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7
  • 话题数 1011
  • 回帖数 567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支德银校长工作室是在郑州市教育局领导下成立的专业化教育管理学术研修团队。工作室以立体化的研修方式,努力提升成员综合能力和品质内涵,打造工作室成员个性化管理风格,形成效果显著的研究成果为目标,充分发挥主持人在学校管理、教育教学和教师专业发展方面的引领作用,力求把工作室建设成为感悟智慧、启发智慧、提升智慧、分享智慧的教育管理者成长的摇篮。<br/>
工作室主持人: 支德银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br/>
工作室助理 :   邢大伟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综治办主任)<br/>
工作室成员 :   詹   翔(新郑市中等专业学校校长)<br/>
                      周纪灿(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副校长) <br/>
                      韩   洁 (郑州市经济贸易学校副校长)<br/>
                      黄江元 (郑州市国防科技学校副校长)<br/>
                      李   震 (  郑州市财贸学校副校长)

最新回复

高教 - 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转载《李文倩:霍金是这个时代的天才吗?》三

    1 支德银 2017-11-28 16:35
    二、 叔本华论天才

      

       叔本华是现代西方哲学的开创者,但他的思想本身,却与东西方思想传统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他最有名的著作被视为是“拼凑”[4]之作,但叔本华之所以是叔本华,在于他能在“拼凑”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叔本华哲学的思想来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柏拉图、康德和印度思想,而在这三者之中,康德有着显而易见的重要性。叔本华曾自负地宣称,在康德和叔本华之间,没有任何重要的哲学家。从这个角度看,叔本华自认为是康德哲学当然的继承人,并对康德哲学进行了重要的修正。

       在有关天才的问题上,叔本华继续了康德的讨论,并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叔本华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的第三篇“世界作为表象再论”和第四篇“世界作为意志再论”中,对天才问题讨论尤多。概括说来,叔本华认为天才有这样几个特征:(1)天才认识理念;(2)在日常生活中,天才是呆子、傻子;(3)天才对于数学没什么本领;(4)天才是痛苦的;(5)天才和美德一样,不可教;(6)天才卓尔不群。

       叔本华是在与概念的对照中,来讨论理念问题的。在他看来,概念因其抽象性,而使任何人都能以理性的方式来理解和把握它。但理念则不然,它有某种直观性,而且只有某种形而上的主体才能认识它。叔本华指出:“它[理念]绝不能被个体所认识,而只能被那超然于一切欲求,一切个性而已上升为认识的纯粹主体的人所认识;也就是说只能被天才以及那些由于提高自己的纯粹认识能力——多半是天才的作品使然——而在天才的心境中的人们所获得。”[5]323

       在这里,有必要对理念做进一步地分析。在康德哲学中,现象与物自身,有着清楚的区分,而且康德认为,人只能认识现象,而在根本上无法认识物自身。因此,从认识论的角度看,“物自身”对人的理性认识能力而言,是一个限制性的概念。但在叔本华看来,康德所谓的物自身就是意志,因此,整个世界的本体就是意志。而且,叔本华还认为,意志并非是不可认识的。而这里所谓的理念,是对意志的完美地客体化。理念由此也是可认识的,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在上段引文中,叔本华认为只有天才或经由天才作品的引导而进入天才心境中的人们,才能认识理念。

       天才的作品是什么?叔本华认为是艺术品。天才认识理念,在此之后,他将其认识到的东西复制在一个作品之中,“这一复制就是艺术品。通过艺术品,天才把他所把握的理念传达于人。”[5]270在这个意义上,艺术品对天才而言,似乎只有一种工具性的价值,即将其作为传达某种理念的工具。而对于非天才的普通人而言,他们可以经由艺术品,从而提升自己认识理念的能力。因此,艺术品在这个地方,无论对天才还是普通人而言,都只具有一种中介性的工具性价值。

    世界的本体是意志,理念是意志的客体化。由此,我们即可认为,天才认识理念,在某种间接的意义上,意味着对世界之本体的理解和把握。但正因为天才在认识上具有如此显而易见的优势,于是在其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认识兴趣即主要着眼于“每一事物的理念”,而这就必然使其忽略了对日常生活本身的关照。因此,叔本华认为,天才的人物在日常生活中,常显得呆笨傻。他说:“一个人的认识能力,在普通人是照亮他生活道路的提灯;在天才人物,却是普照世界的太阳。”[5]261从这个角度看,尽管天才在日常生活显得好像是一个呆子或傻子,但这并非意味着天才事实上就是如此;与普遍人在日常生活中的精明相比,天才卓越的认识能力,犹如太阳普照大地,能在更广大的领域中惠及更多的人。


