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荥阳市第三幼儿园园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荥阳市第三幼儿园园长工作室名称:荥阳市第三幼儿园园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100
  • 回帖数 353

工作室介绍
荥阳市第三幼儿园赵彩霞园长工作室,成立于2019年1月份。工作室主持人赵彩霞,女,汉族,1971年2月出生,大学本科学历,中小学高级教师,现任河南省荥阳市第三幼儿园园长。1989年8月参加工作。先后在小学、中学、荥阳市教体局、荥阳市第一幼儿园、荥阳市第三幼儿园工作。先后荣获河南省先进教育工作者、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河南省中小学幼儿园教师教育专家、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郑州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人民政府表彰专业技术拔尖人才、荥阳市校本课程建设优秀校长、荥阳市优秀校长等。主持省、市级课题研究20余项,专著《幼儿园象棋教育》获河南省社科成果二等奖,撰写20多篇论文先后获省市奖励,其中5篇论文被教育核心期刊刊登。成员1:蔡春丽,女,出生于1972年2月29日,中共党员,本科学历,中小学高级教师,现任荥阳市第三幼儿园业务园长。从教29年来,忠诚党的教育事业,扎根在幼教第一线,先后被评为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郑州市师德先进个人、郑州市文明教师、郑州市幼教先进个人、荥阳市优秀教师、荥阳市名教师、荥阳市优秀班主任、荥阳市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所执教的优质课和观摩课多次荣获郑州市、荥阳市奖项,所撰写的成果、论文二十余篇,分别荣获河南省、郑州市、荥阳市一、二等奖。成员2:柴利平,女,出生于1978年10月,中共党员,本科学历,中小学一级教师,毕业于郑州幼儿师范学校。2013年10月任荥阳市第二幼儿园副园长职务,2018年8月任副书记职务。近年来曾被评为“荥阳市优秀教师”“郑州市优秀教师”“郑州市师德先进个人”“郑州市家访先进个人”;获得“郑州市骨干教师”荣誉称号;多次参与郑州市重点课题和一般课题的研究,并按时结项取得郑州市教科研成果一等奖、二等奖。成员3:樊丽娜,女,生于1979年4月,中共党员,中小学一级教师。 2013年8月任荥阳市乔楼镇第二幼儿园副园长职务,2018年8月任乔楼镇第二幼儿园园长职务。近年来曾被评为“郑州市师德先进个人”“郑州市优秀青年教师”“荥阳市教育教学先进个人”“荥阳市优秀教师”“荥阳名师”;获得“河南省骨干教师”荣誉称号;多次参与荥阳市、郑州市一般课题的研究,并按时结项取得荥阳市教科研成果一等奖、郑州市教科研成果二等奖。成员4:任俊锋,1999年毕业于郑州幼儿师范学校,学前教育本科学历,郑州市幼儿园骨干教师,2008年至今任荥阳市第三小学幼儿园业务园长。曾被评为市优秀教师、市幼教先进工作者等,多次荣获市优质课一等奖,分别于2012年、2016年、2018年在郑州市级业务园长教学研讨活动中做专题经验交流并获郑州市一等奖。近年来,多次主持参与省市级重点课题及一般课题的研究工作, 分获河南省级二等奖、郑州市级一等奖等荣誉。成员5:关景,1976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荥阳市第一幼儿园副园长,分管安全卫生保健工作。历来年,曾获荥阳市“优秀教师”、“双关爱”家庭教育工作者、“优秀工会工作者”等荣誉称号,曾获荥阳市优质课评比一等奖,所撰写的十余篇论文分别获省市级一、二、三等奖。2017年6月所负责的课题《小班幼儿进餐行为评价的实践研究》荣获郑州市二等奖,2017年2月被郑州市教育局评为郑州市教育系统平安校园建设先进个人。2018年被荥阳市教体育局评为荥阳市教育系统平安校园建设先进个人。成员6:宋慧娟,女,1998年毕业于郑州幼儿师范学校,本科学历,中共党员,中小学一级职称。现任荥阳市豫龙镇公立幼儿园业务园长。自参加工作以来,在教学工作中严谨执教,钻研教材;在业务上,帮助青年教师专业成长,精心指导,促使青年教师业务水平迅速提高。先后荣获“郑州市优秀教师”、“郑州市优秀班主任”、“河南省骨干教师”、郑州市级骨干教师”、“师德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爱与责任是幼儿教育的基石,付出着平凡,收获着喜悦。以乐观的精神感染人,以进取的态度感召人。助理:刘雨,女,出生于1983年7月,园长工作室助理,中共党员,本科学历,中小学一级教师。2016年6月任荥阳市第三幼儿园保教副主任职务。参与河南省级一般课题及郑州市级课题研究十余项,并取得省市级教科研成果一等奖、二等奖。近年来曾被评为“荥阳市名师”、“郑州市教科研先进个人”、“郑州市骨干教师”等荣誉称号。

