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8
  • 话题数 1596
  • 回帖数 859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回民中学校长工作室是以提高办学效益办人民满意教育为己任,以促进校长专业化成长为目标,参照《郑州市中学校长工作室及幼儿园园长工作室建设管理实施意见》的要求开展小学校长专业化成长与优质学校管理的实践研究,旨在培养具有现代管理理念和领导能力的校长队伍。 <br/><br/><br/>
工作室位于郑州市回民中学校内。现有成员:郑州市回民校长——李玉国为工作室主持人;校长工作室设助理一人,由回中学区副学区长曹素华担任;其余学员分别是:郑州回中副校长夏向阳,郑州四十三中副校长陈红霞,郑州郑开中学校长张常立,郑州十二中副校长史克威,郑州八十五中副校长王继亮,郑州七十三中副校长柴阳侠。

最新回复

高中 - 郑州市回民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家委会:家长、教师、学生的“三国演义”

    1 谭春红 2017-11-06 10:11

    家校天平难平

      作为广州某重点高中班主任,路鸣这个90后小鲜肉,社交平台玩得很溜,这也是他与家长沟通的利器。

      大多数时候,这不见面的微信群,连起他与家长的情感纽带,也促成了班级很多活动。有段日子,路鸣特别发愁,入场式舞蹈该怎么跳?日常教学缠身的他,没有时间和社会资源去找舞蹈老师,不得已,他想到了向家委会求援。

      路鸣这烫手山芋,家长果然就稳稳接住了。家委会主席秒回他:“包我身上”。找老师、安排时间、协商价格……家委会周到的“一条龙服务”让路鸣几乎没再怎么操心。

      2000元,家委会为孩子们请来舞蹈老师,跳“恰恰舞”。但看着舞蹈老师的专业教导,路鸣却也有一丝隐忧:如果没有家委会介入,孩子们或许可以自己排练,虽然效果或许不如现在,但却可以锻炼组织策划能力。

      或是花钱、或是发动家长的资源,家委会如此为孩子们的活动助力,会造成班级之间的攀比吗?这让路鸣止不住地担心,他实话实说:“如果别的班没有花钱请老师来教,那在评比时,可能就会处于弱势。”

      家委会,给教师和家长之间建起了一道防火墙,很多问题“公开化”,放到台面上讲,反而让对教师的背后非议少了。

      路鸣一度头疼于那些和钱有关的非议。“这个价格合适吗?”“有没有买的必要?”从前,学校统一购买教辅资料时,很多家长都有怨言,中间环节的不透明,让家校双方“隔岸看花”。如今,学校只负责给书目,至于统计购买人数、寻找购买渠道和协商购买价位等一系列和钱打交道的事,都成了家委会的份内事。“我们传达消息也顺畅多了”,和钱脱了瓜葛的路鸣,轻松许多。

      有了家委会分忧,路鸣乐得自在,可家委会强势的一面,又让他心生警惕。做班服,是开学季时让孩子们最为雀跃的事之一。学生们兴致勃勃地设计好图案,一致通过方案:男女装各做一套。眼看就能穿上统一班服了,未料,家长们却在微信群里吵了起来。

      “有家长觉得图案不好看,有家长质疑做两套没有必要,反正吵得是不可开交”,那天晚上,路鸣的手机震动就没停过。

      过分介入班级工作的家委会,给班主任出了难题。面对各执一词的家长,路鸣该如何协调?“这其实是蛮大的考验。”最后,路鸣站在了孩子们这一边,他坚持以学生意愿为主,说服了争论不休的家长们。

      在路鸣看来,家委会的影响力是双刃剑,原本可能只是“一丝火苗”,经过家委会的助燃,也许就成了无法挽回的大火。

      路鸣最为担心的是,有些家长是从孩子口中了解班级教学情况,学生对于老师的评价一旦欠缺客观真实,爱子心切的家长有时就会被“蒙蔽双眼”。

      有些“刺头”家长,让路鸣如坐针毡。“性格火爆的家长想问题比较偏激,也不是很能理解老师工作”,在家委会里“煽风点火”的情况也并不少见。从前可能只是个别人,彼此也联系不紧密,现在有了“组织”,“小火苗聚集起来,容易引发大火”。

