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7
  • 话题数 1011
  • 回帖数 567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支德银校长工作室是在郑州市教育局领导下成立的专业化教育管理学术研修团队。工作室以立体化的研修方式,努力提升成员综合能力和品质内涵,打造工作室成员个性化管理风格,形成效果显著的研究成果为目标,充分发挥主持人在学校管理、教育教学和教师专业发展方面的引领作用,力求把工作室建设成为感悟智慧、启发智慧、提升智慧、分享智慧的教育管理者成长的摇篮。<br/>
工作室主持人: 支德银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br/>
工作室助理 :   邢大伟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综治办主任)<br/>
工作室成员 :   詹   翔(新郑市中等专业学校校长)<br/>
                      周纪灿(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副校长) <br/>
                      韩   洁 (郑州市经济贸易学校副校长)<br/>
                      黄江元 (郑州市国防科技学校副校长)<br/>
                      李   震 (  郑州市财贸学校副校长)

最新回复

高教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转载】读不读书,就看赚不赚钱

    范春花 2014-09-28 09:29
     

    教育慢慢变成一种维持现有生活的谋生手段,而不是向上的跳板。 

     

    读不读书,就看赚不赚钱

     

    日期:2014-03-23      中国妇女报

        最近这几年家里的男女老少都开始打起工来,父母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种田赚不到钱”,这阵子又说田少了赚不到钱。

    老家周围的几个自然村靠近小镇,而小镇是交通中转点,来往客货车很多。借着交通便利,村里的人种西瓜,种甜瓜,价钱好又好销,收入都还不错。加之水利条件便利,一年种三季水稻,油菜、棉花、花生、小麦什么都种一点。虽然不富裕但是不用打工,家里也不会过得很差,印象中只有妇女在农忙季节出去帮人插秧赚钱。

    但是现在,种田收入已经无法维持家庭正常的开销,种地的多少都欠点种子农药化肥钱。在平原地区使用机器耕种还算便利但成本较高,从下种子、打田、插秧、收割,如果每样都用机器,那么一年下来就赚不到钱。人们一般只会在部分田上使用部分机器,所以种田仍然是个体力活,五十多岁的父母做这种体力活已经力不从心,扛稻谷的口袋只能越来越小。少数老人种不动了就开始抛弃少量旱地,开始将打谷场开垦为耕地。四五十岁的人还希望能多种点地,但是现有的土地就这么多了。种得好的家庭能赚个一万多块,自己用是够了,但照顾人情、照顾孩子已经非常困难,再稍微想干点别的,就基本上没什么可能了。

    所以,这两年村里不光年轻人出去打工,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也都齐刷刷出去打工,每天工作10小时到12小时,每月工资一般情况下是两三千,打工地点也从邻近市镇转到了武汉和外省。

    前些年上个好大学,在村子里,还勉强是值得光荣的一件事,但这些年村子里的人对读书显达已不抱太高期望,对读书换钱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读再多书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换成钱也是没用的,也是个书呆子,只有钱才是最实在的。隔壁村同学的哥哥好不容易考上了清华大学,大家怀着羡慕嫉妒恨的眼光赞美了一番,但这几年人们又说他是个傻子,“读书读苕了”。原因很简单,这个男生不喜欢出门,看见谁也不怎么打招呼,大家就认为他是个书呆子,没用,经常一边笑一边说“他还去读什么研究生罗,浪费钱”。这里面有层意思是他不懂人情世故,不懂人情世故在村庄人看来就混不好,就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读书成本和打工收入之间的对比计算,也让很多家长的想法动摇了。临近的几个自然村村落,和我同龄的人读大学的人相对多一些,往上往下几岁高中读完的都很少,打工的一茬接着一茬,基本上读个小学或者初中没读完,甚至小学没读完就出去打工了。

    在目前村庄人的眼中上技校是最好的,学一门手艺就能自己养活自己,村中家境好一点的家庭就把小孩送去学裁缝、学修车、学护理,再好一点的就出钱上大学,挑专业时也尽量挑那种能方便找到工作的。也就是说,教育慢慢变成一种维持现有生活的谋生手段,而不是向上的跳板。父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量让子女读书,但读与不读,读什么样的学校的标准则是能不能赚钱。

    人们的选择越来越现实,目标也越来越明确,那就是过日子或者说“混日子呢”。赚钱,买房,娶妻,生子,这就是父母对子女的期望,这里面每一项任务的完成都需要钱,尤其是买房。最近这几年小镇上出现了非常多的商品房,好多堰塘、河流、良田被填,用作修建商品房。现在结婚女方首先都会问房子,留在镇上的一般都要求在镇上买房子,不打算留下的家里也要翻修房子,小镇上的人则尽量去县城买房。一个亲戚家徒四壁,为了去镇上买房,跑去银行贷了20万。临近的另一个自然村,两个青年因买不起镇上的房子婚事接连告吹。

    小时候总是听到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现在却是种瓜不一定得瓜,种豆不一定得豆,我想大概人们再也不笃信付出与回报之间的关系了。所以,与其选择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不如选择多赚钱,选择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去换钱。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