最新回复

幼教 - 荥阳市第三幼儿园园长工作室

  • 分享

    孩子身上看到的问题,是你自己问题的投射

    刘雨 2019-05-07 10:24
    孩子身上看到的问题,是你自己问题的投射

        孩子身上看到的问题,是你自己问题的投射

          对于一个家庭来讲,你是树根,孩子是花朵。
      如果花朵有问题,多半是树根也有问题。家长们常常
    看到的孩子的问题,其实是他自己的问题在孩子身上的开花。孩子是你的投射银幕,当你在孩子身上看到了问题,那是你自己问题的外在投射。

      从本质上讲,不存在有问题的孩子,只存在有问题的家长
      家长意味着
    头脑,孩子代表着。当生命的存在看似出现问题时,那是头脑出了问题。没有你的角度、判定、认为,你眼中会有有问题的小孩吗?如果你眼中有有问题的小孩,那是谁的问题?谁制造出了一个有问题的小孩?是你,你创造了一些问题概念,然后你投射在孩子身上。是你眼花,把一块完美无瑕的玉看成了一块丑陋的石头。
      如果你认为你有一个有问题的小孩,一定先反过来,在你自己身上寻找问题的根源。就像你看到银幕上有一些瑕疵,先看看投影仪的镜头上有没有问题。

        
    你自己的恐惧越多,你要求孩子就越多
        如果你是一个恐惧的家长,你就会有一个有问题的小孩。你的恐惧越大,你眼中小孩的问题就越多。
    恐惧导致掌控。你越恐惧,你越倾向于去把握住某种东西,以让你自己有安全感。掌控者是头脑,而小孩通常都是自由的心,他们像水一样流动,很难被掌控。这使得你越想抓住、越想驾驭、越想掌控,越抓不住,越驾驭不了,越掌控不住。
        你的恐惧越多,你要求孩子就越多,因而你眼中小孩的问题也就越多。小孩是一个有问题的小孩,真是这样吗?没有你的恐惧,没有你的压制或判断,他是一个很难教育的小孩,这是真的吗?问一问你自己。
        当你是一个完全无惧的父母时,你的孩子才能天然成长
      人们都期待自己的小孩长大以后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如何才能使一个小孩长大以后呈现出
    最大的智慧和能力?那就是让他按照天性成长。
      如果一个小孩按照他天性本然的样子成长,他长大以后的智慧和能力将会最大化。但是如果不是那样,而是你特别有意识地去培养或训练他,成年以后,或许他在某方面的能力不错,但是他的智慧心将发挥不足。

    如何才能让一个小孩天然成长?当你成为一个完全无惧的家长的时候
      放一匹小马在辽阔的草原上自由奔放地成长,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马的主人需要多大的无惧的心啊!他会担心小马在道路上遇到这样那样的危险,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他会担心,这样地放任着小马,它以后怎样,它长大会如何,等等。你怎么敢对你的小孩撒手?你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在一个小孩的自由形态上,可以看出一个家长无惧的心到底有多大。不是像老天一样大胆的人,他的小孩无法享受那纯然无边的天空大地。

        
    你知道什么对他的人生道路最好吗?
      在孩子面前,我们似乎都是上帝。在一个幼小的孩子面前,我们总是在无意识中扮演上帝:我们知道什么东西对他最好,我们知道什么样的道路对他最好...从其一生的长远角度来看,你真的知道什么对你的小孩最好吗?以你的知道来控制你的小孩按照你的道路行走,把你认为是好的或对的东西强加给你的小孩,那简直是一种挟持。你在挟持他的生命自由,你在挟持他的心。
      在那无明中,以爱或对他好的名义,你对你的小孩做过多少蠢事你知道吗?当一个人在无明中时,你怎样对待自己,你就怎样对待他人。你用惩罚自己的方式来惩罚你的小孩,你用责备自己的方式责备他。当你还是一个有许多问题的家长时,你怎能教育出一个和你不一样的小孩?你管得越多,他越成为你。你管得越多,他越成为你不希望他成为的那部分
    ——越成为你内心中所讨厌的自己的那个形象。只有你管他越少,他才会越来越不像你,他才会越来越发展出你的生命中所没有的新的部分。
      你确定什么样的道路才是你的孩子该走的最好的人生道路?你真正知道他到底需要什么?你是上帝吗?如果你真的是上帝,那就像上帝一样去做,彻底撒手让你的
    孩子自己成长。看,那天底下的众生——老虎、狮子、蚂蚁、蜜蜂,哪一个不是它们自己在成长,上帝可没有操控它们的人生道路。
      