      路鸣满怀困惑,几次家委会参与到班级事务的事件,让他不由深思“家委会的权力边界到底在哪里?”他担忧,如果家委会过于强势,把家委会的想法凌驾于学生及班主任之上,既打击学生们自由发挥的动力,也不利于老师带班。

      对于学校与家委会之间的这盏天平,校长有着更深一层的考虑。在广州某重点中学校长陈豪生看来,只有建立起常态性的制度和运行机制,才能让家校间更有效地沟通。“大原则来说,家长还是不应该对学校的事务和教育工作干预太多,应该放手给学校去做。”

      “被同学的爸妈管,感觉怪怪的”

      武汉姑娘宁晨,初高中均就读于区重点。初中时,她对家委会的印象还是温情的,班级中考后的散伙饭、去黄陂云雾山出游,都是这些家长帮忙张罗的,吃吃喝喝,给她留下了那些青涩而又美好的回忆。

      可到了高中,曲风大变。宁晨所在的高中是区内的四所重点高中之一,为了在与对手的“排位赛”中不落下风,校方对学生一直抓得“比较紧”,然而,家长们显得比校方更“急迫”,“家委会都希望学校再紧一点”。

      “我们都觉得他们(家长委员会)很烦。”宁晨的抱怨来自于那些让他们晚自习延时的家长,可这些家长,也有难言苦衷。当时,周一到周五晚上,校方都会安排学生两个小时的晚自习。这制度一直没有变化,直到宁晨高二下学期时,家委会“插了一杠”。

      “将晚自习时间延长一小时。”家委会提出。可教师们不干了,他们都不愿意加班。最后,在家委会建议下,家长们轮流坐班,监督孩子上“晚自习”。

      “被爸妈管就算了,被同学的爸妈管,感觉怪怪的。”宁晨说。

      抱有意见的不只是孩子们,许多“迫于压力”来看班的家长也觉得很尴尬。在这个以火炉著称的城市,被架上火炉的家长们进退为难,他们担心,如果不参与看班,很可能就会被认为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更有甚者,是“火箭班”的家长。“不仅聚集了最好的学生,也聚集了最厉害的家长。”宁晨语带调侃。

      “周日补课!”来自理科“火箭班”家委会的要求,让学校犯了难。教师都不是很情愿给学生们义务补课,但权衡之后,校方还是答应了家委会的要求。“老师周日的补课,明显比较散漫。”宁晨苦笑道,而夹在学校和家委会之间的学生,便只能乖乖听“指示”。

      在宁晨看来,有了学校“官方认证”的家委会,俨然成了和校方平起平坐的“领导”。相比初中,宁晨高中的家委会“更正式”,学校的加持,让家委会成了“风云人物”。宁晨闺蜜的爸爸是家委会主席,“平时大大小小的活动,叔叔也都会去发言”。

      深圳的高中生林卓然,是同学们口中的“太子”,因为他的母亲是学校家委会的主席。“不太喜欢这个称呼,感觉很害羞,不想因为这样变得特殊。”但看到成人礼时母亲在台上发言,卓然心里还是挺骄傲的。

      卓然是班里的班长,不仅工作认真,学习成绩也非常好,经常是班里的第一。他认为这些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的,老师并没有因为他母亲的关系对他有所偏袒。

      “孩子是否能得到关注,最终还是取决于他的个人能力。老师不可能做得很出格,明明这个孩子缺乏组织能力,还让他去当班长,这样对班级工作也是不利的。”深圳某中学的张婷婷老师认为,真正能把家委工作做下去的家长,不会是非常自私的,“家委真的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源,为班级组织活动、协调家校矛盾,只有私心的人很难做到。”

  • 举报 #0
    高攀 2017-11-29 22:27
    是个好的组织,参与学校的日常管理,为学校建言献策,但是不能变了味,学校还是一方净土。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