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 - 郑州市第二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重构与创新,学校里的革命

    1 姜波 2017-12-07 07:29
    重构与创新,学校里的革命


    我们仰望星空,

     

    我们脚踏实地。

     

    我们在一起,

     

    可以成为改变的力量!



    2017



    注定不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2017年10月18日,万众瞩目的“十九大”开幕,习近平总书记的报告掷地有声:“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在这一年,中国教育发生了太多的事,新高考改革风起云涌,教育部长又一次吹响“课堂革命”的号角,核心素养也在2016的喧嚣过后,从争辩、质疑进阶到“在探索中前行”。


    而如火如荼的中国基础教育改革,并非孤军奋战,回望短短几年间,一场跨越国界的、全球化的教育变革轰轰烈烈而来,且势不可挡……

     

    首当其冲的,是被誉为世界第一的芬兰教育,宣布以“学科融合式教学”培养学生综合素养,这甚至一度被误读为“第一个废除学科的国家”;在日本,为实现教育2030各项发展目标,正在贯彻以“学习三要素”为核心的课程改革;在英国,拟推动“精英教育”的同时,也在不断向中国数学教学模式取经;在美国,通过反思教育改革得失,从“不掉队”到“都成功”,提出了对基础教育发展方向的新诉求……


    这是一场任谁都不能置身事外的教育变革!


    当我们站在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入口,豁然发现,过去没有任何一代人,经历着我们这样的时代剧变。科技革命来得如此剧烈而迅猛,人类历史的车轮,仿佛被安装了超时空加速器,以近乎穿越的速度奔向未来。


    教育行业之变革,甚至不能定义为一场主动的革命,就像传统行业遭受互联网的侵蚀与替代,传统教育学科在人工智能的“降维攻击”之下,有多少门类失去了立体而实际的价值,重构与创新,这是当今时代强加于教育的使命和挑战,这是一场面向未来的革命。


    时局如此,教育者当如何自处?!

    学校,仍然是这场革命的主阵地。

    而我们需要深思,学校在未来教育中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学校的功能是什么?学校培养人才的目标又在何处?


    学校,不再仅仅是知识传授的场所,21世纪蓬勃的科技推动力,使有限的传授已无法满足社会飞速发展下人类的生存需求,学校必将“为理解而教”。


    学校,不再仅仅是知识学习的加工厂,学习能力培养将伴随终身,当个性化学习变为人类发展的重要需求,教育周期将极度弹性化,学制将会消亡,学校所提供的服务要从“电影院形态”向“超市形态”转变。


    学校,不再仅仅是为了提供文凭,在新工业时代,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差距会随着科技进步日益缩小,如同中国优越的90后一代人,传统功利的目标和欲望逐步转变,人类势必对精神世界有更高的追求,学校更应帮助学生找到生存的价值、生命的意义。(注:关于学校的思考,部分观点参考《开放教育研究》2017年8月第23卷第4期)


    当学校被人类发展需求重新赋能,学校所面临的,无疑是一场颠覆式的革命,这场重构将让校长们压力山大,就如同清华附小的“苏轼大数据”事件,它所引发的不仅仅是一场“酸葡萄”或“大力丸”的闹剧,它背后凸显的是一次“心灵的革命”、“观念的革命”、“技术的革命”、“行为的革命”!


    创新,是学校重构过程中唯一的救命稻草。


    顾明远告诉我们,重构与创新,是让教育回归它的本质——尊重生命、尊重平等、尊重公正,使人们过上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刘长铭告诉我们,重构与创新,是教育者要以“厚其积储以大效于世”的心态培养学生,无论是一百年前还是遥远的未来,教育始终要培养服务于社会的人才。


    王殿军告诉我们,重构与创新,是要改变以成绩为唯一度量,要转向以综合素质对学生进行全面的评价。


    褚宏启告诉我们,重构与创新,是改变过于重视强化基础知识、重视记忆能力的教育方式,创新主导将替代以分数挂帅。


    钟秉林告诉我们,重构与创新,是用正确的教育观、价值观看待改革,教育想要变革,思想就要先行一步。


    在这一场深刻的科技、产业、社会变革中,教育需要“校长智库”们指点江山。这些从一线教育者视角出发,自下而上、基于实践基础上的理念引领,弥足珍贵。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