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10
  • 话题数 884
  • 回帖数 1280

工作室介绍
郑州中学校长工作室是参照《郑州市中学校长工作室及幼儿园园长工作室建设管理实施意见》的要求开展中学校长专业化成长与优质学校管理的实践研究,旨在培养具有现代管理理念和领导能力的校长队伍,以实现郑州中学“培养世界的中国人”的育人宗旨。

最新回复

初中 - 郑州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普米森林》

    张谦 2017-12-07 16:04
     

     这本书是一个九零后孩子的自然笔记,纪录了她整整一年的山野生活故事,以及关于生活、生命、生态的见闻和思考。

        为了让几近失明的眼睛康复,大二学生米朵跟随她的大舅舅山人住进了山里。他们把大山命名为普米森林。陪伴他们的有狗儿悟空、母鸡咯咯一家七口、母鸡嬷嬷和她的独生子、喜羊羊一家子、庄稼人赵奶奶和房伯伯,还有整个普米森林的鸟兽和昆虫。跟随季节的流转,他们播种、耕地、观察万物的生长变化、享受自然的恩赐,感悟并思考人在自然中的位置,过着一种简单而富足的生活。

        《普米森林》的写作可以往回推5年。大概10年前,米朵的大舅舅米莱(书中称为山人)从一个音乐制作人转变为地球村(国内知名的环保组织)的一员,接着在北京北部山区农村(书中的普米森林)过了5年晴耕雨读的生活。《普米森林》从那时起便开始酝酿。书中女孩米朵的眼睛从失明到康复,伴随着她对土地的亲近、对自然的回归过程,正是现代人内心由“失明”到“真正看见”的必经轨迹。

        舅舅米莱对米朵的情况描述:我的外甥女是90后出生的城市女孩,外表时尚漂亮,内心冷漠空虚。除了花花绿绿的城市,不知道世间还有何物。2009年她的眼睛失明,2010年,我在山里用自然疗法帮她康复。2011年,她决定退学,去云贵、川藏、印度等地游学,喜欢摄影、绘画、写作。现在她是一个平和喜悦、健康开朗、富有爱心的美丽姑娘。

     

    摘抄:

        我们活着是因为我们没有忘记我们凭借什么得以活着,不是计算机,不是金银财宝,不是钞票,也不是超市和繁华的街巷、高楼,而是空气、阳光、水、种子、土地、土地里的昆虫和微生物以及天下的农民兄弟,这才是我们真正的衣食父母。

     

        关于苦难,少有人主动选修的功课,山人说那是幸福的筹码,我能理解,幸福的确不会凭空而来,而是在苦难缓释的过程里应然而生。没有承受饥饿之苦,怎能体会拥有食物时的幸福呢?但我还是觉得没必要去因为执着幸福而寻求苦难。当不可避免地与苦难遭遇,我们能够接受并可以转化时,就真的过上了无比富饶的日子。

     

        对于鸡来说,现在是下蛋的好时节,房伯伯昨天到城里卖鸡蛋,受了刺激,跑过来和我们倾述。“我这是地地道道的笨鸡蛋,十块钱一斤都是贱卖了。跟我一起的还有几个老乡,七块钱一斤,也号称是笨鸡蛋。”房伯伯闲得很憋屈。“你大舅舅知道,俺凭良心,只喂玉米豆。乱七八糟的俺什么也不掺。他们不是掺激蛋宝(一种鸡蛋催产激素)就是到城里拉泔水。俺干不了那样的缺德事。还说是笨鸡蛋!笨鸡能下多少蛋俺不清楚?那是有定数的,天热了不下、冷了不下、未成年不下、老了不下、被麻鹰抓走了也不下,一只鸡一辈子的大好青春最多两年,下二百个蛋就算是英雄母鸡,你算算她的生态成本……”

        房伯伯对生态成本的理解就是活着的全部代价。我说,“你算给我听听?”

        “比方你买一百只小鸡仔,散养着,麻鹰叼、黄鼠狼吃、蛇要咬,还有生病的,最后活下来八十只就是万幸。一只鸡每天吃二两粮食,一辈子就算七百天,总共下二百个蛋,你算算多少钱?我的工钱不要了,鸡圈鸡舍都免费,每斤鸡蛋的成本就是九块多,七块的鸡蛋怎么下得来?明摆着瞎扯淡嘛!谁相信你呢?他们只要便宜的,还要是笨鸡蛋……俺这人笨,做不来。”

        来到普米森林半年多,我每天陶醉在花花草草中,第一次思考房伯伯所说的生态成本,不免沉重了许多。接着我又请房伯伯帮我算了算笨猪的生态成本,还有笨土豆,笨豆角,笨西红柿,笨萝卜白菜的生态成本,我的问问妈妈,城里的菜卖多少钱一斤,我应该从今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虽然早已不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愿不算太晚。

     

        现代人在技术上大大超越了古人,但对生命的认识水平是整体的后退了。技术在给人造福的同时,也带来了相应的麻烦,但人们更愿意陶醉在技术所带来的快乐与便捷之中。

     

        “你知道城里人为什么要用饮水机吗?”

        “是因为对机器的崇拜吗?”

        “不全是,因为人们不敢喝自来水管里的水了。过去的人们都是把自来水烧开灌在暖壶里,现在都喝桶装水……水是生命之源对吗?看看我们的生命之源还有多少呢?过去江河湖泊山溪泉水都是干净的,我们的生命之源可以说无处不在,可是现在呢?我们的生命之源只不过是那个饮水机上面顶着的一个塑料桶了。”

     

    (对于环境污染)我们有什么办法呢?我们需要劝人们回到原始的生活吗?当然不可能,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请人们关心真相,关心电灯点亮背后的真相、水龙头哗哗流淌背后的真相、每一盘食物背后的真相,关心人活着的全部生态代价,否则没人知道电灯还能亮多久、饭还能吃多久、我们还能活多久。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