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名称: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7
  • 话题数 836
  • 回帖数 914

工作室介绍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在第二周期(2015—2017)建设实践工作中,通过课题研究、专题研讨、读书活动、合作交流、考察学习等形式,对学校管理干部的专业成长起了特殊的孵化作用。在顺利完成第二周期的各项工作之后,2019年我们总结经验再出发,成功申报了第三周期郑州市校长工作室。<br/><br/>
在金水区教体局的参与下从我区中学副校长中遴选出5位副校长参加本周期校长工作室。分别是:金水区第一中学副书记李连忠,郑州市第七十一中学副校长曹军,郑州市第七十六中学副校长孙晓军,郑州龙门实验学校副校长刘忠和郑州丽水外国语学校副校长袁惠玲。<br/><br/>
这一周期,工作室制定了新的工作目标,推进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以新课程理念和现代教育学为指导,以促进校长专业化发展为目标,充分发挥名校长的引领作用和工作室成员间的团结合作,借助工作室学习交流研讨的平台,集合校长工作室团队的智慧,开展学校特色化管理的研究,提升工作室成员的办学能力和促进学校的可持续发展,努力提升全体工作室成员所在学校的管理效益和育人质量。

最新回复

初中 -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品德得零分,这个裁量权有点大

    1 孙晓军 2020-02-25 10:30
     6月17日,一篇名为《西安小升初“面谈”开始裸奔?铁一中滨河学校说我娃“品德修养”0分》的文章刷屏。文章作者自称小升初学生的家长,其孩子在参加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小升初面谈时,品德修养一项得了零分。(6月18日 澎湃新闻)
     
      对于学生而言,零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该项测试中学生的回答被完全否定,没有可取之处。这也难怪,学生和家长都难以接受,就连网友们也觉得不可思议。
     
      诚如该校所发布的说明,“分值只是对学生现场答题情况的评价,与学生日常品德修养行为表现无关”。那么,既然是面谈答题,主观性就会相当的强,3个评委都打成零分的机率应该比较少见,然而这一切都发生了,尽管显得不可思议。这种情况下,人们似乎有理由质疑,这样的面谈打分究竟有没有科学的标准?作为打分人,三个评委究竟有多大的自由裁量权?作为民办学校,在小升初的问题上,教育主管部门是否给予他们的裁量权是否有点大?
     
      所有招生测试,都必须在一定规则下进行,都必须在确保的公平前提进行。当下,小升初之所以成为热点,固然和家长们有增无减的教育焦虑有一定关系,然而,这当中也不乏一些学校借机炒作。尤其是一些学校故意在测试问题上搞得神神秘秘,模糊标准,让学生和家长忙于备考。比如面试打分,该怎么打分,打分的标准是什么,什么时候给分,什么时候减分,评委的裁量权究竟有多大,公平性如何保证等等,问题不一而足。
     
      在小升初问题上,很多地方严禁公办学校进行面试等各种类型的考试,实行划片招生,以确保义务教育的公平性、均衡性、普惠性。作为民办学校拥有一定的招生自主权无可厚非。问题是,民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的界限在哪里,是不是民办学校就可以随意进行面试,甚至进行掐尖招生。如果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不能被平等对待,何谈办学主体的公平性?如果民办学校自主招生的权限过大,裁量权的空间过大,就有可能破坏招生的公平性,破坏义务教育的均衡性、普惠性。
     
      品德得零分的事件,正是小升初乱象的折射。当一个学校拥有过大的招生自主权,当其裁量权边界不够清晰的时候,当教育监管还在松懈的时候,乱象就会接二连三的发
  • 举报 #0
    李连忠 2020-02-26 15:50
    观点很独特,看问题很透彻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