    知识教育和智慧教育
      人们往往把知识多当成有智慧,这是个错觉。在这个错觉的影响下,人们都期待自己的知识多一些,都拼命地往自己的头脑里装知识,这也导致他们的教育模式是这样。家长们在自己身上的希望过期了以后,他们把曾经对自己的希望放在了孩子身上。
      他们希望自己的小孩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如何做到?往他脑子装更多的知识呗。如果一个小孩在四岁时就能识别两千个字,背诵《三字经》、《千字文》,我们就以为他很聪明。而这有什么用处?你只不过是在往一台电脑的硬盘上多储存一些数据而已。
      智慧是一种空盈的状态,而不是一种满实的状态。过多的知识只能使一个头脑变得狡猾,而狡猾并不是智慧。电脑能够随时调度出千万知识信息,但电脑并不是一个智慧的人脑。对于人来讲,智慧不取决于他里面的有,而取决于他里面的空。当他里面空的部分越多,他运用知识的空间和能力就越大,犹如电脑的硬盘和内存里空白越多,它的运行速度就越快一样。教育你的小孩,给予他有,更保留他的空,不要把他填得太满。如果你把他的头脑填得太满太实,犹如一个瓶子被塞得太紧太实一样,它那里面的空就成为死空,这样一个小孩的智慧就发挥不出来了。
      因此,教育小孩,要注意他里面的空。知识教育是一种有的教育,智慧教育是一种空的教育。记住保留给你的小孩更多的空,而不是有
    ——请重视智慧教育胜过知识教育。
       
    要求、期望、负责是不是爱
      我们衡量自己对一个人是否有爱或爱有多深,往往会看对他有没有要求、期望或负不负责,或那程度有多深。当我们对一个人要求越多、期望越高、掌控得越狠——我们越负责时,我们就越爱那个人;反之,我们就不爱他,或爱他不深。这是真的吗?这是一个错误。
      要求、期望或所谓的负责,仅仅都是恐惧的替代物。它们是恐惧的另一种化身,另一个名字。要求、期望和负责意味着爱,你确定那是真的吗?
        在我们的教育中,因为我们自己有恐惧,结果要求”“期望负责成为了我们与另一个个体的联结。当我们对他要求、期望或负责时,这能使我们感到与对方联结得更深、更紧,使我们自己感到安全。
        教育是为了弥补安全感的,当一个人越强调教育,其背后的不安全感越大。教育似乎是一种掌控,它建立在对未来和恐惧的幻觉基础上。教育是恐惧的面目,一个人越恐惧就越需要它,一个人越恐惧就似乎越需要教育和被教育。
        觉者没有教育的概念,因为他们不需要教育。老子从未提倡过教育,因为他处在了道的源头。
      万物需要的不是他人给予的教育,而是自我学习和自我教育。而实质上,在人的智慧创造之中,也只有这一部分是真正有意义和起作用的。要求、期望和负责是不是爱?严格地说,那不是爱,那是完全的恐惧。
      我们对教育应持什么态度?将它的意义下降到最低。没有人需要教育,他们需要自我教育。

     别把孩子当人质
      因为家长心存恐惧,在对待孩子教育的问题上,他们在无意识中不可避免地把孩子当成了他们自我安全感的人质。你必须变成优秀和美好的,否则我就不安全;你必须变得有能力,否则我怎么能够安心?瞧,家长们在把孩子变成他们内在安全的要挟物了。
      当一个小孩是一个家庭中的
    人质时,你猜,这个小孩能否受到真正的良性教育?小孩变成了整个社会或家庭的内在恐惧之河上的波涛,他当然无法获得那生命中真正需要的。当你恐惧,他能感受到恐惧,即使他很小;当你放松或自信,他也能感受到。小孩是一个敏感的接收器,他在反映你的声音和信息。
      一个好的家长,应把教育的重心由教育孩子放到教育自心上来。对于觉悟的家长来讲,教育孩子只是个借口,自我教育才是真的呢。当你把自己教育好了,孩子只是美好的你的反映,他自然会变好。
      在你的子女教育中,你有没有把孩子当成你的
    人质?来检点一下你自己。盘查你内心的恐惧,是你真正想教育出好小孩的开始。教育从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治疗,它治疗的正是人类之心的恐惧和愚痴。来从更深的层面理解教育。
        
