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 -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干国祥: 大地漂泊

    1 刘点点 2019-12-09 09:58
      大地的每一寸,都烙印着先人的痕迹。农人的耕作,大地容貌最伟大的雕塑者。诗人的词句,四季变化最敏感的温度计。以及远征和守关的士兵,在大地最重要的关节上,拓下他们孤独的背影。
    每一次远行,窗外风景每一次转换,都会引发我心神的迷离,甚至有时会有难以言说的震撼。
    今天出发的第一站,是城际轻轨,忽然发现北面的窗外有一个土墩居然呈现人为的几何图形,就像是一座泥土堆砌的金字塔。
    长陵,汉高祖长陵。这个词语在脑海里自动跳出,并且在它旁边继续寻找,果然,又找到一个稍矮一点的泥土金字塔,这应该是刘邦的正妻吕后吕雉的坟墓。曾经中国那段辉煌历史最有权力的两个人,但我对他们却没有多少兴趣。
    我感兴趣的是:是谁把他们的陵墓堆成了金字塔状?如果当年就如此堆砌,千百年过去,除了不见了尖顶,泥土的坟墓,怎么可能依然保持着欧氏几何的形体?
    难道,泥土充满了记忆的欲望,想把它们认为最辉煌的时代烙印下来?
    一恍惚,轻轨正越过一条河流。水落沙出,河水浅浅,但河道极宽,河道上的沙滩、沙洲,都干干净净地裸露在初冬的大地上。
    渭水,渭水泱泱的渭水。从字源上,渭水也就是汇聚之水,这一条河流,汇聚了泾水、洛水、灞水、浐水、沣水……终于成其为大,成为中国历史上仅此于黄河、长江的文化本源之水。是的,它几乎干涸了,就流量而言,南方随便哪一个县市,都可以找到一条更丰沛、更滋润的河流,但是,渭水流淌在历史里,流成了文化,这是连整条长江都曾经向往和嫉妒的河流啊!
    忽然,车窗一黑,原来我们已经钻入了秦岭!
    这曾需要怎样的想象,才可以支撑起这样的情景?
    愚公移山,想移动的也只是太行山和王屋山,而不是对古人而言远为巍峨的秦岭——当然,那时候人们还不叫它秦岭,就天天抬头望见它们的渭水河畔的居民而言,它们就是南山,如果那就是他们行动的尽头,那也就是终南山。
    我们不知道之前是否还有过其它伟大的名字,如“昆仑”,或者“华山”,只知道它后来的名字就足以不朽。
    这是气候和地理上的鬼斧神工之山,是历史围绕着它反复书写,甚至反复重写的故事之山,这是文人墨客心目中最神圣的隐逸之地,也是商旅军卒心目中最坎坷的坎坷……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