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名称: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100
  • 回帖数 242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校长工作室成立于2014年10月 。工作室主持人杨帆,系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校长,中小学高级教师。郑州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她一贯认为:学校无小事,事事关教育;教师无小节,处处皆楷模。<br/><br/><br/><br/><br/>
工作室现有9位成员。<br/>
    郭磊,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副校长,擅长影像制作,校园文化设计,工作热情高涨,“凡是教育工作需要的,就是我乐于奉送的”<br/>
    李娟,张李垌小学校长,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自己的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务求在教育事业中写下美丽的篇章。被评为郑州市文明教师、二七区“我身边的好老师”等荣誉称号。<br/><br/><br/><br/><br/><br/><br/><br/>
刘宏丽,陇海中路小学副校长,教育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教育部“国培计划”小学心理骨干教师,河南省名师培养对象,郑州市“最美女教师”,二七区第三、四届名师,二七区名校长。她用执着和坚持践行着课程改革,用博爱鉴证着“阳光教育”的真谛。<br/><br/><br/><br/><br/><br/><br/><br/>
    闫鹏瑞,39岁,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南省骨干教师,二七区第八届政协委员,现任二七区人和路小学校长。“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是闫鹏瑞校长一直所坚持的办学方向。本人执着于教育事业,办学思路清晰坚定,敢想敢做。所带领团队取得突出成绩,学校品牌被公众认同。<br/><br/>
   董琳,永安街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工作。曾荣获郑州铁路局练功比武技术标兵称号、河南省首届语文优质课一等奖,被评为河南省优秀青年教师、郑州铁路分局名优教师。教育格言:选择教师,今生不悔;教书育人,一生不倦;爱生如子,毕生不变。<br/><br/><br/><br/><br/><br/><br/><br/>
闫伟萍,航海路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先后荣获郑州市优秀班主任、郑州市教科研先进个人、二七区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撰写的论文多次获奖并在CN刊物上发表,所执教的思品课获国家级一等奖、科学课获省级二等奖;所辅导的学生多次在国家、省市级比赛中获奖。<br/><br/><br/><br/><br/>
     潘敏坤,男,研究生学历,中小学一高级教师,现任郑州市二七区苗圃小学校长。<br/>
     任教以来,潜心钻研,开拓进取,一直从事数学教学工作。所撰写的说课设计获河南省一等奖,论文获郑州市一等奖。所进行的《趣味数学》校本课程设计获郑州市二等奖。主持研究的多项课题在郑州市教科所顺利结项。参加郑州市安全教育优质课比赛获二等奖。所指导的青年教师在郑州铁路分局教学练功比武和郑州市优质课比赛中获一等奖奖。在河南省中小学生优秀论文比赛中获优秀辅导员。先后被评为郑州铁路局优秀教师、郑州铁路局中青年骨干教师、郑州市教育系统平安建设先进个人、二七区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二七区教育体育局优秀党务工作者、二七区继续教育先进个人等。<br/>
    工作感悟:教育是科学,需要责任和敬业;教育也是艺术,需要创造和欣赏;教育更是付出,需要奉献和爱心!<br/>
       袁鹏,二七区罗沟小学校长,教育要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中前进

最新回复

小学 -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开展校本教研的意义及存在的问题研究

    1 郭淑红 2019-06-30 09:00

    “教学是根,教研是魂”,这一教学规律决定了教研工作的地位和作用。

    教师层面:校本教研是教师专业发展的关键。教师在不断地自我反思追问中,由单纯教书人变为真正的研究者,改变过去处于被动服从的地位,通过自我探究、同伴互助、与专家合作最大程度的实现自我提升和理念转变。在不断学习探究中,形成独具自我特色的教育教学模式,最终实现教师在专业方面的突破。

    学生层面:校本教研成果是为了促进学生的综合素养提升。

    学校层面:从学校层面来看,校本教研是“为了学校、基于学校、在学校中”而开展的教研,是为了提高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从学校的实际出发,依托学校自身的资源优势和特色进行的教育教学研究。通过不断地将教师个人的智慧、经验和思想转化为教师集体的财富,并形成学校的特色和传统,从而实现由教师发展推动学校发展。

    四、存在的问题

    校本教研应当解决本校教育教学中的实际问题为出发点和归宿,其研究过程应当是以教师为中心,在一些学校的校本教研中却存在着比较严重问题。校本教研提出了这么多年,我们也实践了这么多年,状况如何?其实,目前小学数学校本教研还未尽完善,仍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需要解决。学校有学校的苦恼、教师有教师的苦恼、行政部门有行政部门的苦恼。教师教研的目的上仍没离开“应付考试”、“应付检查”;教研内容上真实问题、需解决的问题研讨少;流于形式,只提倡不落实,只布置不调研,只图热闹不求实效,只讲数据不讲质量,只看形式不看内容;局限经验;教师被动参与……,严重违背了校本教研的初衷。

