联的。

    明年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40周年。这40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现在已经步入中等收入阶段,正在向更高的收入阶段转型,实际上这个转型过程是很广的,既包含从过去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也包含着从低收入到中等收入的转型,以及从中等收入再向高收入的转型。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共识是创新。

    创新意味着很多方面的改变,比如产业结构的改变、产业的升级、企业的升级,企业走出去,等等。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人,这一点在逻辑上是非常清楚的。在经济学最简单的增长模型中,人才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人力资本,它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二是我们所说的全要素生产率,也就是说,经济增长中除了可度量的物质资本、人力资本之外,还有剩余的一部分无法用可度量的因素来解释,我们把这部分因素称为全要素生产率,它通常来自创新。

    中国的经济转型对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在,大家对教育有很多批评。客观地说,过去近40年,中国的教育,特别是我们关注的高等教育,尽管存在很多问题,但应该说对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这是我作为经济学者的一个基本判断。

    归纳起来说,我的思考逻辑就是,经济的竞争到现在要变成创新的竞争,而创新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最终要落到教育上。这就是从经济转型到教育转型的逻辑链条。   

    谈到教育转型、教育改革,内容是非常丰富的,也远比经济改革更复杂。在这两本书中,我有几点非常粗浅的体会:一是经济学的一些思考、视角和方式方法,对我们思考教育问题是很有帮助的。比如,我的书里有一篇传播很广的文章,是我在2014年教育三十人论坛上的发言,顾先生也参加了那次论坛。我用均值和方差这个经济学中常用的概念来刻画中国的教育问题,比如,我在刻画人才的培养这个教育维度时,就用了均值高方差低,这样的刻画就是借鉴经济学的研究方式来思考。中国的教育一方面肯定不是一无是处,而是有成就的,我们的基础知识相对来说不低,比较整齐。这一点很重要,也能得到解释。因为我们的教师非常投入,家庭非常重视教育,每个学生在学业上花的时间也非常之多,这是优势的一面,这个优势也支撑了经济增长,否则中国的经济不可能高速增长。

    同时我也说,我们的方差太小。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教育同质化比较高,人跟人之间差别不大。这样的观察与顾先生的观点非常相近。他以前常说,中国的教育有高原无高峰。这个描述实际与我的均值和方差说是非常相类似的。那么,怎么办呢?一方面我们的均值还是应该保持,或者效率更高一点,比如我们学外语花了很多很多时间,我们能不能提高效率,花更少的时间达到同样的效果,在这方面还是有可做的空间的。

    第二个方面最重要的是如何提高方差,让人和人更加不一样。这是创新非常基本的一个来源,创新就是新的东西跟别人做的不一样。乔布斯是企业家中的创新者,他的名言就是Think Different(不同的思考),而这方面确实是在我们的教育体制,包括我所熟悉的高等教育体制所缺乏的。

    我经常用犹太人的例子来说明不同教育方式的影响。犹太人也很注重教育,但他们的方式和我们不一样。犹太人小孩回到家里,家长问的是:你今天提了什么问题?不仅如此,家长接下来还要问:你提了什么问题是老师答不出来的?犹太人认为,从来没有愚蠢的问题,也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

    在我们这里,提问题的孩子会很自然地被认为没听懂。我同学的女儿原来在美国学校上学,回国后在课堂上他总是提问,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就问家长,这孩子是不是没听懂啊。我们对优秀学生的要求就是“早学一点,多学一点,学深一点”,都是围着知识打转,同时我们往往追求标准答案。

    因此,我们的学生学了很多知识,但思考能力、思维能力,进而创新能力是有欠缺的。我觉得对中国教育的这个批评也是中肯的。所以,教育应当把知识上升到思考。即使把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局限在为了经济发展更好、创新更好这个比较功利方面,当然这绝对不是教育的全部,我们也应该打破过多重视知识传授和知识获取的传统,而更多地培养学生们的思考能力、思维能力,形成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   

    在我的书中,一个主题就是思行合一。通常我们说的是知行合一,但是我稍微做了一点调整,变成思行合一,就是因为考虑到我们太容易把“知”简单化为知识。实际上思和行应该是一致的。这不是我的发明,我只不过看了别人的东西,受到启发。其中最受启发的是爱因斯坦。我的书中有五处引用了爱因斯坦的话,而且都标注了英文。比如,爱因斯坦在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后,第一次到美国,记者们纷纷前来采访,有记者问他声速是多少,他当然是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但是他拒绝回答,然后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他说大学教育不是为了记住很多事实,而是为了训练大脑会思考。我们清华经管学院在课程设计、营造宽松的环境等方面,都强调对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我们本科有一门特别重要的课程,叫做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学生简称CDMR,就是为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而设计的。我在《大学的改革》这套书中,对这些方面的改革和实践都有记载。

