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巩义市第二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巩义市第二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巩义市第二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8
  • 话题数 186
  • 回帖数 102

工作室介绍
巩义市第二高级中学创建于1951年,是一所底蕴丰厚、享誉省内外的历史名校。1960年学校高考成绩名列河南第一、全国第六,被评为“全国教育工作先进单位”,师生代表出席国务院召开的“群英会”,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邓小平副总理为学校题词“教育之花”。 1961年被河南省教育厅命名为省重点中学;1981年10月被河南省教育厅评定为首批办好的省重点中学。
      为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社会效益最大化,2002年5月,巩义市委、市政府在市科技园区投资1.26亿元,兴建巩义二中新校址;2003年8月,新校址一期工程顺利竣工,学校实现整体搬迁。2005年学校被评估认定为河南省首批示范性高中。
       巩义市第二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以“资源共享、活动共商、携手共进、共谋发展”为共同愿景,与全体成员共同研究管理策略,发现教育规律,创建学校品牌,让工作室成为校长学习成长的资源库、交流分享的平台和助力校长提升的孵化器。

最新回复

高中 - 巩义市第二高级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我与二中

    王秋萍 2019-05-30 10:56
    1986年的夏天,是我们回郭镇柏漫学校值得骄傲的一个夏天,初中毕业班考上巩县二中9人!其中三名复读生,六名应届生。这是母校取得的前所未有的好成绩,其实也是以后没有过的。我们这一届,从小学高年级到初中,老师不乏中师毕业生,而且个个敬业实干,成绩的取得是师生共同努力的结果。
    我就是应届毕业的一个。1986年8月15日报到,走进这个全巩县初中学子向往的学堂。巩县二中是中原名校,曾经创造百分之百的升学率,有人说,进了二中,就等于进了上大学的保险箱了。二中每年招收六个班,每班定额44人,全县的考生上万人,可见竞争何等激烈!初三刚开学,我们回郭镇教育组给全体初三学生开了报告会,请二中毕业的省文科状元、北大学子李茂龙给我们做报告。他对二中和北大的介绍,更激发了我们对二中、对大学的向往。终于走进这所向往已久的高中,内心充满自豪!威严的校门,高耸的钟楼,宽敞漂亮的校园,高大整齐的行道树,标准的400米跑道,一列四栋古朴的宿舍楼、月亮门,以及宽敞的餐厅,齐全的实验器材,体育课上统一的运动衣……对于从没有住校经历的我,一切都是新奇的。我分在六班,班主任兼政治是贺居徐老师,高一的任课教师,语文魏竹芬老师,代数邵德润老师,几何张六振老师,英语申华荣老师,化学路之木老师,物理张继栓老师,其他老师印象不深。除了申老师刚大学毕业,与学生打成一片,其他各科老师都是中年以上,经验丰富,风格各异,令人敬畏。贺老师治学严谨,管理班级也很严格。魏老师讲课生动,循循善诱。记得升入高中第一篇作文,写“我们的校园”,老师选了几篇作文要在班上读,其中就有我,中午,魏老师把我们几个叫到办公室,认真指导我们朗读。邵老师六十岁左右,个子不高,头发花白,最喜欢打乒乓球,他教三个班代数,课上底气很足,上完课往往气喘吁吁,后来我们才知道,邵老师代数教得好,在整个开封地区都有名气,人称“邵三角”。几何老师风趣幽默,课堂上表情丰富,动作夸张,引来笑声不断。化学路老师中等身材,面色红润,鼻子又大又红。他对学生和蔼可亲,我的收音机坏了,两次都是路老师找实验室老师帮我修好;每次化学测试,校园碰到路老师问分数,他都能说得八九不离十。物理老师后来成了班长白炎武的岳父,当年他讲课举重若轻,高深难懂的题目在他那儿简直小菜一碟,总能帮你轻松化解。我的高中生活就在这样一群老师的陪伴下开始了。
