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18
  • 话题数 3299
  • 回帖数 874

工作室介绍
以“办专业的学校、做专业的校长”为目标,立足学校,创生经验,改革创新,引领时代。紧密围绕办学实践,积极促进工作室成员间的交互共生,共同成长。推动工作室成为校长们共同学习现代教育思想观念和管理理论的学习班,成为全体工作室成员交流办学治校新思想、新思路、新举措的论坛,成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推进教育教学改革的试验田。助力工作室成员成为教育教学改革的先锋队,成为郑州市教育教学的领跑者,成为河南省教育亮丽的名片,成为教育交互共生的共同体,为“美好教育”事业增光添彩。

最新回复

高中 - 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为什么要从知识评价转向素养评价

    2 韩松 2021-02-15 17:12

    教育评价旨在真实地反映并促进儿童的学习与成长,在学校教育实践中占据中心地位。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的《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清晰地指明了改革的大方向和面临的一系列挑战性课题。本文从剖析“分数主义”的本质入手,梳理若干教育评价改革的基本认识问题。

    如何看待“分数主义”

    考试、分数、排行榜,“分数主义”甚嚣尘上——这是我国教育界久治不愈的顽疾。

    何谓“分数主义”?国际教育界的界定是:“基于碎片化知识的记忆与再现的纸笔测验得分的数值所显示的结果,来判断学生的一切(学力、业绩、能力倾向乃至人的价值)的一种思维方式。”

    围绕“分数主义”的是非功过,历来存在两种对立的说辞。革新派主张,人的价值是不能用分数来测量的,这是“分数主义”弊病的核心所在。维护派认为,“分数主义”使得莘莘学子不问出身门第,只要凭借个人的努力,就能决定未来的前程。唯有基于分数的评价才是公平公正的。

    两种说辞,各有各的道理。按照革新派的主张,单凭分数不能预测人的潜在能力,人的个性特征是难以用分数来表达的,技能部分也难用分数来测定。基于分数的等级化,无异于把人硬生生地分成三六九等。按照维护派的说辞,近代以来学校教育的进步就在于不分贫富与阶层,消除基于身份的歧视,任何人只要努力或者有能力,就能获得社会升迁,求得更高的社会地位,而保障这一点的,正是基于分数的评价,无视这一点,就谈不上公平公正。

    似乎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里需要缜密思量的是,革新派主张废弃百分制而改用等级制能否说是一种进步呢?比如采用优中差,表面看来好像是质性评价,实质上同量化评价如出一辙,不过以比率尺度或以顺序尺度来衡量而已,都是量化评价的思维方式。因此,即便革新派意识到“人是不能用数值来测量的”,哪怕笼统地度量,也仍然是某种程度的量化测评,所以革新派的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维护派所持的理由实际上也是不充分的。对家庭环境不良的儿童而言,是难以单凭个人的努力得以改进的。无视这种家庭落差——包括经济落差、文化落差、动机落差的事实,就难以真正保障公平公正。

    量化地测评“人”这一事实本身无可非议,因为量化测评确实可以体现公平公正。换言之,“分数主义”的弊端不在于量化与否。那么,这就意味着一系列疑团的叩问:所谓分数到底意味着什么?量化测评能否正确地衡量整体的人?在中小学教育现场应当实施怎样的教育评价?在中考、高考中究竟应当评价什么?

    素养评价比知识评价更重要

    就结论而言,以客观数据为外衣的“分数主义”没有反映出被评价对象的真实面貌。把难以测评却最能体现人性本质的部分弃之不顾,只求再现碎片化知识,并借此来评价整体的人,这种思维方式显然是错误的。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麦克兰德(D.C.McClelland)关于动机作用的研究,是揭穿“分数主义”本性的一个适例。麦克兰德列举了大量证据,论证了传统考试、学校成绩与资格证明并不能预测一个人的学科知识、职务业绩与人生成功,明确指出测评“素养”比“知识”更重要。