    顺便说一下,这套书不是回忆录也不是专著,而是呈现我过去十几年的讲话原文原稿。它不仅有一些理念,更重要的是结合我们当前的现实情况探讨具体怎么做,包括我们在创新方面设立了清华x-lab空间,这不是一个孵化器,而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以育人为中心。

    最后,我想说这次活动的主题是“中国教育的今天,就是中国经济的明天”。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各国经济发展相对于教育确实有滞后,今天的教育实际是为了未来的人才。今天我们讨论中国的教育问题,实际上是为了中国明天的经济。但是,最后我还想说教育的其中一个功用是为了经济增长,但是,作为经济学家,我也清醒地认识到,经济增长绝不应该是教育的唯一功用。

    两千年前中国文化传统上的教育是要培养君子,是从人的角度。到了中国近代,我们发现,原来教育跟科技有密切联系,可以直接导致经济的富强,军事的强大。因为落后就要挨打,于是我们开始重视科学技术,要发展经济,发展教育。教育的重点就转到了直接有用的知识上,特别是与科技和军事有关的知识,这是功利主义的目的。今天我们的经济快速发展,当然和我们的教育实用主义是密不可分的。但是,现在中国已经步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要迈向高等收入国家,我觉得教育的含义更应该回归它的本质,教育最终是为了人,经济发展水平当然很重要,但只是其中的一项。在这一点上,我和顾先生是非常一致的,在他的一些书里,他也特别强调教育的本质最终是为了人,就像经济发展最终也是为了人。


     


    顾明远:

    非常高兴来跟大家一起聊聊教育的问题,教育是千家万户都关心的问题。其实,我是小学教师出身,1948年高中毕业以后,本来是想考清华大学建筑系,但没考上,后来就去了上海当小学教师,跟学生在一起觉得挺好,看到学生成长也很有成就感,而且也觉得培养人才是很好的一件事,所以1949年就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真正步入了教育界。

    在步入教育界的这几十年来,感触很多,我非常同意钱院长的讲话。我们是三年前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上认识的,另外,我们俩还都是中国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的委员,高考改革我们也一起讨论过。认识以后,特别是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听到钱院长的讲话,我觉得非常认同,当然他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我是从教育学的角度。

    2006年,温家宝总理曾经召开过一次座谈会,提到我们跟美国的教育比较,哪一个国家的教育好?经常有人问我,到底哪个国家的教育好?我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很难说哪一个国家的教育好哪一个不好,但有些东西是可以比较的。如果与美国的教育相比较,很多人会说美国的数学很差,我们的基础知识很牢固很好,我们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到美国可以上五年级,我们的教育还是不错的。
    但是,也有另外的说法,比如我们的教育束缚得太厉害,对孩子要求太多,负担太重,到美国去以后可以自由发展。

    我不懂经济学。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我们原来是一个小农经济,其特征就是守家立业,而不是开拓新的世界。美国则不同,它是一个移民国家,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移民去那里开拓疆土,就要竞争、斗争。我们看美国西部片,牛仔们拔出来枪就打。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是美国的精神,是在他们的血液里的。这就是文化的不同。

    也是在温家宝总理召开的座谈会上,我说我们的教育有高原但是没有高峰,而美国的教育别看平均分数没有我们高,但是有高峰。我听了钱院长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的均值和方差,他讲得非常明白,深有同感。

    刚才大家看到,钱院长写了两大本著作,有理论有实际,我只有一个小册子,几万字。当然,这之前我写过一本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不过也只有二十多万字。这本小册子2013年春节时候写的,12天没下楼,写了七万字。我现在85岁了,眼睛也不太好,没法写出一大堆论文来,也不想写那么多。但是每次碰到朋友,不管是老朋友还是新朋友,不管是老龄朋友还是年轻朋友,因为我是搞教育的,碰到都要问我们的教育怎么办,饭桌上也是,会议上也是,什么地方都是教育的问题,后来我下了决心,既然大家都关心教育问题,我就写一写,所以2013年春节12天没下楼,写了七万字。

