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7
  • 话题数 1011
  • 回帖数 567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支德银校长工作室是在郑州市教育局领导下成立的专业化教育管理学术研修团队。工作室以立体化的研修方式,努力提升成员综合能力和品质内涵,打造工作室成员个性化管理风格,形成效果显著的研究成果为目标,充分发挥主持人在学校管理、教育教学和教师专业发展方面的引领作用,力求把工作室建设成为感悟智慧、启发智慧、提升智慧、分享智慧的教育管理者成长的摇篮。<br/>
工作室主持人: 支德银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br/>
工作室助理 :   邢大伟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综治办主任)<br/>
工作室成员 :   詹   翔(新郑市中等专业学校校长)<br/>
                      周纪灿(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副校长) <br/>
                      韩   洁 (郑州市经济贸易学校副校长)<br/>
                      黄江元 (郑州市国防科技学校副校长)<br/>
                      李   震 (  郑州市财贸学校副校长)

最新回复

高教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美国的衡水中学”:穷孩子如何不当考试机器

    支德银 2015-12-11 09:53
    “美国的衡水中学”:穷孩子如何不当考试机器

    在美国,很多贫困家庭的孩子面临的挑战比普通的中国孩子大得多。由于很难得到足够的监督和管教,他们往往缺少自控能力。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从高中毕业,不是因为高中文凭很难拿,也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要挣钱养家,而是因为沉溺于毒品和聚会,他们连每天按时上学都做不到。

    教育扶贫的难度,可能会超出一些理想主义者的想象。因为家庭和环境对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厉害了。

    可是美国公立学校改革中诞生了这样一个奇葩——KIPP(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知识就是力量”项目)。在这个学校系统上学的绝大多数孩子来自穷人家庭,其大学升学率却超过80%。要知道,美国贫困家庭的孩子能考上大学的只有8%!而它的管理之严格,堪比中国的衡水中学。

    1993年,青年教师麦克·范伯格和戴夫·莱文因为不满当时公立学校的落后局面,决定创立自己的学校系统——KIPP。

    KIPP是给穷人准备的学校,专门在美国各地最差的学区办学,现在遍布全美的几十所学校,拥有两万多名学生。学生中90%是黑人和墨西哥裔,87%来自贫困家庭。

    KIPP录取学生的方式很独特——不看学生之前的成绩,而是采取抽签的形式。正因为入学没有选拔,KIPP取得的成就才更令人敬畏。KIPP的学生在五年级入学的时候,其数学和英文成绩在全学区排位落后两个百分点,到八年级时,他们的成绩100%超过平均水平,在其所在城市的所有学校中名列前茅。

    使用什么样的教学方法,才能取得这样的成就?

    第一个办法非常简单:不是家庭和环境因素不好改变吗?那就干脆让学生每天在学校多待几个小时。一般美国中小学的学习都是早上8点多开始,下午3点结束,而这里则是早上7点25分开始,下午4点30分结束。这意味着,学生要在早上五六点钟起床,晚上五六点钟才能回到家里。不但如此,KIPP还在星期六上半天课。

    但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在这里所接受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KIPP的理念,可以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来概括。

    一个中心,就是一定要考上大学。“大学”,是KIPP学校里最常出现的词语。老师跟学生说的话,跟家长说的话,学校里的各种口号,处处体现“上大学”这个中心目标——哪怕他们只不过是初中生。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被领着去大学访问,去接触从KIPP毕业并成功考上大学的校友,树立自己有朝一日也要上大学的愿望。教室用各个大学的名字命名。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心仪的大学。

    两个基本点,叫作“Work hard,Be nice”(努力学习,好好做人)。这两句听起来很俗的话,绝对不是随便说着玩的。

    除了更长的在校时间,学生每天还要做两个小时的家庭作业。在美国学校普遍鼓励讨论的情况下,这里的学生每天早上做数学题的时间则要求必须保持安静。前段时间有报道说英国首相卡梅伦不知道9乘以8等于多少,而在KIPP,学生们必须大声背诵乘法口诀,同时还要声情并茂地打节拍。

    学校爱让学生喊各种励志口号,而且是在教室里由老师领着喊,比如一边拍桌子一边喊“Read baby read!(读书吧,亲!)”

    提高学习强度,加强精神鼓励。这两条措施深得中国学校的真传。KIPP绝对不是一个崇尚自由的学校:怎么走路,怎么坐,走路的时候怎么拿东西,甚至上厕所之后怎么洗手,洗手之后用几张纸擦手,都有严格规定。

    课堂上有同学发言时,全班同学按规定动作看着他;在教室里,学生必须学会使用两种统一的音量说话;如果哪个同学在课堂上有小动作,老师会立即停止讲课,然后全班讨论怎么帮助他克服这个坏毛病。

    这些规定,就是KIPP所谓的“Be nice”。对KIPP来说,“好好做人”绝非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一系列详尽的行为准则。

    KIPP的学生有7个目标品质:坚毅、自控、热忱、社交、感恩、乐观和好奇。这七个品质成了KIPP的“核心价值观”。

    KIPP用铺天盖地的标语和口号往学生的脑子里灌输价值观,不过采取的方式更加灵活多变。

    比如我们都听说过“斯坦福棉花糖实验”,说那些能坚持不吃第一块棉花糖,一直等到实验人员拿来第二块棉花糖再吃,表现出强大自控能力的孩子,最后都会有出息。显然,KIPP的每个学生都知道这个典故,因为学校给他们的T恤衫上印的不是“自控”这个名词,而是“别吃那块棉花糖”!

    KIPP还别出心裁地搞了一个CPA(Character Point Average,品格平均绩点),与一般学校常用的GPA(Grade Point Average,成绩平均绩点)并列。老师根据学生的表现给学生在这7个品质方面打分。一旦发现短板,就进行个别谈话,而且还会通知家长,共同研究怎么改进。

    这里有非常严格的礼貌教育,比如十分强调的几点是:坐直、倾听、敢于提问与回答、点头、眼睛盯着说话的人看。

    一个人如果到KIPP访问,有机会找个学生交谈的话,他可能会有一种受宠若惊的不适应感。这个学生会非常谦逊地注视你,用心倾听你的话,一边听还一边点头。你可能会在一瞬间有一种自己突然变成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的感觉。

    但真正了不起的是KIPP的师生。“努力学习,好好做人”——这两条其实说的都是自控力,前者是学习中的自控,后者是人际交往中的自控。

    为什么KIPP最喜欢自控力?现在有一句流行的话:“以一般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谈不上拼天赋。”其实是有道理的。一个有自控力的人,生活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自控力是比想象力更为基本和行之有效的个人素质,是摆脱贫困的关键一步。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