    什么才是预测人们日后工作业绩的要素呢?根据他的研究:第一,应对不同文化的人际感受性——倾听不同文化的人们的话语及其蕴含的真意,预测他们会如何应对的能力。第二,拥有对他人的前倾期待——认识包括敌对的人在内的所有他人的基本尊严与价值的强烈信念。第三,敏锐地察觉社会背景的能力——在这种沟通中,能够迅捷地察知谁影响谁,每个人的立场、观点是怎样的。第一个要素是超越了语言运用能力的高度沟通能力,第二个要素是贯穿了伦理观、宽容心乃至信念的意愿与自我控制能力,第三个要素也是一种高度的社会技能。

    然而,上述三个要素并未列入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目标之中,没有占据核心地位,却是左右每个人工作状态的核心要素。因此,麦克兰德提议,能够高质量地解决现实问题所必需的要素,可以谓之“核心素养”。知识也囊括其中,不过,具有更大影响的是“情感与意志的自我调节能力”,这些素养与能力在今天被统称为“社会情感能力”。

    麦克兰德的这个发现,对当今世界各国的人才选拔与管理,以及人才培养机构的课程与评价产生了莫大的影响。该发现包含三层意义:其一,揭示了纸笔测验成绩不能充分预测在未来能否获得成功。在学习的过程中,要让学习者经历复杂的思考与高度的判断。其二,表明了主观能动性与情感的自控能力、社会技能等非认知能力对于解决现实问题至关重要。其三,提示了改革学校教育的学力目标与教育评价的方向——培育学习者成为出色的思考者而非记忆者,唯一的出路就是走向素质教育。

    从知识评价转向素养评价

    无论是教育性评价——学校现场的教育评价,还是选拔性评价——升学考试制度,均应注重素养评价。从知识评价转向素养评价绝不是否定知识,但“成绩”不等于“成长”。

    20年来的新课程改革所倡导的“真实性评价”,是一种旨在把教育评价作为更人性化的创造性活动来重建的新范式,其意义在于:第一,寻求评价的境脉与学力的质。以纸笔测验为中心的评价往往测验容易看得见的成果,而在“真实性学习”中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无定型化解法。学习者要思考哪些知识有助于解决问题,同他人协作,投身问题情境,展开真诚对话。第二,长跨度的评价认知与非认知能力。必须从长期、跨越单元与学科的视野展开,比如在每一个重要单元布置表现性课题,以学期或学年为单位来评价。第三,“真实性评价”是教学创造的催化剂。通过设定基于课程标准又超越课程标准的反馈机制,激发学习者的责任感和探究精神。

    可以说,学校现场的评价改革是牵涉整个评价体制的基础性一步。不跨出这一步,哪怕再好的中高考改革文本,也是一纸空文。

    升学考试制度的改革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稳步推进。一方面,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难以完全预测一个人将来的能力;另一方面,学历能够发挥社会甄别的功能也是事实。如何改变这一现象,实现公平公正的评价?凭借划一的标准答案、评分标准来实施的统考,表面看来公平公正,但其实有诸多干扰因素。

    所谓公正,应多元地评价考生的多元能力。所以,我们需要探讨的课题,恐怕不是凭借划一的统考制度来保障选拔考生的公平性,而是如何确立起洞察每一个考生的背景、最大限度发挥各自潜能的机会均等这一意义上的公正性。换言之,不是凭借考分这一无视人格、个性的数据来保障公平公正,而是通过发现、发挥每一个考生潜能的机会均等来求得公平公正。围绕考试改革的一个基本思路,即从知识评价转向素养评价,是毋庸置疑的。

    教育评价制度改革的一个关键词,是“真实性评价”中强调的真实性概念。就真实性而言,指可信赖性、可迁移性、可持续性。培育核心素养,重要的不是记忆与再现,而是探究与解决现实世界的真实性课题。正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所强调的,“儿童要收获人生的成功并为社会进步作出贡献,就须求得认知能力与非认知能力的均衡发展”,这是培育新时代的思考者与探究者所需要的。《总体方案》引领着我们以更雄健的步伐,行走在新时代评价改革的大道上。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名誉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作者:钟启泉

    《中国教育报》2021年02月10日第3版 版名:校长周刊

  • 举报 #0
    曹恒阁 2021-02-28 09:06
    儿童要收获人生的成功并为社会进步作出贡献,就须求得认知能力与非认知能力的均衡发展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