    (一)缺乏校本教研的内驱力

    教师是教研的主体,现在几乎所有的教师都在参与校本教研,都在进行校本教研,参与全校、年级或者学科小组的教研活动,但是我们回想一下教研现场,除了极少部分教师是热情高、用心参与,有一部分教师游离在校本教研的实践研究之外,教研停留在单个针对自己教学问题进行研究的层次,只有少部分教研组真正形成了教师之间的交往、互助、合作的文化氛围。

    学校在每个学期伊始,都会给每个教师发《听课记录本》、《备课本》(当然了,现在很多时候是电子备课),学校的初衷是为了促进教师参与校本教研活动。但实际情况却是除去学校硬性要求以外,教师缺乏参与教研的的主动性。教师填写相关记录更多是为了应付学校的检查。如有的学校规定每个教师每学期听课不少于16节,多数教师往往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去听课,一旦任务完成,教师便不再主动听其他教师的课。调查数据也显示,在没有专门组织的听课和评课的情况下,大部分教师不大会走进别人的课堂。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教师听课是茫无目的的,评课也往往只是停留在形式上提点意见。

    (二)对校本教研认识不够 

    对校本教研认识不到位,造成其的原因与思想认识层面和理论基础方面有关。在活动机制上,教师普遍关注具体的教学处理,却忽略了其中的规律,“教而少研”的现象严重。通过访谈,我了解到大多数教师将校本教研当做额外的负担。在问到如何看待校本教研时,一位教师这样回答:“我们教师平常教学负担太重(这也是不争的实事,大班额现象,家长对孩子的过度溺爱,教材的多次变革等,均是造成教师负担过重的原因。),根本就没有时间搞校本教研,校本教研都是一些形式主义,有时间搞校本教研还不如认真做好教学工作,教师的最主要工作是教学而不是研究。”教师普遍注重教学工作,往往意识不到校本教研的价值,认为教学和研究是相互冲突的。所以即使在参与校本教研,也是走走形式,走走过场,没有真心接收校本教研这一形式。并不认为在校本教研过程中能够真正有所提,校本教研的幸福指数低,甚至为零。

    (三)教研形式较单一

    现在的校本教研形式较为单一,没有形成立体的全覆盖的教学研究,学科单兵作战的较多,不利于全方位的研究教学,研究学生。

    我到一些学校进行了抽样访谈,情况如下:

    访谈问题:您参与校本教研的方式是什么?

        教师A:基本上就是集体备课吧,偶尔教师会一同前去听课,但大部分是学校要求的。

        教师B:我参加过学校的专题研究或是课题研究,我们学校有时会让名师或专家偶尔搞些培训,但平时基本上很少。我们教师平时的教学任务挺重的,对于校本教研基本没有时间参加。总之在学校用到的最多方式就是集体备课。

    教师C:我们学校的校本教研主要是在一起说说课怎么教,都是一个年级同学科进行,偶尔会跨年级同学科研讨。   

    教师D:学校会定期请教研员来进行指导,不过次数很少,一般在开学初进行,基本上还是校内教师自己教研。

        教师E:我们学校的校本教研多以课例研讨的形式进行,但都是相应的说两句,不会太深入了。

        教师F:我参加的校本教研,我想一想,哦,我们有时业务领导指定一个话题,我们研讨一下,有时是评评课。

    访谈中听到最多的两个词语便是集体备课和听、评课,而其他的一些诸如专题研究、课题研究、撰写论文、外来专家讲座等方式都较少出现,单一的教研方式会让教师产生厌倦,激发不起教师参与的积极性,不利于创新精神的发挥,也很难让教师以饱满的热情投入研究中来。

    (四)校本教研内容单一

    校本教研的内容应是教师们在教学实践中的困惑及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经过归纳和梳理,成为教学研究的主题内容。但纵观各校的校本教研的内容多围绕教师如何教,不论是省级课题还是市区级课题都注重对知识、对课堂教学的研究,研究这些没有问题,但忽略了学校教育要德智体全面发展,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将“立德树人”确立为教育的根本任务,这既是对我国古代优秀教育思想的继承和传扬,有是对十七大“育人为本、德育为先”教育理念的凝练和深化。在数学课程标准前言中明确提出“数学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学素养是现代社会每一个公民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作为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学教育既要使学生掌握现代生活和学习中所需要的数学知识与技能,更要发挥数学在培养人的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方面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义务教育阶段数学目标也从四个方面设置,知识技能、数学思考、问题解决、情感态度。新课程观倡导通过数学学习活动使学生获得终身可持续发展所需要的“四基”(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基本的数学思想、基本的数学活动经验)、“四能”(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的能力)。小学数学教育工作者肩负的重任由此可见。在数学校本教研中存在的现象,在很大层面上忽略了学生的研究,较少涉及学生数学学习习惯转变,与校本教研的校本性、人本性相违背,没有真正做到“基于学校、立足校本,服务教师、服务学校,提升学生”

