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 - 郑州市第五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去掉树还是铺上草地

    3 吴战利 2020-02-20 09:59


    去掉树还是铺上草地


    在今天的教育环境下,好像越来越少的学校敢于组织春游等远足类活动了,即使要做,也会提前把路线设计得没有任何意外,活动设计得没有任何风险,因为学校担不起责任。而在我刚上班的时候,也就是九十年代初,为了让学生能切身感受远古时期的人类文明,我和另一位教师组织了二、三十名学生,骑着自行车,到20多里郊外的大河村文化遗址考察,当时路况还不好,一路上大车也很多,学生一放出来也很兴奋,组织起来真的风险挺大的,但对学生而言,他们获得了书本上没有的经验,我想,此次活动可以提高他们对家乡历史的认识,也能切身感受到人类文明发展的薪火相传。

    再看目前的家庭教育也是如此。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的多子女家庭,孩子们基本上是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娱乐时间和项目的,爬树、掏鸟窝、捉鱼、逮蝎子,都是很平常的事。我们那个时候晚上在胡同里捉迷藏,为了躲避同伴,爬上墙头快速奔跑,有的掉到墙下柴禾堆里,有的甚至掉到人家粪坑里,但是因为这些疯玩而致残的,倒还真没有。但现在的孩子好像完全没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的娱乐很多是有惊无险的电子游戏等,即便和家人外出,也不会被允许参与有危险的活动。

    但是,人做为动物的一种,运动是其基本能力,身体的健康、功能的健全、机体对压力的适应都是生存所必须的,而这些都要来自于适当的训练,而要得到训练就一定要有相应的条件,可是我们成人往往人为的使他们失去了这样的条件。

    英国的理查德·罗宾逊(Richard Robinson)在《无处不在的墨菲定律》一书中说,当你站在悬崖边时,小脑的正常运转停止了,它被大脑更擅长的另一件事——恐慌所代替。这时候小脑束手无策,它维持平衡的运算完全无用,因为面对恐惧的本能反应就是站立不动。

    还有个例子,如果一个刚会爬的小孩儿向他母亲爬过去,这时候在他前方出现了一个洞,即使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玻璃,能支撑着他爬过去,他也不会再前行。这也是恐惧破坏了小脑的运算功能,占据了支配地位。

    但是,我们在很多机会都看到过有些人在悬崖边行走如常,包括杂技演员倒立用手行走和做一些很难的动作,在我们看来都是难以相像的。其实要做到这些也不是太难,因为在悬崖边大量的行走训练可以教会你信任自己的小脑,让它继续工作,而杂技演员长期的训练也使他们的小脑已经做完所有的运算,从而使这些运动变得再自然不过了。

    我们的孩子们在小时候本能地通过爬树、沿墙行走、攀爬架子等来练习小脑的平衡能力,但是,现在他们的练习机会却因为混凝土的大量使用而受到限制。

    “从树上跌落到草地上,具有教育意义;但如果跌落到混凝土上,就将危及生命。” 理查德·罗宾逊这样来评价不同条件带来的两种后果。

    那么,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是应该把“树”去掉,还是应该铺上“草地”呢?

    我想,通过上面的描述,我们从理性上都理解,应该铺上“草地”,给孩子们创造既安全又能锻炼其能力的环境。但如果没有完全安全的保证呢?我们大部分人选择的就是宁愿放弃某一部分能力的培养,也要确保百分之百的安全。这种想法无可厚非,但也许孩子缺少的这部分能力就成为了他适应某项工作或生活的短板,在将来的人生中,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挫折,因为,不是所有家长都选择了放弃,毕竟,有一部分家长会选择挑战,也许,他们的孩子就成为了另一部分孩子的领袖。


    2020年2月19日



  • 举报 #1
    麻玉东 2020-02-28 12:16
    给孩子们创造既安全又能锻炼其能力的环境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