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 - 郑州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今生与你结缘

    2 刘素平 2019-08-26 10:06

    刘素平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父母对子女最大的爱就是在来不及做早饭的早晨给五分钱到学校旁边的烧饼铺子买一个烧饼吃。即使这样,对我们兄妹三人来说,这已是世上最好的美味了。于是,我们便天天盼望父母早晨晚一点醒来,手脚忙乱来不及做早饭。

          自从小伙伴手中的一本小连环画吸引了我,我便沉醉其中不能自已。看到每逢星期日赶集的日子,便有一位老人把一块塑料布往地上一铺,像变魔术般从一个破得不能再破的包包里拿出几十本连环画摆上,我的世界从此以后彻底改变了。那散发着无穷魅力的连环画犹如一块吸力巨大的磁铁把我牢牢地吸引住了。连视线都舍不得转移。

          看到胆子大一些的小伙伴磨磨蹭蹭地、迟疑着走到近前,试探性地翻翻画书,那老人也未曾阻止,于是,一向胆小内向的我也鼓足平生最大的勇气走上前去,大着胆子拿起一本,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一看就是大半天,直到老人收拾摊子,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图书。老人和气地说:“想看书,问你家人要钱买几本。不贵的,一本才一毛多。”

          回到家里,鼓了几次勇气也没敢向妈妈开口要钱。因为我知道家里三个孩子,已经够紧张了。我还是老大,不能张嘴向父母要钱。于是,我比弟弟更盼望早上起晚,以便能得到那份买早点的五分零花钱。

          终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冷早晨,妈妈起床晚了,她懊悔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我如获至宝,飞奔离去。一路上,我好几次把手伸向口袋摸摸,生怕它因我的慌张奔跑而遗失。路过烧饼铺时,烧饼的香气向袭来,我咽了一口唾液,头也不回地走了过去。课堂上,老师讲的内容根本无法记住,因为难忍的饥饿残忍地折磨着一位年仅7岁的小女孩,在寒冷的冬天为攒钱买连环画的小女孩。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的饥饿可能就变得容易忍受了。终于,我攒了一毛五分钱,我把这来之不易的三枚硬币郑重地交给那位老人,蹲下来在摊前开始了艰难的挑选。因为每一本书,我都难以取舍。最后到集散,我才决定买了一本《隋唐演义》。后来,当更多的小人书被我用饥饿换回来放入我的小木箱之后,第一本仍然崭新如初,虽然已被我翻阅了无数次。从拿以后,原本就少言寡语的我更加内向了。每天的课余时间都沉浸在书的世界里。

          渐渐地,我在连环画书页的翻动中一天天长大,小人书中简短的文字已不能满足我的要求。我把搜寻的目光投向大本头(厚书)。有一天,我无意中在姑姑家发现了她夹鞋样用地的一本书,一本无头无尾的线装书,而且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繁体字。即使这样,我也如获至宝。不认识的字就猜(因为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叫字典的工具书),磕磕绊绊地只管往下阅读。凭着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的阅读水平和能力读完了那本书。在没有字典帮助、没有大人讲解的情况下读完了那本书。也就是在那时候,我认识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知道了金陵十二钗。直到上了初中,才知道那本被我翻阅了无数次、小学时代读过的唯一的一本小说叫《红楼梦》,也叫《石头记》。

          初中时,正赶上流行港台小说,于是又认识了琼瑶、三毛和席慕容。到了高中,尽管时间很紧张,学习压力很大,我还是忙里偷闲,从学校图书馆里借阅了许多中外名著。无节制的阅读以至于视力急剧下降,高二时,双眼视力相加仅为0.2,不得不戴上了眼镜。尽管如此,仍然初衷不改。

          上了大学,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更方便了我的阅读。不管课上课下,不管白天黑夜,图书馆、阅览室成了我最爱去的地方。虽然身在历史系,却对中文系的讲座情有独钟,比某些中文系的学子还要勤勉……阅读,成了我生活中的必须。

          毕业参加了工作,当了老师,整天忙忙碌碌,但读书的兴趣并没有因此而降低。平时最喜欢逛的地方是书店,最羡慕的职业是图书管理员,因为他可以每天和那么多的好书在一起,有很多的机会和时间去看书,平生最大的愿望是开个小书巴,为爱书的人创造更好的阅读条件,泡上一杯香茗,放上一段若有若无的轻音乐,或倚窗而立,或席地而坐,不管窗外风景变换,而沉醉于书的世界。看来这个愿望也许到退休以后才能实现,因为现在离不开书,离不开学生。每每出去旅游,最希望去的是大城市,因为大城市的书店多,书的种类齐全,可以买到自己希望买到的书。前年去北京旅游,硬是挤出一天时间去王府井逛书店;去上海时一头钻进华中师大校园,在大小书店之间留连,买到了好几本亟待买而四处搜索不到的书,但是逛书店最大的尴尬就是面对价格不菲的新书而苦于囊中羞涩,这时我最希望教师多长工资,多发工资,因为可以买很多书。平时工作太忙,最盼望寒暑假,因为寒暑假可以有整天的时间去泡在图书馆看书,在书桌前,摒弃了心浮气躁,平心静气地在书海中徜徉。

     

          虽然现在已人到中年,但对书依然是“痴心不改”,因为,今生与书结下不解之缘。

     

          (“《三国演义》  、《水浒转》 这些经典的历史类图书成了我们那个年龄小伙伴们最喜欢的读物。”像我这样年龄的人,他们的童年生活大多是由这类图书陪伴过来的。那个年代,没有“变形金刚”等类似的玩具,寻常人家也负担不起高额的机器玩具的费用,所以既实惠,又启发智力,增长知识的“小人书”成了孩子以及家长们的首选。这类图书除了成为孩子们童年的“消遣”,更多地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因为有了儿时对书籍刻骨铭心的渴望,才有了读书的热情与动力。遗憾的是现在的孩子书籍来得太轻松容易,缺失了盼望、期待的过程。在国际儿童图书日来临之时,与更多关注儿童阅读的人共勉!)  

     

     

  • 举报 #1
    田元元 2019-08-26 10:25
    与书结缘,造就美好生活!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