    我的第一个点观是,就教育说教育是说不清楚的,教育的很多问题其实是社会矛盾的反映。现在教育竞争这么激烈,竞争什么?其实就是竞争一份好的工作。我讲个小故事。2007年,成都要减轻教育负担,就规定小学生书包的重量不要超过体重的1/4,网上就议论纷纷。我刚好在成都,教育局召开座谈会,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都对教育发表意见,我记得有学生讲我最希望有一天叫作“无作业日”,这个愿望多简单。后来,我就讲减轻书包的负担当然很好,因为现在学生的书包都很重,但这是治标的办法。后来我说取消奥数班,当时就有一个小朋友站起来说:“顾爷爷,你说取消奥数班,取消了奥数班,我就上不了好的初中,上不了好的初中就上不了好的高中,上不了好的高中就上不了好的大学,上不了好的大学就找不到好的工作,找不到好的工作我怎么养家糊口啊?” 这听起来很好笑,但说到底还是一个将来能否竞争到一份好工作、有一份好收入的问题。

    现在大家对教育的议论确实越来越多了,我觉得这是必然的,也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过去是少数人上大学,考大学多难?文革以后恢复高考,第一届高考570万人去争取27万个名额,到了1999年我们扩大招生之前,高等教育的入学率是8.9%。小学没有普及,中学也没有普及,那个时候大学是精英教育。现在高等教育已经进入一个大众化的阶段,于是,就会有为什么你上好学校我上差学校这样的教育公平问题,而在没有普及教育之前,这个问题并不明显。

    现在我们进入中等收入阶段,社会公平、社会正义、教育公平就显现出来。现在的教育问题大家意见比较多,这是好事,也说明我们的教育确实需要改。今天这个题目我觉得非常好,我们的经济要转型,我们的教育要转型,教育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的反映。我在文革刚结束的1979年写了一篇文章,提出现代教育是现代生产的产物,教育生产与劳动相结合是现代教育的普遍规律。为什么教育是现代生产的产物?从我们的教育历史发展来看,是先有大学,最早的大学是产生于12世纪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那时候没有小学,而大学是一批青年学者组织起来研究学问的地方。后来,出现了行会学校,慢慢出现了中学,一直到工业革命以后,因为工业生产一方面要求工人有文化、有知识,所以逐渐有了主日学校、儿童学校。美国第一个义务教育法于1852年在马萨诸塞州通过。这个时候才有小学,到现在尚不到两百年时间。所以,教育历史的发展是倒过来的,先有大学再有中学再有小学,我们说小学中学大学这样的现代教育体系是现代生产的产物,是工业革命以后的产物。

    今天讲经济转型,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是我也很关心教育和经济的关系,比如,终身教育对经济转型就有很重要的意义。谈到终身教育,我还是来讲个故事吧。20世纪70年代,我参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中长期发展规划,这个规划就是要各国提出提案希望设立哪些项目。一百多个提案里面,我们发展中国家因为经济贫穷落后文盲很多,所以希望发展初等教育,而发达国家刚好经历了70年代的经济危机,很多青年失业,于是他们就提出来怎么解决青年失业问题,发展成人和终身教育。我们也有成人教育,但是对发达国家提出的终身教育,我们不了解。因此在开会的时候闹了很多笑话,表决的时候就不敢举手赞成也不敢反对。有一次在法国巴黎开会,法国教育部长举行招待会,一个澳大利亚人问我中国怎么解决青年的失业问题?我说我们中国青年没有失业,全部上山下乡,中国农村有广阔的土地。现在听起来很可笑,但当时我们还觉得自己立场很坚定。从法国回来后,我们就看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报告《学会生存》。当时的法国总理在前言里讲到,科学技术的发展引起了生产的变革,也引起了社会的变革,所以现代社会再也没有比科学技术发展引起的变革更重要的了。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学习化的社会,人要终身学习,适应科学技术的发展。

    这个故事说明教育和经济确实有密切的关系。今天我们人人都要享受教育,我觉得现在教育的本质应该是提高一个人的生命质量,提高生命的价值。对个人来讲,提高生命质量不光是有知识,还要有文化、有修养,有修养的人是精神生活非常丰富的人,能提高他的生活质量。所谓的生命价值就是给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教育既是现代的事业也是未来的事业,所以要把教育的本质看得清楚一点,推动教育的改革前进一步。现在还是功利主义的想法占主导,家长无非就是想得到好的工作,地方政府为了政绩,这些东西都太功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年又发表了一份重要的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理念转变?》,特别强调教育要以人文主义为基础,培养学生尊重生命、尊重人类、尊重和平,能够为社会持续发展承担责任。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追求的教育理想。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