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如何收获职业幸福感

已有 143 次阅读   2016-12-15 11:37
工作稳定、受人尊重、一年中还有两个假期,教师一直是令人羡慕的职业。可如今,许多老师抱怨社会对教师的期许过高,认同感降低。国庆节期间,本刊在QQ群“教师家园”中发布了一项关于“全国中小学教师职业发展”的小型调查,通过调查发现,印象刻板、薪酬不高、工作压力大等因素,也造成一些老师产生了职业倦怠。那么,作为教师,怎样做才能重拾社会认同感,并获得职业幸福感呢?

  关键词:刻板印象

  社会应平等对待教师行业

  “老师是春蚕,吐尽蚕丝,为人作衣;老师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学生。”自古人们把一切美好的事物用来比喻教师,但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新时代的教师不太认同这种说法,甚至拒绝这些比喻。北京市一位刘姓的校长认为,教师只是千千万万行业中的一种。在工作中,每个人都应该尽职尽责完成好工作,但没有必要必须“榨干”教师的每一滴血来完成所谓的“照亮学生”,这其实是社会对教师的过高要求,以及人们对教师的一种刻板印象,是不公平的。

  教师就应该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他人。教师就应该是“圣人”,不允许犯半点错误……北京市大兴区第七中学教师杨海英认为,这些“就应该”的背后,是社会对教师的过高要求和期许,无疑增加了教师的压力。所以,近日北华航天工业学院教师张丽琴的一首诗《我是老师 我拒绝》传遍朋友圈,获得许多教师的点赞。

  这首诗获得点赞无疑是因为道出了许多教师的心声。他们拒绝做春蚕、蜡烛,他们想要跳出人们对教师的刻板印象,同时也是对社会高期待、高要求的一种反抗。在北京第二中学亦庄学校历史教师高从容看来,蜡烛、春蚕,主要说的是教师的奉献精神,这些东西都是美好的事物,但如果只对教师这一行业提出超乎常人的要求,是违背人性的。

  除了蜡烛、春蚕这种牺牲自我的比喻外,还有一种刻板印象就是教师是“圣人”,不能出半点差错。作为历史教师的高从容分析道,古代教师一般是德高望重的圣人。所以,人们对教师就有一种固有的印象,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教师。但现在,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学生接受知识的渠道变得多样化,教师不再高高在上,接受过正规师范教育,或者拥有教师资格证的人都可以做教师,不一定是德高望重者才可为师。所以,人们将教师比作圣人的比喻也并不恰当。“但是师德是每一位教师都必须拥有的。”

  师德,是教师应有的道德和行为规范,与教师的个人生活态度关系不大。“老师只要穿得漂亮一些就是不务正业?”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小学语文教师李鸿捷反问道,教师穿得漂不漂亮与其职业素养没有联系,这是对教师的一种误解。李鸿捷认为,教师除了向学生传授知识外,更重要的是要传递给学生一种生活态度、与他人交往的方式,以及教师自己积淀的经验和智慧。“衣装要得体,比如在颜色、长短等方面有所考虑,穿出气质,这才是对待教师职业尊重的表现,也是教师积极生活态度的体现,”李鸿捷强调道,“我相信这样的老师,学生们会更喜欢。”

  关键词:职业认同

  师德自我约束 媒体正面引导

  近些年,互联网上越来越多有关教师体罚学生、收取红包、虐待儿童的新闻出现在人们视野中,人们也渐渐开始对教师产生失望,甚至是谩骂,导致教师的社会认同感不断下降。

  而许多教师也正在经历着职业精神耗竭、发展疲惫、自我付出与回报之间产生不平衡,从而导致教师职业认同感不断消退,个人成就感降低、丧失工作热情与激情,产生职业倦怠。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山东省高姓老师表示,中小学教师现在社会地位不高,任何人都可以批评指责教师。而且社会舆论更加关注教师的负面宣传,有的甚至无限放大,导致公众对教师的看法有所偏颇。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北京市朝阳区芳草地国际学校世纪小学教师郭海龙认为,当下的教育环境比较复杂,赞颂教师似乎只是教师节前后的一种形式。杨海英表示,对于教师的负面报道,人们不能以偏概全,忽略优秀教师的存在,“毕竟大多数老师还是好老师。”她说,社会中存在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危机。一方面人们脑海里存在着对传统教师理念中的高期待值,另一方面又是缺乏信任。所以,学校、教师和家长要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才能更好地教好学生。同时,媒体也应该多进行正面报道,传播正能量。

