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7
  • 话题数 1011
  • 回帖数 567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支德银校长工作室是在郑州市教育局领导下成立的专业化教育管理学术研修团队。工作室以立体化的研修方式,努力提升成员综合能力和品质内涵,打造工作室成员个性化管理风格,形成效果显著的研究成果为目标,充分发挥主持人在学校管理、教育教学和教师专业发展方面的引领作用,力求把工作室建设成为感悟智慧、启发智慧、提升智慧、分享智慧的教育管理者成长的摇篮。<br/>
工作室主持人: 支德银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br/>
工作室助理 :   邢大伟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综治办主任)<br/>
工作室成员 :   詹   翔(新郑市中等专业学校校长)<br/>
                      周纪灿(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副校长) <br/>
                      韩   洁 (郑州市经济贸易学校副校长)<br/>
                      黄江元 (郑州市国防科技学校副校长)<br/>
                      李   震 (  郑州市财贸学校副校长)

最新回复

高教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学会让每个生命幸福成长

    2 支德银 2016-09-14 08:46

    学会让每个生命幸福成长

      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一起关注生命成长中的种种困境,承担生命的各种艰难与沉重,承担个体生命时常袭来的孤独感、无助感,就是一起分享生命成长的幸福和尊严。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突然很少读书了。但这并不是因为我失去了读书的兴趣,而是因为我的光阴和热情投入到了另一种阅读之中,对生命本身的阅读,对在课堂中活着的教师和学生的阅读,占据了我生命的主要空间。正是在这样的阅读中,生命感充盈了我的灵魂,而书本和各种抽象的符号则退隐于幕后。

     

      当前的中国教育,生命之所以成为流行时尚的概念,首先是来自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长期以来,教育者(也包括数量庞大的教育研究者)普遍缺失生命感,在以人的教育为基本信念的教育领域里,生命却缺席了。

     

      曾经在每天流动着的课堂里,我们看到的只是知识、方法、技术,在教师创作的大量教例和课例中,我们寻觅不到生命的跃动和呼吸,处处发现的仍然是如何上课的各种技巧和方法;在每天都在诞生的庞大的教育论文中,我们依然看不到生命的气息和光华,除了概念、术语,就是推理和演绎:从一本书到另一本书,从一篇文章到另一篇文章,把前人的文章变成自己的文章,把外国人的文章变成自己的文章。生命创造的光影就在如此这般的推演中遁入黑夜。

     

      正因为如此,叶澜教授才会呐喊疾呼:让课堂焕发生命活力!这样的呐喊实际上隐含着另一种诉求:让教育研究焕发生命活力,充盈活泼的生命感。

     

      在一个教育思想的魅力日益彰显、教育者和教育研究者日趋合一的时代里,这样的诉求显得弥足珍贵。

     

      在我看来,作为教育者的教师首先还不是一个实践者,而是一个研究者。在教师的职责表里,研究学生的生命成长,透析学生的生命成长,是第一要务。与专业的教育研究者相比,同样作为教育研究者的教师的特殊性在于:他是在与受教育者的日常化的直面中,研究学生生命成长的人。

     

      苏霍姆林斯基就是这种教师的代表。他不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的研究者,而是每天现身在校园里,出现在课堂上,与孩子们的目光频繁接触的研究者。正因为如此,他的文字里浸透着生命成长的气息,饱含着与他相遇的每一个学生和教师的生命的温暖。因此,苏霍姆林斯基之所以是苏霍姆林斯基,首先是因为他是一个有着深厚生命感的教师,是一个将这种生命感转化为他的教学实践和教学研究的教师。凡是有着强烈生命感的教师必然会转向对学生生命的研究,他不满足于情感火花般的迸发,灵感碎片般的散落,他希望用思想去把握学生的生命,用理念指导自己的教育生活,以此实现对生命生长的种种感悟进行整体性系统性的呈现。

     

      不是所有的教育者都有这样的生命感。

     

      有的教师看到了生命,但他想到的只是书本和各种符号如何化为自己的教案和话语,但对学生的生命本身却视而不见了。这时的教育者看到的只是知识,他的眼中没有生命,他的生活只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机械辗转于教材与教室之间。

     

      有的教师看到了生命,他以一颗敏感、敏锐和细腻的心,捕捉着学生的每一句话语、每一次欢笑和哭泣、每一声叹息、每一次皱眉。面对这样的生命,他试图去接近他,亲近他,用话语去温暖他,去回应孩子的各种召唤,给他以力量。这一切不仅是因为教育者喜欢他,爱他,而且因为他敬畏这些生命。这样的教育者眼中只有学生的生命,没有自己的生命,他把自己的生命完全化进学生的生命之中了。

     

      有的教师看到了生命,但并不只是看到受教育者的生命,他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生命,他知道把生命放在生命里的真实含义,此时他发现了自我生命与学生生命之间的关联。他努力将自己的生命与学生生命的成长建立起内在的关联:受教育者的生命成长就是教育者自我的生命成长,他希望彼此的生命能通过教育之树而成功地实现相互嫁接和疏通,在同一棵树上绽放花朵。所以,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一起关注生命成长中的种种困境,承担生命的各种艰难与沉重,承担人生无处不在的悲哀,承担个体生命时常袭来的孤独感、无助感,就是一起分享生命成长的幸福和尊严。

     

      (本文摘自《做有生命感的教育者》)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