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第十二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第十二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第十二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7
  • 话题数 534
  • 回帖数 318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第十二中学是郑州市教育局直属的省级示范性高中。创办于1951年。占地面积38000余平方米,座落于惠济区江山路与国基路交汇处,学校是河南省普通高中新课程改革样本校、河南省高中生生涯规划首批试点学校、郑州市首批创新教育先进单位。<br/>
郑州市第十二中学校长工作室现有成员6人。工作室主持人为郑州十二中校长孟天义,助理为郑州十二中副校长黄玉杰,成员有郑州99中副校长陈晶、郑州14中副校长王瑞芳、郑州9中副校长袁伟民、郑州61中副校长侯金玉。

最新回复

高中 - 郑州市第十二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一方屏幕 最好的贡献 郑州12中党员教师杜贝蕾“我也在一线”

    黄玉杰 2020-03-26 08:01

    一方屏幕 最好的贡献 郑州12中党员教师杜贝蕾“我也在一线”

      “最近小女儿咳嗽越来越严重,白天备课上课、晚上要安抚生病的孩子,我几乎彻夜无眠,前天晚上实在是太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9点钟了,我急忙跑去叫大女儿起床上课,发现她已经吃过早饭坐在学习桌前安静的上着课,看到我出现,还说‘今天我起早了,把昨晚的碗都洗完了。’当走进厨房看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灶台,我的鼻子突然就酸了。”杜贝蕾在朋友圈分享孩子的一夜长大,在倍感欣慰的同时却表示8岁孩子的善解人意让人觉得心疼。

        杜贝蕾,郑州市第十二中学一名高三化学老师,受疫情影响延迟开学后,这个外表静美、内心善良的“女神”老师,却被生活磨砺出“三头六臂”,“硬核”站位为“党员”代言,为高三老师代言!


    “一线家属不能拖后腿”

      杜贝蕾的爱人是一名公安干警,平时就全年无休,更不要说在这特殊时期了。“疫情发生以来,他就奋斗在抗疫一线,我是非常支持他的。”杜贝蕾介绍说:“每每看到无数的逆行者全力以赴抗击疫情,不顾生命安危,保护大家周全的画面,我总是泪流满面,真想自己也能奔赴抗疫一线。所以,老公能为疫情防控做点事儿,作为家属我很骄傲。”因此,杜贝蕾想着自己在家把两个孩子照顾好,把课上好,不辜负高三学生的信任,就是对国家做的最大贡献了。

      老人身体一向不好,爱人又在一线执勤,两个孩子要照顾,寒假期间,杜贝蕾自己还能勉强应付。接着,两个孩子接连咳嗽,受疫情影响没办法去医院,杜贝蕾只能在家按照中医的指导,争取让孩子自愈。两个孩子时好时坏,杜贝蕾纠结着、忍耐着,期间,她爱人要请假回来,也被杜贝蕾坚决阻止了。


    “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要有一桶水”

     没过几天,收到学校“停课不停学”的通知,作为高三的老师,杜贝蕾把假期备的课又整理了一遍,在安顿孩子后又接着开始做题。杜贝蕾做题一般都是学生作业量的3倍,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一贯坚持的习惯。所以自上了高三年级以来,杜贝蕾十二点前睡觉的日子屈指可数。


      高三的线上课要比别的年级早几天,面对陌生的授课方式,杜贝蕾一开始比较焦虑,“一个寒假没见,学生复习情况怎么样,我整理的题要怎么让他们领会理解。”这种焦虑后来随着学校安排的培训,还有年级组、班组线上会议统一部署后才得以缓解。

     在班主任的帮助下建立高三化学学习交流微信群,杜贝蕾针对假期作业,通过学生反馈问题,以拍视频讲解的方式进行点对点辅导。后来,开始使用钉钉直播课程,她就整合名师课、自制课件和文档,进行习题讲练。

      与传统教学不同,网上教学有利也有弊,新的教学形式在摸索中,加上学生手头没有纸质资料,大多数的资料都是搜集网上资料。高三复习难度大,强度高,是每个高三人的切身感受,杜贝蕾讲的有机化学这部分一些结构式特别复杂,不方便抄写下来拍视频讲解,于是她在平板或电脑上覆盖一层保鲜膜,用水性红笔一手标注,一手拿着手机录制讲解视频,并发给学生,有的学生没有听懂,杜贝蕾还会私信再讲一遍,她表示,特别喜欢学生能问问题。“方法总比困难多,网课开始以来,遇到的许多大大小小的难题,在同事的帮助下,靠自己认真思索也都解决了。”杜贝蕾想,只要能帮到学生,什么方法都可以尝试。

    “一上课就忘了一切”

     “白天我在书房上课,大女儿在卧室上课,小女儿大多时候属于无人托管状态。”杜贝蕾介绍说,为防止小女儿哭闹,就投其所好,给零食、看电视,没过几天,小女儿因为吃零食又生病了,咳嗽难受整夜整夜睡不好觉。因为,给学生约定了每天晚上要在线答疑,杜贝蕾只能耐着性子尽快把孩子哄睡,坐在客厅备课,便于观察孩子的动静,由于太专注,孩子咳嗽吐了一床,她都没听到。后来,为防止自己听不见,她就着床头柜的角,坐个小板凳在旁边备课。


      杜贝蕾上课的时候,小女儿没人玩儿,就演变为一只“小神兽”摔烂杯子、磕破脑袋、哭闹不止,大女儿就忙着安抚小女儿并告诉妹妹,“妈妈要给大哥哥大姐姐上课,不要捣乱,你可以跟着我一起上课,上完课我跟你玩儿。”渐渐地小女儿像是明白了“妈妈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慢慢地不到三岁的小女儿,学着自己倒水喝、上厕所、洗袜子,有时候看着妈妈洗碗还要站在凳子上帮忙。


      “从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逐渐适应,从站在以往熟悉的三尺讲台,到端坐在电脑屏幕前……不管用哪种学习方式,只要看到学生学习劲头足,喜欢问问题,我都开心。因为,这是我能为孩子们实现梦想唯一能做的事。”杜贝蕾坚信:肆虐的病毒和疫情带来的困难和考验都是暂时的,只要和同事们一道履好职、守好岗,尽好责,就一定能打赢这场“抗疫保学”狙击战!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