    高一的生活丰富多彩,充实有趣,远没有传说中坐折板凳的苦。早晨五点二十分,起床的哨声响了,我们飞快地穿戴整齐,奔向操场,汇入跑步的人群。15分钟跑下来,大汗淋漓,接下来是洗漱时间,很快,我们走进教室,开始早读。早饭一般是七点钟。碗筷就放在教室里,下课铃一响,大家拿起餐具到餐厅排队打饭。高中三年,一日三餐几乎都是馍菜汤,馍自然不再有孙少平的黄馍黑馍,菜却简单得很,白菜萝卜豆芽为主,偶尔有豆腐;汤,有白面汤和玉米糁。有时,我们站在餐厅外的报栏前,边吃饭边看报;更多的时候在寝室床上铺一张报纸当餐桌,边吃边聊。男同学则大多蹲在地上吃饭——餐厅兼着礼堂的功能,里面是没有餐桌的。我不知道青春的身体怎么就靠这样的饭菜支撑下来,但确实就这样过来了。下午三节课后的活动时间,我们去操场打排球或者看男同学打篮球,或者就绕着操场散步。晚自习,九点半熄灯,鲜有同学点着蜡烛继续在教室学习,因为值班老师要一个班一个班“清场”。回到寝室的我们,也有馋的时候,这时就有一位同学跑腿,到小卖部买一毛钱一块的米糕,十公分见方的一块,一屋十个女孩子坐在床边沙沙地吃着,说笑着,然后安静地睡去。周末回家,大家饱餐一通,还要带上咸菜丝、辣椒酱、泡菜等——食堂那么简单的炒菜也不是人人吃得起的。我们寝室的郝红霞,经常带来自制的西瓜酱,热腾腾的馒头掰开夹上酱,简直就是无上的美味了。冬天,寝室太冷了,我们就两两组合,钻一个被窝,把两床被子搭在身上。深厚的友情就在这样简朴的集体生活中建立起来了。
    高一,我们曾经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康百万庄园,也曾在周末三五成群去河堤上做柳笛、折桃花。记得有一天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来到学校,在礼堂讲她的经历,还给全校师生表演……印象最深的就是军训了。整整一年的周五下午是我们的军训时间,统一的军服、军帽、宽腰带,雷打不动的训练,齐步走,正步走,跨立,下蹲……有一次练习正步走分解动作,天突然变了,狂风呼啸,大雨倾盆,雨水渗过帽子,顺着脸往下流,但教官就是不让停下来。最后,大家都豁出去了,在雨中,任凭大雨浇着,没有一个人说话捣乱,练得越来越好。当结束的哨声响起,我们马上踩着水,嘻嘻哈哈跑回宿舍。下学期我们开始拿到了枪,练习拆卸步枪、装卸刺刀、瞄准、冲刺、投掷手榴弹,操场边垒起了20多公分高的防御工事,匍匐前进后的我们都是一身的土。带上防毒面罩,一个个都像长着长鼻子的猪八戒……转眼到了六月,打靶的时间到了,这是验收我们军训成果的时候。几辆军用卡车把我们拉到了曾经作为刑场的石河道。我们一队六人趴在工事后,枪架在上面,每个同学旁边都有一名部队教官,哨声响起,我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强大的后挫力抵得肩膀发疼,但忍着,一发一发打完了,六发38环,远处的同学报靶,勉强及格!直到走出校门,我才知道,这样的军训不但在中学几乎没有,就是大学也少见!感谢我的母校,我的教官们!
    高二,要分科了。我曾经想去文科班,在班主任贺老师的干预下,留在了六班。老师也调整了,语文老师叫刘仰学,40多岁;几何老师是周尚卿老师,听说毕业于南开大学,很让我们敬仰。做为语文课代表,刘老师给我的印象尤为深刻。那时学校成立了不少兴趣小组,学生自愿报名参加,有专门的老师,专门的教室。第一次上课,我选了刘老师的作文辅导。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连我在内只有三个同学参加!上课铃响了,刘老师走进来,掩饰不住的失望,又等了两三分钟,刘老师跨上讲台开始上课了,他认真地颤抖着声音讲着作文的起承转合,讲着议论文的章法结构,讲着自己创造小说《铜钱刀》的思路,黑板上是满满的板书,眼里是盈着的满眼泪!我们三个坐在下面,替老师不平!为什么不报语文老师的课?两个班100余名学生呢!也许是理科生重理轻文的思想吧,但那时,我却对我的老师充满了愧疚。作文辅导课有没有继续上下去,我已经不记得了,但三个人的课堂,老师一丝不苟地教学,让我至今难忘!我敬爱的刘老师,退休三四年在郑州街头遭遇车祸身亡,但他敬业爱生,坚持为三个学生上课的那一幕将永远影响着我!