  除了公众、媒体要改变对教师的“挑刺”姿态外,教师也要加强师德建设,严于律己。有着22年教龄的李鸿捷老师提醒年轻教师,尽量减少不必要的误会。比如家长在放学时把孩子的卷子递给老师,却放在了一个信息袋,老师可以当着其他家长和学生打开信息袋,并且告诉他,孩子的卷子拿到了,这样就简单地化解了别人的误会。给家长发微信也要注意措辞,反复读上几遍,除了错别字外,看看用词是否妥当,能否让家长一目了然。这些小技巧都能够帮助教师化解生活中的误会。

  北京市门头沟区育园中学校长李纪洲认为,教师认同感低的主要原因是教师角色意识的冲突与模糊。在学校内部,每一个教师面临多个角色冲突,从而使教师的职业压力不断加大,再加上个体责任、目标、利益等方面不明确,势必产生个体角色模糊。此外,一些教师由于职业能力匮乏,教师职业成就感也随之不断下降,从而让教师主客体方面的认同感降低。“为此,作为教师应该拥有积极的心理取向,始终以一种积极的职业态度应对环境的变化,”李纪洲说,个人要始终拥有一个问题意识,以积极的认知内驱力开展工作,在具体的工作中忙而不乱,从容应对,生命个体不断实现自我发展,积极建构职业精神境界,自我职业认同感自然升高。

  关键词:幸福指数

  提升专业素养 建立良好师生关系

  “你要问我幸福是什么?那就是我充分地备了一节课,然后课堂上学生参与度高,并且有所收获,这就是作为一名教师最大的幸福。”这是北京市第十九中学何辉老师对于教师职业幸福感的一个阐述。

  与她有相同感受的还有高从容,由于妈妈是教师,高从容从小耳濡目染,妈妈是很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小时候她家里经常举行学生联欢会,毕业多年的学生常来家里看望妈妈,这些场景牢牢地印在了年少的高从容脑中,也让她喜欢上了教师这一行业。

  1996年毕业后,高从容就踏上了教师行列,成为了一名教师。也正是因为这样,她从刚做教师起就感受到了幸福,“这幸福来自学生、来自课堂。”高从容说,只要与学生在一起我就是快乐的。作为一名区级骨干教师,高从容这些年更多接手的是人们口中的“差班”,但也正是这些“差生”,高从容付出了更多的时间与学生交流,在沟通中自然就建立了良好的师生关系,这也是她幸福的来源。“如果年轻老师想要以后被这种幸福追随,首先要提高教师专业能力,”在她看来,只有教师专业过硬,才能在课堂上绽放异彩,征服学生,紧随其后的当然是学生的喜欢,“被学生喜欢的老师一定是幸福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告诉记者,他每天早上6点半出家门,晚上7点多到家,将近13个小时他都花在了工作和路途上。如今,随着生活成本不断升高,教师这一职业的工资却并不算多,许多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工作和生活压力则更大。对于这一“矛盾”,已经从教15年的于老师建议,教师可以利用周末空余时间看电影、做运动、和朋友聚会聊天等方式进行放松。在她看来,既然选择了做老师,就应该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让你富起来的职业,就该踏踏实实干下去。对于学校来说,也可以多组织这类活动。一位十一学校教师家属告诉记者,学校对教师管理非常人性化,作为家属,她同样可以享受到学校的资源,比如游泳池、健身房等,“学校这种人性化的资源供给,不仅有助于教师放松身心,潜心工作,也让老师也感受到一份幸福。”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