    真正的爱是什么
      我们常常会说,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爱是全然的、百分之百的,真的吗?当一个人内心还存有恐惧时,他对另一个人的爱就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真正的爱是什么?并不是你能把自己的命都给他,也不是他要什么你都能满足或给予。真正的爱和此无关。
      真正的爱是一种无为。它没有要求,它里面没有任何恐惧的阴影,它不隐藏任何掌控的企图。它像太阳给予万物光和热一样,给出本性的能量。你不期待他,不要求他和本来的自己有所不同,不试图改造或修正他。真正的爱是完全无条件的。无论如何你都爱他,怎么样你都爱他,你的爱甚至和他无关。这才是真正的爱。这爱像老天对万有的态度一样,给予你但对你没有要求、没有期待,他对你无为。
      如果把这个标准称为真爱的标准,那么来检点一下你对孩子的爱是不是真爱。你期待他学习好,你期待他做个好小孩,但你知道你的期待曾经暗地里带给他多少压力吗?你越期望他好,你越形成自己的压力。这对小孩的成长有好处吗?我们对我们的小孩没有期待,他怎样我们都爱他;我们尽己所能,但不要求他。这才是真正觉悟的父母的爱呢。
      对孩子没有期待的教育,并不比对孩子有更多所谓良好期待的教育更差。思考一下,你觉得是这样吗?在对待小孩的问题上,来重新思考一下你的爱,那是不是真正的爱?

    存在一个亲子关系吗
      在当代的幼儿教育中,我们非常强调亲子关系,但存在一个所谓的亲子关系吗?
      其实,整个生命存在中,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你与他人的关系。所有关系的本质都是你与自己关系的投射。你与你念头的关系是你与整个世界关系的母体。你所有外在的关系,都是这一关系的投射。因此,严格地说,像不存在其他人际关系一样,也不存在一个亲子关系;因为对一个具体的你来讲,不存在一个外在的小孩,只存在一个内在的小孩。你对你内在小孩的态度,就是你与你外在小孩的关系。
      如果你与你的小孩关系混乱了,如何处理好你与他的关系?处理好你与你内在小孩的关系
    ——你和你信念的关系即可。你明白要点吗?家庭中出现的父母与子女的关系问题,是每个人与他自身问题的外在投射。假如你与你的小孩出现了关系障碍问题,要解决的话,请深入你的内部,发现你与你念头的关系。理解你的想法,就会调解你与他们的关系。请注意这一点,这才是解决人际关系的根本要点呢。

    要解决小孩的问题,先解决你的问题
      在教育之中,要解决小孩的问题,先解决你的问题。这是在根子上解决问题。没有一个有问题的家长,就不存在一个有问题的小孩。一个小孩只是家庭和社会之树上的一枝花朵,它开出了家庭或社会的优点,同时它把整个家庭或社会隐藏的毛病也给开出。如果一棵树长的花朵有了毛病,我们通常就要深入树根去治疗,而不仅仅停留在花朵本身。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小孩出了问题,我们该深入何处对他加以帮助呢?显然,家庭和社会是根源。
      原来的宇宙是没有问题的,那是一个无问题的宇宙。如果你在宇宙中发现了问题,那问题一定是
    ——而且只能是你自己的心。当心不向宇宙投射问题,宇宙怎会生出自己的问题?如果你处在一个问题重重的世界,那么,反诸向内,去探究你的心。问题一定出现在那里,是投影仪出问题了。
      心就是一台投影仪,如果你在生命的画面上看见了问题存在,那么请看一看你的投影仪吧。如果你发现在孩子教育上存在问题,解决的方式一样:先看看你自己的投影仪,然后再检查别人的投影仪吧。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之道呢。

       
    教育孩子,就是自省
      我们对人生问题深入探索就会发现:当你没问题了,整个世界的问题就结束了。如果我还发现世界是有问题的,那一定是我还有问题。当我不能百分之百地接纳这个世界的时候,那说明我的心还没有实现它自己的圆满。看到世界是圆满的,只是见证自己内在圆满的一个结果。
      如果我在孩子问题上,存在着焦虑、担心或要求,那一定说明我的内心还深藏恐惧、狭隘的见解、自以为是、好为人师等无明之相。当我不是安守在觉知上,我问题重重。当我问题重重时,我一定正在我的念头上生死翻滚。无论出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只要我还痛苦、焦虑或担心,就一定没有看破生命的幻象,没有看到存在的真相。
      教育是一种自醒,是一种人类的自醒,一种你的自醒。在完成自身生命圆满之途上,孩子及其教育是一座桥。踩着这座桥,你回到了你自己。孩子是你的投射之物,教育是你的投射手段。在实现孩子的圆满之中,你必圆满你自己。同样的道理,你在圆满自身的过程中,你的小孩也必圆满。外在世界是内在世界的结果,内在世界给予外在世界它美好的能量。
      借着你有一个小孩和教育他,在你自己身上下工夫吧,以此来实现整个存在的圆满。教育是一种自醒的途径,向外劝导你的孩子,向内劝导你自己。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