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8
  • 话题数 1596
  • 回帖数 859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回民中学校长工作室是以提高办学效益办人民满意教育为己任,以促进校长专业化成长为目标,参照《郑州市中学校长工作室及幼儿园园长工作室建设管理实施意见》的要求开展小学校长专业化成长与优质学校管理的实践研究,旨在培养具有现代管理理念和领导能力的校长队伍。 <br/><br/><br/>
工作室位于郑州市回民中学校内。现有成员:郑州市回民校长——李玉国为工作室主持人;校长工作室设助理一人,由回中学区副学区长曹素华担任;其余学员分别是:郑州回中副校长夏向阳,郑州四十三中副校长陈红霞,郑州郑开中学校长张常立,郑州十二中副校长史克威,郑州八十五中副校长王继亮,郑州七十三中副校长柴阳侠。

最新回复

高中 - 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佐藤学:那些“很会教”的老师,从今后来看是不合格的

    谭春红 2017-04-26 17:23
     

    佐藤学:那些“很会教”的老师,从今后来看是不合格的

    佐藤学被认为是全球学校教育最有影响力的研究者之一,在他看来,不仅传统的学校需要变革,教师群体也要转型。“如果说19世纪和20世纪的老师都是‘教的专家’,那么21世纪的教师则必须成为‘学习行为的设计者’。”

      “教室中央挂着一块黑板,课桌椅一排排地摆放,每个学生上课都要有课本,老师一个人讲个没完……这种教育模式早在150年前就产生了,主要适应于培养以务农和务工为主的劳动者。而未来社会,纯体力劳动者将是少数,就业结构将发生巨变,教育必须要做出革新和回应了。”227日,日本教育专家、日本学习院大学教授佐藤学受华东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之邀,带来了关于教育的最新研究成果,并接受了提问。

      在佐藤学看来,不仅传统的学校需要变革,教师群体也要转型。“如果说19世纪和20世纪的老师都是‘教的专家’,那么21世纪的教师则必须成为‘学习的专家’。”

    教育改革为何对国家未来这么重要,看看 日本和芬兰

      佐藤学出生于1951年,彼时的日本是一个农业国,大约有一半的人口从事务农。60多年后的今天,日本的农民只占人口的4%,而10年后,这个数字预计是2%

      如果这个数字还不能说明问题,那再来看一个更生动的例子。佐藤学说,很多中国游客到日本旅游,都会赶到秋叶原的电器城,去购买一些日本产的电器产品,但店员拿出来的不少产品,其实产地写的已经不是日本了,而是其他的国家。

      “在当下社会,纯体力劳动者已经急剧减少,而未来则会更少!”佐藤学话锋一转,直接指出正是这一局面带来了日本的教育困境。  

      他认为,虽然日本在本世纪初就预感到了就业市场的结构性变革,即人才开始呈现倒金字塔型,但教育并没及时跟上——日本的教育改革失败了。虽然现在日本确实产出了不少著名的学者,但那都是几十年前的教育成果,当下的日本教育并没能赋予年轻人所期待和需要的能力。

      过去10年,日本的GDP增速几乎为零,劳动者的收入降低了2%;在19-29岁的女性中,很多人跌入了贫困层。此外,还有不少高中生在毕业后只能从事兼职——和全职相比,兼职的收入要少很多。一些大学生在毕业5年内,工作也很不稳定……

      和日本形成鲜明对比,芬兰因适时启动面向未来的教育改革和转型,不仅让年轻人免于失业,且经济竞争力也居于世界榜首。  

      “从时间上看,亚洲国家面向21世纪的教育改革都是从2000年后开始的,确实落后于欧美国家。”佐藤学说。

    21世纪的教师必须是  “学习的专家”

      启动面向未来的教育改革,最重要就是,对“好老师”的定义在变。

      怎样的老师才是出色的?在传统的教学观念里,那些有课堂掌控力,会教书,特别能讲的老师通常是胜任的。

     

      但是,对不起,这些“很会教”的老师其实已经落伍。

      当下最先进的学习理论认为,在未来的学校里,老师最重要的任务不是站在讲台上灌输知识,而是成为学习行为的设计者,并能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及时做出反省,不让每一个孩子掉队。

      “在传统的学校里,我们会发现,有些老师在课堂上不仅讲授的时间很长,说话的声音也很响,而学生则是没有声音的。但未来的学校应该是一个学习共同体,老师和学生在课堂中应该是平等的,相互倾听、一起学习。”佐藤学说,在学习共同体中,和传统的老师将大量精力投入于教材研究、教案和教学技术研习不同,符合未来期待的老师,是要通过各种方法,调集所有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现在已不是考试厉害就能获认可的时代了

      过去30多年来,佐藤学访问了世界上的3500多所学校。昨天在作学术报告时,他饶有兴趣地和大家分享了这些年他在一些学校考察时记录的画面。

      在东京和首尔的一些高中,目前仍有老师站在讲台“满堂灌”而台下学生已经睡成一片的情况。他说,这种“同步授课”的模式之所以会衰败,是因为日韩等亚洲国家的升学竞争实在太过激烈。

      显然,面向考试的学校教育组织形式和真正面向未来社会的教育,完全不同。“必须要认清一个事实,现在已经不是谁考试厉害就能够得到社会认可的时代了。”

      在日本、越南的一些学校,已经开始起步教学改革。在日本的一些小学,全新的教学试验让人耳目一新:两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一年级孩子成为了同桌,他们尽管说着不同的语言,却依靠手语顺利沟通学习……

      佐藤学说:“身处学习共同体中,可以感受到的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关怀、帮助的温暖意向。”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