    终于到了高三。一周一部的大部头小说不再看了,紧张、焦虑的气氛慢慢弥漫开来。频繁地考试、排名无形中加剧了紧张情绪。晚上回到寝室,大部分同学要点着蜡烛再看会书。一周一次的返家变成两周甚至三周一次,周日的教室,一早就有人在学习。下雪的早晨,没有了催促的哨声,操场上依然是飞奔的身影。踩着吱吱作响的积雪,我们奋力奔跑,呼出的热气和蒸腾的汗气像雾一样在眼前弥漫。晨练后的我们神清气爽,迅速投入一天紧张的学习之中。语文老师康若望老师走进教室辅导早读。康老师当年50岁左右,但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步履蹒跚,看上去就像60岁光景。康老师的语文课绝不照本宣科,有的课文甚至一字不讲,只让我们看看;有的文章,他却要花费几节课认真讲解。他的课很有趣。记得讲姜夔的《扬州慢》,康老师拿起教鞭,在讲桌边轻轻地敲着节奏,轻吟浅唱,将这首曲子用他独有的清音吟唱出来。他还给我们讲时事,读报刊上的好文章,鼓励我们发表看法。我的作文深得康老师赏识,几乎篇篇作为范文在班上朗读,大大激发了我对文学的爱好。英语老师王淑霞也很受学生爱戴。王老师留齐耳短发,穿一件浅蓝色外罩,很端庄典雅。她对待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从不大声呵斥学生,总是轻声细语,让人敬爱。她常在课间和我们谈心,鼓励我们;看到有的同学学英语没信心,上课打瞌睡,老师总是走过去轻轻的拍拍头,叮嘱几句。数学老师鲁松森老师个子不高,黑黑的脸,带一副黑框眼镜,上课激情四射,声如洪钟。高考前的一节数学课,一只蟋蟀钻进了老师的衬衣里,在背上爬来爬去,同学们在下面嘀嘀咕咕,指指戳戳。我不相信老师毫无感觉,但他什么都没做,就在那儿讲着,任凭蟋蟀在背上爬着,汗水使衬衣紧贴在背上。突然感觉教室静得出奇,大家表情凝重,都那么认真,老师就这样用自己的行动教育了我们。
    临近毕业,平时几乎不说一句话的男女同学,课间也能坐在一起聊聊天,互送照片,互写留言,三年同窗,这一别各奔东西,不知何时才能重相见!大家互道珍重,同学情空前浓厚!
    高考结束,我所在的86(6)班成绩斐然,47名毕业生,考上大学30多人,我成绩不佳,被南阳师专录取。开学后大约一个月,有位同学交我一封信,说是在传达室找到的,漫不经心地看时,吃了一惊,信封上,“南阳师专孙月巧收”赫然是康老师清瘦疏朗的字!老师不知道我读什么专业,竟然还写信安慰我!信中,康老师说,知道你高考失利,不愿和老师联系,其实师范有什么不好,读师范并不代表没有出息,毛主席不就是师范毕业吗……我流着泪看完,想到老师对我的期望和关爱,久久不能自已。之后给老师通了几封信,毕业后终因自觉无所成就而无颜面对老师,断了联系。直到2006年,从一个同学口中得知老师退休住在龙尾村,腿疾严重已经不能自由行走,抑制不住对老师的感激之情,登门看望,至此每年中秋或春节,拜望老师已成习惯。年近80岁的康老师,依然思维敏捷,他关心时事,抨击时弊慷慨激昂,每天坚持写日记,还出版了好几本书。他对杜诗很有研究,退休后还常被二中聘去给学生讲杜甫的诗,他是高中阶段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位老师,是我的恩师。
    我们这个班,同学团结友爱,尊敬师长。毕业后多次聚会,2009年毕业20年的聚会规模最大,到会同学四十多人。成立了筹委会,邀请了数位老师参加午宴,给老师赠送礼品,并拍照留念,制作纪念册。有的同学是毕业后首次相见,真有兄弟姐妹般的感情。谈起我们的高中生活,大家都为曾是二中学子而自豪。二中给我们的,除了知识,还有脚踏实地的干劲,拼搏奋斗的精神,严谨朴实的作风,勇争一流的决心。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有一群勤劳务实充满爱心和责任感的家长,领着一群朝气蓬勃、奋发努力的孩子,在知识园地里辛勤耕耘、收获,使青春的生命得到最灿烂的绽放。
    我大学毕业后也当了中学老师,回想自己的求学经历,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从踏入小学到大学毕业,遇到了许多良师,特别是在巩县二中,一个个老师朴素敬业,有学者的风范,不计名利,倾心投入,培育出一批又一批英才。我深深感觉老师责任之重大,使命之光荣,也总是严格要求自己,以学生发展为本,爱岗敬业,精修业务,不随波逐流,坚守自己的本心,怀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对待学生。受康老师影响,我读了很多书,终于从教语文,成了深受学生爱戴的语文老师。
    我一直关注着二中,我的母校。每年开学季去回郭镇,路过二中门口,总要停下车,看一看二中的录取榜。北大、清华年年都有,人大、浙大、哈工大等一流大学长长的一串,我为母校的成绩由衷地自豪!我的子侄辈,有四人从这里毕业,考入理想的大学,她是人才的摇篮,必将有一代又一代巩义人从这里起航,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感谢二中,感谢陪伴我们走过最美青春年华的老师们!
                           八六(6)班 孙月巧
                              2018年4月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