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543
  • 回帖数 294

工作室介绍
本工作室位于郑州市航空港综合实验区郑州一中国际航空港实验学校内,工作室现有成员9人,主持人为郑州一中国际航空港实验学校刘点点校长,助理为郭秀云主任。本工作室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创办人民满意的学校为目标,通过学习、交流、研讨和科研等方式来促进校长的专业化成长,提升校长管理理念,提高区域化办学水平。

最新回复

初中 - 郑州一中港区实验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分享】今天,我们如何做教育---李希贵

    张森 2016-02-28 20:19

    【分享】今天,我们如何做教育---李希贵

    ------营造良好生态,学校要有所不为

    怎样有所不为,去营造学校的生态,怎样更大程度地留白,这是管理的境界。可以肯定地说,在大部分学校,领导都做得太多了,给下属设计好了一条条路径、给他们提供了一种种方法,但使得他们没有了创造力。

    在学校除了房子、设备这些一级硬件之外,这三要素我希望也叫它二级硬件:学校的治理结构、教师和课程。这些需要学校全力去做。它们两两相遇,会产生出一个个新的软件。当治理结构和教师发生对接的时候,我希望它产生出教师教育的创新力,形成一个鼓励老师百花齐放的生态;当治理结构和课程发生关联的时候,我希望它产生出学生个性化成长的系统;当教师和课程发生关联的时候,我希望在校园里产生支持学生学习的、多元化的系统。

    在这些方面,我们要有所不为,只要把那些二级硬件做好了,就要从容淡定、学会等待,创新来自于老师和学生。在各种场合,我听到校长们谈了很多很细的设计,这个时间必须干什么,那个月必须搞什么活动,等等,看起来做了很多,但它不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往往去回避治理结构、回避课程的开发,甚至回避教室的建设,如果你的精力偏离了这些方面,这个学校就离良好的生态越来越远。

    学校一定是一个多元主体的治理结构。我们能不能把学校的各种权力梳理一下,把它们分别装在不同的笼子里,也就是不同的治理主体,而且笼子的钥匙,要由别人分别拿着。

    譬如,十一学校的教代会是多元治理结构之一,它决定学校章程、学校行动纲要以及各种人事分配制度,权力够大吧?但是,在通过这些方案之后,校长有权力根据国家政策的变化、环境的变化等因素,提请学校的某些政策暂缓执行,在下一个教代会修订。所以,制约教代会的一把小小的钥匙在校长手上。校长有他的行政权力,但是,这个权力不能无限膨胀。每年度的教代会要对校长进行无记名的信任投票,当场公布投票结果,票数达不到规定要求,校长明天就下课。制约校长的钥匙被教代会拿在了手上。

    十一学校的学术委员会的权力也挺大的,由几位老师轮值主持,整个学术委员会的成员中没有一位干部。他们的权力包括评定老师的职称、推荐北京市及海淀区的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以及名师工作室的设立、评价、管理,并且负责学术科研经费的招投标。但是,这个委员会的权力的钥匙也在别人手上,如果他们的最终决策引起了很多老师的不满,校务委员会有权力提请他们重新审议,只是,如果第二次审议维持原判,校务委员会就自动丧失这一权力。今年学校的职称评定,我是和老师们同一时间在网上看到的结果。

    如何应对移动互联网时代?好多学校非常努力,手段硬,措施多,有的全校推慕课,有的在所有的老师当中推同课异构、推翻转课堂。对此,我不是很赞赏。为什么?因为学校要做的,是营造一种生态,而不是要求每一个人参加同课异构、翻转课堂。课堂生态怎么百花齐放?如何应对移动互联时代?我觉得学校做两件事就够了:一是提供强大的wifi,二是允许自带设备,学生可以在课堂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干好了这两件事,来自师生的创新挡也挡不住。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怎么让价值观通过制度和行动落地?没有好的价值观,学校不可能有好的生态。当我们希望把学校办成滴水不漏、完美的学校,当我们想把学生培养成没有缺点的人,我们就会焦虑、寝食不安。所以我们提出来:要办一所不完美的学校、培养一批有缺点的学生。我们想告诉别人的是,十一学校不完美,它永远不会完美,它就在不完美的生态里慢慢往前走。还有,学生没有缺点可能吗?有了这样一种心态,就会有好的学生观,但仅仅说是不管用的,你的机制必须要配套。如果评价每一个班还是用简单的分数,那个班比另一个班高十分就是优秀,低十分就不是优秀,老师们能够有从容淡定的心态吗?

    有时候我问老师、年级主任,我们最大的问题是什么?经常会得到这样一些回答,说学生玩游戏、乱扔垃圾、口出脏话、没有礼貌等等。我觉得这些问题是学校里必然要出现的,不出现我们就集体下岗了。我们正在归总各个年级学生应该出现的问题,把它显性化,让老师们不要大惊小怪。其实,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本身:课堂和作业有没有吸引力,有没有提供各种让学生的潜能得到发现、学生特长得到彰显的平台?

    营造好的生态,我们还要做一件事,就是让基层组织强壮。只考虑学校怎么强大,没用,只有考虑让基层的、离师生最近的组织强壮起来,学校才可持续,才有创造力。

    在十一学校,年级跟学校是一种联盟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他们的权力跟我的权力是不搭界的,我不能侵入他们的“势力范围”。比如说在人事方面,我管的是,确定每一个年级的编制和工资总量的级别,这由校务委员会确定之后,我签字。但是这个年级和全体老师双向选择的时候,他们聘哪个老师,不聘哪个老师,哪个老师什么工资待遇,按照学校章程,校长是没有任何权力干预的,而且不得暗示、影响年级。

    一个组织因为要分工,所以才分层。但是我们分了层级之后,却往往没有相应的配套去分工,处在最高层的管理者什么事都可以管,这会让下属丧失主动性。构建联盟关系的一个要害叫授权,这也是管理的要害,你不会授权就不会管理。授权授什么?一是人事权。我想用谁、想不用谁,要最大限度地给他权力;二是预算。这个年级、这个学科、这个课程组,明年要干什么事,由他们列出预算,如果你在更高层次列预算,基层就感受不到自己的权力。所以,十一学校会用三个月的时间来制定第二年的预算,其实也是在研究明年的工作。

    要营造一个生态,还要有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在校内怎么推进学术智慧的分享,怎么给产生这些知识和智慧的老师以荣耀、版权和报酬,需要机制来推动,这是我们下一步努力的方向。

    现在,我们的学校的确要改变了,但是你首先想的应该是要舍弃哪些。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