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6
  • 话题数 1140
  • 回帖数 680

工作室介绍
李京辉校长工作室将致力于中等职业教育重点、难点及热点问题的研究。结合本校工作的特点,以实训基地建设、技能大赛的组织与开展为主线研究课题,同时,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深入开展中职学校课程体系建设、教育“软环境建设”、科学创新的学生评价体系、创意高效课堂、习惯养成及行为铸造等课题的研究,以期带动一批有思路、有学识的领导干部更好地开展教学与科学研究。

最新回复

高教 - 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校长工作室

  • 分享

    我们为什么需要批评?

    顾勇 2015-06-11 10:51

    《那些反智的高考作文题》一发出,读者反馈很热烈。除了大量的点赞之外,也有质疑商榷。其中,关于“批评”的观点,很有意思:


      其一,难道命题组的老师们就不想把题目出好吗,可是众口难调,命题组的老师那么辛苦,却还要承受网络批判,太不公平。


      其二,谁不会批评呢,逞口舌之快罢了,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让你们这些抨击者去出题,你们能保证没人批吗?


      其三,批评有什么用,年年批高考作文,简直成了网络狂欢,也没见它有改变,很无聊。


      看来,关于批评的问题,很值得继续深入讨论。


      为什么需要批评?


      我们来谈谈批评的意义以及应该如何对待批评。


      批评——火力猛一点的批评,可以称为抨击,但绝不是恶毒攻击。举一个例子,指出2015年安徽卷那道“显微镜下看蝴蝶翅膀”的作文题没有常识,再进一步分析,命题人知识结构不完善,没有科学精神,有可能从来没见过显微镜,这便是合理的批评。而假如据此大骂命题人缺心眼儿,那就是人身攻击了。


      批评必须要摆事实讲道理,不可以泼妇骂街,更不该占据智识的制高点,以智力优越感而挖苦讽刺。


      因为,批评不是为了泄愤,套用一句曾经很流行的话来说,这里面不应该有“私人恩怨”。批评是为了创造美好,让错的改正,让假的求真,让丑的爱美,让无力的变强大,让孤单的有信心。凡是见到批评就恼火的人,都是误会了批评者的一片赤诚。


      既然批评不可以泼妇骂街,面对批评,也不该撒泼打滚。也就是说,不可以耍赖。人家批评你,你不服气,那么好,不服来辩。而不是只要面对批评,就回应:“你来做做看!”。这其实就是在耍赖。当然,有时候,围观辩论的人,更热衷于怂恿耍赖。


      “你来做做看!”这是一种非常不合逻辑的反驳攻讦。打个比方,我是中学语文教师,我的本职工作是教书育人,假若学生或家长对我的工作不满,他们批评我,提出各种意见或建议,我却梗着脖子对他们说,你厉害,你来上课吧!你牛叉,孩子领回去自己教吧!我想,是不会有人支持我如此奋勇维权的吧?再比如,城市内涝,雨则成海,市民对城市排水设施不满,向有关部门提出意见,对方如果说,你倒是来建设一下给我们看看呢!我想,十个人得有十个人对这样的反馈表示愤怒。按照如此逻辑,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专门的工作人员,所有事情,必须自给自足。有意见?不许提,自己去做,如果你不会做,做不好,就给我闭嘴!这其实就是蛮不讲理的强盗逻辑。


      面对批评耍赖的,蛮横混不吝,多半是有恃无恐。此中根由,不在本文讨论范畴,按下不表。


      而不那么有势的,会采取另一种柔软的方式,回应批评——撒娇。


      说命题组的老师们太辛苦,闭关命题,苦心孤诣,还要承受这么大的心理压力,还要被这么多人无情地批评,真是太不公平了云云。这种思维,就是在鼓励撒娇。


      如果一个演员,当观众批评她演技差时,她却晒她熬夜的黑眼圈,吊威亚受伤的胳膊,为了符合戏中人物而剪掉了满头长发,不断地在微博上对着粉丝“么么哒”。有些辨别力的粉丝,多半都会粉转路人乃至粉转黑了吧?当然,肯定也会有脑残粉,爱的就是这撒娇的小气息小滋味儿,至于戏演得好还是不好,脑都残了,反正也是看不出来的。


      当然了,高考命题,关系到千家万户,莘莘学子十几年寒窗苦读,绝不是一场戏,可看可不看,好坏都无所谓。关注高考命题质量的万千民众,也绝不是脑残粉。所以,怜香惜玉之温柔,大可不必。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们交流是在分析问题,分析是为了解决问题,是为了促进高考作文命题向良好的方向发展才来谈论这个年年都要谈论的话题的。


      是的,短时期内还没有见到批评的效果,那说明正有继续批评的必要,不是批评没有意义,而是批评得还不够,若因此放弃批评,实为不智。


      为什么需要批评?批评是一个理性公民在行使自己的权利,也是一个有存在感的知识分子在尽自己的职责。(史金霞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