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10
  • 话题数 1588
  • 回帖数 523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校长工作室秉持资源共享、智慧共融、凝练思想、协同创新的发展理念,工作室将陆续通过课例研讨、专家引领、主题论坛、管理诊断、考察观摩、课题研究等组织形式,搭建多元、丰富、高端的学习平台,与各成员学校比肩同行,共同探索学校发展的新路径,促进学校内涵发展和品质提升。

最新回复

小学 - 郑州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父亲

    靳凡玮 2019-08-28 17:34

    父亲

    李慧霞

    父亲生病了,没想到高高大大,身体强壮的父亲,这一次生病竟然要做手术。

    这天一大早,我,我的两个弟弟,还有我老公,我的儿子,我的姑姑,赶到医院的时候,妈妈已经帮父亲整理好了衣服。父亲躺在床上,看着他一脸疲惫、焦急、无助的样子,我的心就像生生的插上了一把刀。我们轻松地安慰父亲,告诉他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术。上午11点,我们在医生的引导下,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到了手术室门前。当手术室打开的一刹那,我的心一凉,父亲被推了进去,家人只好被隔在厚厚的手术室门外边,我们在外焦急不安地等待着。虽然之前医生已经告知我们手术最少要进行三个小时,我们的心还是像沙漏一般,姑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我不敢去看姑姑,只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想起六七岁的时候,我的脚上生了一个大脓包,村里的医生给我包扎之后,不能下地走路,也不能见雨水,那些天,父亲就背着我上学、回家。从我们家到小学要翻过两座山,每一趟都要走四里多的山路,这一天就是十几里的山路。父亲从来没有喊过累,从来没有在路上歇过一会儿,他多么高大有力呀!

    从我记事起,父亲和母亲就带着我们姐弟仨一起到地里去劳动,那时候我们家种着十几亩山地。最大的一块地还不到两亩,春天种烟叶,种红薯,夏天要炕烟叶,收麦子,种玉米......总之,地里总有忙不完的活。农忙的时候,白天父亲要到学校去教书,中午别人都睡了,父亲舍不得休息,总是抽空到地里挑回一担一担的麦子,一篮子一篮子的玉米。有时候夜深人静,别的人家都休息了,父亲和母亲打着手电筒,还在从地里往家里挑粮食。那时候仰望父亲,总觉得父亲是那么有力!

    我和弟弟上初中了,我在二初中,弟弟在一初中,离家都有20多里地。家里的担子更重了,爷爷走路需要靠两根拐杖,父亲被调到了离家更远的小学当校长。到了我们不回家的那周,父亲就会骑上他那辆老旧的自行车,往返40多里路,给我和弟弟分别送吃的,有妈妈蒸的馒头,还有咸菜。我记得一个特别炎热的夏天中午,爸爸又来给我送吃的,我问他:“这么热,为什么不早一点儿来呢?”父亲说他的自行车在半路上坏了,他只好推着自行车给我和弟弟送吃的。父亲的上衣和裤腰全都湿透了,衬衣贴在身上,汗水还不住地从头上往下流。他坐在我们校园外边的树荫下,用一个纸片扇着风对我说:“你去给我买一块儿冰糕吧,热的受不了啦。”我说还是给他买一瓶水,可是父亲摇摇手说,还是买一块儿冰糕吧。吃完了那块儿小小的冰糕,父亲又顶着烈日,推着自行车往家赶。看着父亲推着自行车,我就想到了朱自清的《背影》,天下所有的父亲对子女的爱都是一样深沉的。

    我和弟弟毕业之后参加工作那会儿,父亲没少作难。我们乡要收回乡费,父亲一个刚刚转了公办的老师,每个月的工资少的可怜。加上这几年我和弟弟上学也花了不少钱。由于交不出回乡费,我两年都没有发工资,父亲想着弟弟是男孩儿,再也不能让他这样工作了,想了很多办法,最终恋恋不舍的把弟弟送到了外乡去任教。听妈妈说,有一次为了送一张重要的表格,学校没有骑自行车,父亲怕耽误时间,硬是一路跑了20多里路到了乡教办,可是盖章的人已经下班了,父亲打听到他家住在哪儿,于是又翻过两座山,在那个人的家里盖完章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父亲连一口水都没喝上,就往家里赶。山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父亲走一走,蹲下来看看路,再往前走,生怕一脚踏空,从山上掉下去,当父亲回到家的时候,鸡都叫了。父亲该多么坚强啊!

    我和弟弟工作终于安排好了,都到了外乡去上班,可是家里的重担全都落在了爸爸和妈妈的肩上。爷爷已经去世,奶奶又患上了重病。每天晚上放学后,父亲等着全校的师生都入睡,他才骑着他那辆二手摩托车,在乡间小路上颠簸40多分钟赶回家,陪在奶奶的病床前,替替母亲,第二天赶在学生早自习之前又回到学校。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在奶奶生重病的将近一年里,父亲天天晚上回家,即使下雨下雪,走着也要回家照顾奶奶。奶奶躺在病床上,对前来看望他的亲戚一遍又一遍的夸赞父亲和母亲的孝顺。

    当父亲做爷爷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温柔,那么慈爱。小时候父亲对我们的严厉是出了名的,同村的小朋友都不敢到我们家去玩。可是现在他亲切的抱着他的孙子孙女,呼喊他们的小名儿,以前连厨房都很少进的父亲,还学会了做各种各样的饭。父亲教他的孙儿们背唐诗,背宋词,背《三字经》,教他们写毛笔字,教他们滑冰,领着他们到广场上玩......多么慈爱的爷爷!

    手术室的门又开了,医生呼唤着父亲的名字,问谁是他的家属?弟弟飞快地站起来回应,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打断,拉回了现实。医生告诉我们,手术已经做完,现在病人还没有清醒,等到他清醒过来我们就可以回病房了。我们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地了。

    回到病房,把父亲抬放在病床上,他还没有完全苏醒,导尿管里还在留着鲜红的液体,看着他花白的头发,突然间眼泪又止不住流了下来。时间过的真快,父亲老了,他为他的儿女,为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等到父亲醒过来,我们姐弟几个商量:两个儿子先留下来照顾父亲,过几天我们再轮着去照顾父亲。于是前几天就有劳我的两个弟弟留在医院里,等到父亲能坐起来的时候,我到医院里去照顾他,本来想着给父亲洗洗脸,洗洗脚的,可是他坚决不让,能做的事情他一定自己坚持去做。母亲说:“让你们姐弟几个受累了。”我笑着说:“能够照顾父亲是我们几个的福气。”

    但愿父亲快点好起来,后半辈子平平安安的,无病无灾。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