    此外,校本教研的内容多是由领导或者教研组长自上而下制定的,普通教师只是去完成,不是教师自己通过教育教学实践发现的问题,不是教师所需求的,这与校本教研体现教师为主体自下而上的制定校本教研内容相违背,缺乏民主的氛围,为教师的积极性不高埋下隐患。

    (五)专家引领是星星之火(不足以燎原)

    教学活动有其自身的规律,需要科学的理念和理论指导,产生的问题往往具有特殊性,一方面,要求教师在教研过程中及时针对具体问题进行研究和讨论,另一方面,要求一定的理论为实践做有效的指导。校本教研越深入,教师的素质越有待提高,校本培训的力度也就越需要加大,专业引领的需求也就越迫切,校本教研是在以校为本的基础上开展的,是围绕学校的实际问题进行的,但它不完全局限于本校内的力量,还依靠专业研究人员的参与。专业人员包括大学教师、各级教研员、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特级教师这样的。但是就目前来说,校本教研的共同体的形成尚不稳固,专家引领的渠道不够通畅,专业人员从数量和水平上不能满足校本教研的需要。

    (六)校本教研制度不完善

    不少学校的校本教研,存在着制度不健全、管理不规范、评价不到位的问题,有的学校甚至没有建立校本教研的机构,没有校本教研制度和计划。这类学校教师在开展校本教研的过程中往往存在着单打独斗、没有目标、缺乏协作等问题,校本教研难以有效展开,效率低下。

    (七)校本教研缺乏中长期规划

    通过调查发现,大部分学校都在一定层面和一定领域内建立了校本教研制度和校本教研工作计划以及实施措施等,但这些计划和措施多以学期或学年为周期,对许多学校确实面临的在短时期内不易解决的教育教学和管理问题的研究,没有制定长期的工作规划。校本教研从启动到取得预期效果,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教师对校本教研工作思想认识的到位和开展校本教研能力的提高、问题的确定、研究的开展、成果的鉴定评价和推广等环节诸多,都需要一定的实践,甚至是漫长的时期。作为推动学校教学改革、教师专业发展、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和塑造学校办学特色的一项重要工作,学校教研应该与教学、科研、学校基本建设等工作一道列为学校中长期发展规划、学校五年规划、学校章程的重要内容。比如,我们二七区一所学校在5年前按照区教研室的部署进行学校课堂形态的研究时,这所学校先从一个年级组入手(汝河,语文课板块式教学,也就是进行内容整合)

    (八)校本教研内容偏离实际

         校本教研的内容应该是来自于教师日常课堂教学中的问题,有着充分的代表性和指向性,而不是教师凭空想象得来。我进行了一个问卷调查,情况是这样的,“校本教研的主要内容”有85.6%是关于教师教学方面的,而关于学生学习方面仅占8.4%,说明内容的选择多是以教师的教学为主,我们研究学生的太少。但当调查“参与校本教研内容主要来自谁的需要”时,数据表明来自上级教研部门的39.6%,来自学校学校需求的占40.6%,来自一线老师需要只占15.1%。这就使得教师在参与过程中研究的内容并不能够完全满足自身的需要,这样教师的消极情绪难免出现,因教研内容缺乏实效性。

    我对两所学校的数学教师进行访谈,79.5%教师表示校本教研不能满足于自己的需求,最终确定研究内容的多是学校领导。虽然校本教研的内容与当下的教育教学新思想做到相互衔接,但是由于教师自身的水平,加之研究领域和内容深度的限制,使得很多关于内容的研究仍旧停留于浅层表面,没有做到深入开展。内容的大而空,范而广,使得很多教师在参与的过程中出现游离的状态。教师参与校本教研虽属学校内的事情,如若失去其研究的实用性定会挫伤参与者的积极性。内容的选择应该根据自身的需要灵活多变,尽可能满足不同教龄和学科教师的教学要求,只有这样教师参与校本教研才不会流于形式,出现走过场的情况。

    (九)研后反思者甚少

       广大教师在参加完校本教研后,没有形成研后再研、没有养成梳理小结的习惯,使好的经验慢慢淡化、流失,没有很好的进行成果运用。规律性的经验总结、反思日记、科研论文少之又少,我们教师的动笔意识太弱。教师难以将积累的宝贵经验进行总结分享,使得其无法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这就造成了资源极大浪费,也在无形之中延长教师专业成长的速度。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