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8
  • 话题数 1430
  • 回帖数 255

工作室介绍
本工作室位于郑州市航空港综合实验区郑州一中国际航空港实验学校内,工作室现有成员11人,主持人为郑州一中国际航空港实验学校刘点点校长,助理为郭秀云主任。本工作室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创办人民满意的学校为目标,通过学习、交流、研讨和科研等方式来促进校长的专业化成长,提升校长管理理念,提高区域化办学水平。

最新回复

初中 -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请把教育当做教育

    郭秀云 2019-08-18 21:30
     当班主任的过程,就是一场和学生斗智斗勇的战争,是一场敌众我寡、力量悬殊而且你还必须赢的持久战。大凡班主任,一定都有一些独门秘籍,才能把几十个经历不同性格迥异的孩子治得心服口服。
          其实,我完全能够理解希望“制服”学生的年轻班主任的心情,他们未必就真的把学生当敌人,但他们在潜意识(甚至“显意识”)里的确是把教育当做“军事”当做“战争”的。是的,现在的学生实在是太“复杂”太“狡诈”,老师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恨不得有诸葛亮的无穷妙计和孙悟空的无边威力,尽快把班级“摆平”把学生“搞定”。于是,“秒杀”“一招致命”“闻风丧胆”之类的说法和做法便流行起来,一些班主任包括所谓的不少“名班主任”还颇为此洋洋得意呢!
           什么是教育修养中取决定因素的品质?也许有人会想到“观念”——我们不是经常说“关键是转变观念”吗?有人也许会想到“理念”——现在我们不是经常爱把理念挂在嘴上吗?有人也许想到“细节”——不是常常说“细节决定成败“吗?当然,现在许多年轻老师会想到“智慧”以及类似的表述:“绝招”呀,“谋略”呀,“兵法”呀,等等。今天,我就听到了“独门秘籍”一说。
            但是,请听苏霍姆林斯基怎么说—— 
             “对孩子的依恋之情,这是教育修养中起决定作用的一种品质。”
    当然,仅仅有爱还不够。我一点都不否认这些老师中的绝大多数人是真心爱学生的,甚至还深受孩子们喜欢,课余照样和孩子们打成一片呢!但是,爱并不是教育的一切啊!人们常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当然是对的,因为爱是教育的起点。但我们不能反过来说,有了爱就有了教育的一切,因为仅仅有爱还不是教育的全部。爱只是教育的情感,教育除了情感,还有思想,还有价值观,还有人文精神。如果思想、价值观和人文精神出了问题,再多的爱都不能成为真正的教育。我想,教师对学生的爱,一般来说,无论如何超不过这个学生父母对他的爱吧?可为什么孩子的父母还是要将他送到学校来呢?可见父母还追求孩子教育中能有超越爱的东西。另外,那么的家长对孩子粗暴的“教育”,甚至是“野蛮”的教育,酿成了许多家庭悲剧,哪一个不是因为父母“恨铁不成钢”的爱?难道我们的学校教育也要这样?
    有的老师也许会驳斥我说:“我这一套秘籍的确管用啊!那么难对付的孩子无一不被制服,那么乱糟糟的班也被我治理得规规矩矩。而且学生和我的感情依然很深。”我想说的是,如果教育只是行为的规范,只是对顽劣孩子的制服——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搞定”或“摆平”,实在是把教育理解得太肤浅了。教育当然要对孩子进行行为的规范——这是文明社会所必须的规范,但教育除了面对孩子外在的行为,还要面对孩子的心灵,还必须给孩子更重要的东西。这“东西”是什么呢?我理解就是作为一个人,或者准确一点说,作为一个现代公民所需要的一切现代素质:全面的知识、丰富的文化、强健的体魄、文明的行为,自由的思想,独立的人格、丰富的情感、高贵的尊严、柔软的爱心、坚强的意志、正义的情怀,民主的胸襟……这一切远不是靠“秒杀”靠“秘籍”靠“兵法”靠“三下五除二”靠“不战而屈人之兵”之类所能达到的。
    至于说孩子“吃这一套”,并更“敬佩”班主任,而且班主任也因此而有了“威信”——用有班主任的话说,就是“我在人格上征服了他们”。我不得不说,这是真正的教育不应该产生的可悲结果。孩子还小,世界观远远不成熟甚至还没完全形成。他们会认为“只要老师为我们好,做什么都是对”。十多年前,一个班主任因为学生上课说闲话,一堂课居然用透明胶封住了十七个学生的嘴。舆论哗然。但当记者前去调查时,不少学生认为老师做得对:“老师是为了课堂纪律,是为了我们好。”强权只能在他们心中播下专制的种子——臣民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我想到了心理学中著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于他人。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
    对此,心理学家的分析研究的结论是,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当人遇上了一个凶狂的杀手,杀手不讲理,随时要取他的命,人质就会把生命权渐渐付托给这个凶徒。时间拖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每一呼吸,他自己都会觉得是恐怖份子对他的宽忍和慈悲。对於绑架自己的暴徒,他的恐惧,会先转化为对他的感激,然后变为一种崇拜。
    我可能扯远了一些,但当看到一些班主任津津乐道于自己的“计谋”与学生对自己的“崇拜”时,我不得不想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甚至不无忧虑地担心,这样的孩子规“矩倒”是“规矩”了,但长大后是不是能够成为真正的现代公民呢?
    请别误会我反对班主任工作中要讲智慧。我多次说过,对班主任而言,情感、思想、智慧三者缺一不可。离开了智慧的班主任工作同样是苍白的。但是我愿意再次重复一遍我在《班主任:“兵法”用来对付谁》中的话——
    是的,教育者不可能不讲智慧,这里的“智慧”就包括了技巧与方法,但技巧和方法绝不是“兵法”。教育智慧饱含着民主的思想,散发着人性的芬芳。教育有时候甚至离不开善意的“欺骗”与必要的惩罚,但即使是所谓“欺骗”与惩罚,出发点依然是对孩子的爱与尊重。如果说教育方法是“术”,那么教育思想就是“道”。离开了“道”,所谓“术”的功效是有限的,有时候甚至是苍白的。对教育来说,爱,民主,尊重,信任……永远是最根本的“道”。只有教育之“道”,才能赋予具体的“术”以生命。而且我还要强调的是,“道”是普遍的——科学的教育理念古今中外都是相通的,而“术”是特殊的——任何有效的方法都是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事而异、因人而异的。班主任工作乃至整个教育,首先是发自内心对学生的爱和现代民主思想,方法、技巧从来都是第二位的,而且这些方法与技巧从来都是在特定条件下才有效,绝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什么“万能钥匙”。
    年轻的教育同行们,请把教育当做教育,请把孩子当做孩子!教育的对象是尚未成熟但正在走向成熟的孩子,而不是必须消灭的敌人;我们和孩子的朝夕相处,是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的成长历程,而决不是“一场敌众我寡、力量悬殊而且你还必须赢”的“战争”。把学生当敌人把班主任工作当战争的教育是令人忧虑的,把学生当敌人的教育是令人不安的。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