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第十八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第十八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第十八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8
  • 话题数 1672
  • 回帖数 338

工作室介绍
    根据郑教明电【2018】750号《郑州市教育局关于实施郑州市校长工作室第三周期建设的通知》的文件精神,我们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为统领,结合学校自身实际,成立“段亚萍校长工作室”。工作室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以促进校长成为教育家型校长和优秀骨干校长为目标,充分发挥名校长的引领作用和工作室成员间的团结合作,为把郑州教育建设成为“全国区域性教育中心”的宏伟目标而努力。
      本工作室旨在搭建工作室成员之间相互学习、相互交流、共同探讨、共同研究、共同发展的平台,通过专家引领、理论学习、办学实践、课题研究、理念提炼来提升校长的办学水平和能力。同时,工作室成员以共同研究学校常规管理为基础,以共同研究学校队伍建设为根本,以共同研究学校教育科研为主线,以共同研究学校特色提升为目标,以共同研究学校文化发展为灵魂,来努力提高成员学校的办学质量,实现成员学校的内生式发展,构建郑州教育的“丛林”样态。
      本工作室成员围绕学校实际和个人特长,就领导班子建设、教师队伍建设、学校定位与品牌创建及个人办学理念、教育教学管理水平、生涯规划教育能力建设等方面进行构思,制定个人三年发展规划。力争在三年时间内促进工作室部分成员成为在本地区有一定影响力的教育家型校长,使工作室成员都能成为富有全面管理能力的优秀骨干校长。
    

最新回复

高中 - 郑州市第十八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新疆干部勾结境外恐怖分子 妄想"建国"当"领导人"

    段亚萍 2021-04-03 12:11

    4月2日,由中国国际电视合(CGTN)拍摄制作的第四部新疆反恐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正式发布。其中,“来自内部的敌人”片段以新疆自治区政法委原副书记希尔扎提•巴吾东的犯罪事实为主线,揭露了长期潜伏在我内部的“两面人”典型案例,着重说明境外恐怖组织对我有关人员进行拉拢渗透,以及一小撮“两面人”与境外恐怖势力勾结,妄图从内部破坏我反恐、去极端化工作的事实。

      希尔扎提•巴吾东 本文图片均为视频截图

      曾因受伤获得“反恐英雄”称号

      希尔扎提•巴吾东,1966年6月生1988年7月参加工作,1994年5月入党。曾任墨玉县公安局局长、自治区司法厅副厅长、乌鲁木齐市统战部部长、自治区司法厅厅长,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等职务,2019年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希尔扎提•巴吾东在1988年毕业后到自治区警校任教,可他申请调回出生地和田,他的野心在那时就已初露头角。

      “老牌的分裂分子大肆传播民族分裂和宗教极端思想,助推这种思潮的蔓延渗透,所以当时考虑回去,在这方面看看自己能够发挥哪些作用。” 希尔扎提•巴吾东在纪录片中如此解释他当初主动回到和田地区的原因。

      在一次恐怖组织抓捕行动中,希尔扎提•巴吾东因受伤而获得“反恐英雄”称号,并于2001年被提拔为墨玉县公安局局长。

      希尔扎提•巴吾东称,有了职务,有了这个平台就想一直在探索思考所谓的“有自己国家”的梦。对一些宗教极端思想的头面人物开始主动接触。他选择了阿布拉江•巴克尔。

      阿布拉江•巴克尔是墨玉县大清真寺原哈提甫、墨玉县伊斯兰教协会原会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原委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原委员。

      在担任墨玉县大清真寺哈提甫时,他就利用讲经台宣扬宗教极端思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歪曲真正的伊斯兰教义。

      希尔扎提•巴吾东称,阿布拉江说的话,他讲的一些理念,都是有宗教极端思想的内容,在这些方面很多情况他是知道的。他利用阿布拉江,通过阿布拉江来让信教群众为他所用。

      和田地区墨玉县大清真寺哈提甫麦麦提•麦麦提敏回忆说,阿布拉江•巴克尔当时是清真寺的哈提甫,他利用讲经台,宣扬宗教极端思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歪曲真正的伊斯兰教义。

      在他小时候,墨玉县宗教极端思想非常浓厚,不让跳舞、葬礼上不能哭、国家盖的房子不能住,身份证和人民币都不能使用。一些讲经人员还让群众把孩子们送到地下讲经点学经,给孩子宣扬宗教极端思想,好多年轻人走上了犯罪道路。

      勾结境外分裂势力,妄想“建国”后成为“领导人”

      2003年,阿布拉江•巴克尔向希尔扎提引荐了塔依尔•阿巴斯。

      塔依尔是境外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即“东伊运”)骨干成员,与“东伊运”埃及分支有联系。

      2002年,联合国将“东伊运”(ETIM)列为恐怖主义组织;2004年,“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更名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

      “他(塔依尔•阿巴斯)在那儿主要从事导游,和当地有个叫‘东伊运’埃及分支的,和他们有联系,想着有维吾尔族自己的‘国家’。” 希尔扎提•巴吾东在镜头前对自己当时的想法表示“愚蠢,糊涂”。

      实现了与境外分裂势力的勾连后,希尔扎提•巴吾东逐步采取行动。

      他在墨玉县扶持阿不利米提•阿巴拜克和阿不都艾海提•阿巴拜克两兄弟,为“东伊运”组织送钱送人。

      2013年“东伊运”组织了一个会议,号召维吾尔族学生参加“圣战”培训班,还要派一部分人参加IS组织,让他们在战争中熏陶、训练,以成为未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组织的接班人。

      警方调查显示,有60余名14-18岁的维吾尔族青少年,被阿不利米提•阿巴拜克和阿布都艾海提•阿巴拜克输送至境外,有的已参加“伊斯兰国”组织,有的则秘密潜回国内。

      阿不都艾海提•阿巴拜克称,“将来新疆要是被‘解放’了,把希尔扎提推为‘东突厥斯坦’的领导人。”

      希尔扎提•巴吾东称,“推选我成了‘东伊运’新疆的负责人,‘建国’后还要成‘领导人’。我很激动,很高兴,我糊涂!”


          2015年,希尔扎提•巴吾东出境参加公务活动期间,两次秘密与“东伊运”组织骨干见面,并透露新疆反恐相关情报信息。

      他在镜头前忏悔:“我自认为我的很多做法也是比较隐蔽,而且城府很深,很多做法不容易发现。但是梦总是会要醒的。”

      希尔扎提•巴吾东依法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