       天才拥有杰出的认识能力,但他却不愿把数学纳入自己的认识范围之中。因为,在叔本华看来,与经由现象而认识理念的路径相反,数学的考察旨在研究现象之“最普遍的形式”,即时间和空间,但时间和空间“不过是根据律的﹝两﹞形态而已”[5]262。在这个意义上,数学不过是人们必须遵循的根据律,但在根本的意义上却不具重要性。因此,天才对于数学,常持一种厌恶的态度,而且“经验也证明了艺术上的伟大天才对于数学并没有什么本领。”[5]263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和康德一样,叔本华认为天才是一种艺术上的才能。

       抛开叔本华的思路,考察数学在科学知识体系中的地位,我们即可看到,正如彭罗斯在《通向实在之路》一书第一章[6]中所指出的,自泰勒斯、毕达哥拉斯引入数学证明的思想之后,不论在古代科学,还是在近代科学之中,数学占有根本性的重要地位。一种更常见的表述是,数学是科学的语言。因此,在科学至上的时代,数学必定受到广泛的尊崇。

       本文开头即提到的几位人物,纳什和图灵是数学家,而作为宇宙学家和物理学家的霍金,数学自然也不差。在我们这个时代,上述几位,在一般大众的心目之中,被视为天才的典范。这在一个层面上,显示出科学在当代社会中的主导性地位。尽管不是要反对什么,但本文写作的目的之一,是想通过思想史意义上的考察,以指明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即将霍金这样的科学家视为天才,并非如人们所一般认为的那样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回到以上的讨论,我们接着看叔本华关于天才的其他观点。叔本华是西方思想史上著名的悲观主义者,他认为人生不过是一个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震荡:欲望不得满足时痛苦,得到满足后又无聊。在此之外,叔本华还认为,痛苦和认识能力有关,认识愈明确,则痛苦愈增加。这是因为,在根本的意义上,生命是无意义的,因此对这一真相的认识愈真切,自然会感到愈痛苦。叔本华认为,与植物相比较,动物的认识能力较强,因此也就较痛苦;以此类推,与其他动物相比较,人因其认识能力的提高而倍感痛苦。而在所有的人中间,天才具有最强的认识能力,因此也就是“最痛苦”[5]423的。如此说来,一部天才的历史,亦即一部人类最强烈的痛苦史。

       从“天才”这一概念的字面意思看,我们即可看出,天才是天生造就、而非后天养成的。也就是说,天才并非是教育的结果。尼采说:“天才的真正来源并不在教育之中,他仿佛只具有一种形而上的来源,一个形而上的故乡。”[7]叔本华亦认为,天才和德性一样,都是不可教的。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中,他如是写道:“我们如果期待我们的那些道德制度和伦理学来唤起有美德的人,高尚的人和圣者,或是期待我们的各种美学来唤起诗人、雕刻家和音乐家,那我们就太傻了。”[5]370叔本华的这一观点,在一个意义上指明,伦理学和美学这样的学问,其意义绝不在于人们平素所认为的那样指导实践。当代有学者亦认为,伦理学之功用,不在于充当政治思想教育的工具,而在根本上旨在“穷理求真”[8]。这就表明,即使是伦理学这样密切联系于人类实践活动的学问,其根本要旨,亦不在于为实践服务。

       天才因其超强的认识能力,而显得卓尔不群,叔本华把这一极高的评价,给予了他心目中的思想英雄康德。在《康德哲学批判》一文中,他如是评价康德:“一个精神上真正伟大的人物,他的完美的杰作对于整个人类每每有着深入而直指人心的作用;这作用如此广远,以致无法计算它那启迪人心的影响能够及于此后的多少世纪和多少遥远的国家。这是经常有的情况:因为这种杰作产生的时代尽管是那么有教养而丰富多彩,然而天才好像一棵棕树一样,总是高高地矗立在它生根的土地上面。”[5]562

       但事实上,叔本华视康德为天才的看法,并非无可争议。即使是康德本人,在可能的情况下,亦未必同意此说。因为按我们在本文第一节中的论述,康德认为艺术创作是天才的恰当领域,而众所周知的是,作为哲学家和自然科学家的康德,在艺术创作领域无甚成就。康德还认为,在理性的研究中展现天才的禀赋,不仅显得可笑,甚至就是胡闹。或许正是基于如上考虑,作为诗人的海涅,就不将刻板的康德归入天才人物之列。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