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 -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聪明”“高智商”不是不可变的定量

    1 李艳芳 2019-12-04 11:34

    “聪明”“高智商”不是不可变的定量

    ——《终身成长》读书笔记

    “聪明”、“高智商”已经是当下形容孩子的一句口头禅,不过一般情况下后面都会赘述两个关键的关联词“所以”和“但是”。“因为“高智商”“聪明”,所以成就了学霸、最强大脑。”,“你家的宝贝好聪明,但是就是没有用到正地方!”,聪明往往被认为是一种大脑生理机能,其高低由基因恒定。早在法国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比奈(Alfred Binet)发明智商测试时,人们心中就坚定的认为孩子的智商是遗传,随着对爱因斯坦大脑研究的深入,人们就更坚定的认为智商是与生俱来的,是一种天赋,是不可变的定量。不可否认,智商是受遗传基因影响,但它并不是不可变的定量。其实无论是比奈,还是对爱因斯坦的研究都只是证明了不同的人的智力是不同的这一观点,但并没有证明智商是不可塑造和提升的。

    认知心理学认为,“聪明”、“高智商”是一种能力,可以通过后天努力得到提升。如果将“聪明”、“高智商”作为一种能力来看待时,问题就清晰可见了。我们可以理解为它是一种综合能力,包括注意力,观察力,想象力,记忆力,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等等能力的综合体现,也就是可以将“聪明”、“高智商”解释为智力综合素质较高,智力水平通过后天的教育和自身的努力是可以改变的。比奈曾在儿童学的新观念一书中总结,“一些现代哲学家断言,个人的智力是一个定量,这个定量是不会越来越多的,我们必须同这个残忍悲观的结论进行对抗,通过练习培训以及重要的方法,来设法增加自己的注意力,提高自己的记忆力以及判断力,让自己切实变的比以前聪明。”,他设计的智商测试只是为了更好的因材施教,而是人们却将其测试结果视为一个恒定的定量值来看待。中国龟兔赛跑的故事和笨鸟先飞的谚语,其实也是佐证了天赋与后天发展之间是相辅相成、紧密不可分的关系。

    前一段时间偶读一段网文《假如提前给你清华录取通知书》,其大致内容是“假如提前给你一张清华录取通知书,但条件是未来的三年,你要每天坚持5:30起床,做两套试卷,背40个单词,比其他人多付出4倍努力,你能做到吗?”。这段网文很火,转发率也很高,说明大家都比较认可作者的观点。芸芸众生智平者为多数,但不意味着一时智平就是一世庸碌,或许可以通过后天的教育及个人坚韧不拔的毅力信念磨砺大脑,使其纹路清晰,由庸变智。做为教育者至少应有一份相信孩子变高智,变聪明的信念。

    量变发展到一定程度,进而就会引发质变,这是规律是必然结果。当汗水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智泉,量是质的前提,质是量的必然结果,量不因质变而停止,质却因量变而持续发生。莫要在教育孩子失败、受挫时怀疑其智力,那不过是滴水量少且用时不足,不足以化利剑穿石。爱迪生发明电灯用了接近1600种材料进行试验,最终照亮世界。

    当代智力研究领域权威罗伯特斯滕伯格写道,“人类的某项专长并不是固定的先天能力决定的,而是通过有目的的锻炼获得的。”,著名钢琴家郎朗从7岁开始,每天至少要练6个小时的琴,早晨上学前1个小时,晚上接近5个小时的练琴,之后还要写作业。如此日积月累,才成就了他13岁就获得“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年音乐家比赛”的金奖。

    开始聪明不代表会聪明一世,开始愚笨亦不代表终生碌碌无为。要相信每个孩子都是一朵花,一朵世上独一无二的花。这朵花可能是牡丹、可能是芙蓉、可能是不知名的小粉红花,也有可能是朵罂粟,只要我们眼中有,且只有他们的美丽,最终他们也一定能成就美丽。若是牡丹,就让他知道他是真国色;若是芙蓉就让他坚信他可倾城倾国;若是不知名的小粉红花,也要做鲁迅笔下的那一朵;若是罂粟,也一定是摇曳在阳光下最美丽的良药。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辛勤耕耘,静待花开。

    李艳芳

    20191204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