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 - 荥阳市第三幼儿园园长工作室

  • 分享

    《春风化雨》观后感

    蔡春丽 2020-01-05 04:39
    前两天又把这部喜欢至极的影片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当看到Keating那独特新颖的教学方式,当听到他充满激情地朗诵那些耳熟能详的诗句的时候,我不禁感觉胸口有一股股热流涌过,我知道,那是已经被我深埋在心底的对于教书的热情和理想。当我还在读研,梦想着成为一名优秀的,受学生喜爱的大学老师的时候,那种激情曾经充溢着我的胸膛。而在走上教师岗位将近一年之际,我却发现这种激情似乎已经销声匿迹,只是在观看这部影片的时候被偷偷唤起。 
      几年前,当我还是一名大学生的时候,我们的外教给我们看了这部电影——The Dead Poet’s Society,有两种中文翻译,其一为死亡诗社,其二为春风化雨。个人认为后者更符合影片的内容和主旨,而前者听起来则像是一部惊悚片。 
      做学生的时候看这部电影,是站在学生的角度去看的。那时觉得,像Keating这样充满激情的老师真是好啊,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与学生打成一片,却又能让学生从心底里生出敬佩。激情,是教授文学课最需要的一个品质,尤其是教授诗歌的时候,因为诗歌本身就是一种对于激情的表达,因为有激情,才会有诗歌。 
      而如今,当我真正成为一名大学老师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这部电影,感觉已经大不一样了。现在再去看《死亡诗社》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悄悄地感叹:我要是能成为这样的老师那该多好,我要是能把课上得这样生动那该多好!可是看到最后,当我看到Neil自杀,Keating也因此被学校开除的时候,我又不禁悲从中来。尤其是影片最后一幕,Keating从教室中拿走了自己的东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好些个学生都勇敢地站到了课桌上,嘴里念着惠特曼的诗句“Oh, Captain, My Captain”向他告别的时候,我感动的泪水已经克制不住地奔涌而出, 我想,当老师当到这个份上,即使离开,心里也应该知足了。然而,还是有相当多的学生并没有站起来向即将离去的Keating告别,而是以冷漠的背影朝向他那依然满含温情的目光。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联想到了自己。当老师将近一年了,从一开始的雄心勃勃,满怀激情,到现在的灰心丧气,甚至对上课感到厌倦,度有课之日如年的状态,真是有一种一言难尽的悲哀。 
      尽管感觉到有很多学生喜欢我,喜欢我的教学方式,喜欢跟我私下里像朋友一样说话,尊重我,但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比较高的人,这些远远无法满足我的成就感。能够触及我心灵的,并不是那些喜爱的、敬重的目光,而是某些冷漠的、不以为然的目光。很多时候,一开始上课时我感觉自己兴致高昂,可是上着上着我就会觉得很没劲,很沮丧,我的精心准备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我感觉自己就是在讲台上唱独角戏,自己演,自己欣赏,真有说不出的挫败感。 
      当然,众口难调,有喜欢你的学生,就必然有不喜欢你的学生,就像影片中的Keating老师一样。这个道理我懂,但碰到怎么说都无动于衷的学生,还是会很难过。 
      有时候真的感觉有些学生已经无可救药,他们自己已经放弃了自己,那么老师的话还有什么用呢?你想对他们负责,对他们尽心尽力,可是有些学生还不领情,那你又能怎么样呢?况且,老师的作用有多大呢?老师真的可以传道授业解惑吗?也许授业解惑并不难,难就难再传道吧?要给学生灌输怎么样的思想、怎么样的世界观人生观才算是正确,才会对他们有好处呢?这些问题,我真的连自己都回答不出来。 
      人人都说教师是一项崇高的职业,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正因为如此,教师也是一项风险性极高的职业,因为他导向的是人类的灵魂。或许这样说太夸张了,但事实确是如此。教师必须对学生负责,但是负责的结果会是怎样的呢?也许,你真的可以培养出一大批人才,桃李满天下;也许,你也会误人子弟,将他们引向一条错误的道路也说不定呢? 
      像影片中的Keating老师,他向学生传达的那种人生哲学——“把握今天,着眼当下”——就一定适合所有的学生吗?当然不是。可以说Neil的自杀跟他不无关系,因为Neil心底对于舞台的渴望,对于表演的激情,如果没有他这种思想的灌输,就不会被唤醒,就不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我想,如果没有碰到Keating老师,Neil肯定会在他父亲的安排和压制下,顺利地考上名牌大学,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只不过,他的生活将会是一潭死水,不会被风吹起一丝涟漪。 
      当然,影片的主题是批判死板教条的教学模式,而不是追究KeatingNeil的自杀事件中的责任。春风化雨,当今又有多少老师真正能够对学生起到春风化雨的作用呢?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