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名称: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123
  • 回帖数 248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校长工作室成立于2014年10月 。工作室主持人杨帆,系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校长,中小学高级教师。郑州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她一贯认为:学校无小事,事事关教育;教师无小节,处处皆楷模。<br/><br/><br/><br/><br/>
工作室现有9位成员。<br/>
    郭磊,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副校长,擅长影像制作,校园文化设计,工作热情高涨,“凡是教育工作需要的,就是我乐于奉送的”<br/>
    李娟,张李垌小学校长,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自己的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务求在教育事业中写下美丽的篇章。被评为郑州市文明教师、二七区“我身边的好老师”等荣誉称号。<br/><br/><br/><br/><br/><br/><br/><br/>
刘宏丽,陇海中路小学副校长,教育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教育部“国培计划”小学心理骨干教师,河南省名师培养对象,郑州市“最美女教师”,二七区第三、四届名师,二七区名校长。她用执着和坚持践行着课程改革,用博爱鉴证着“阳光教育”的真谛。<br/><br/><br/><br/><br/><br/><br/><br/>
    闫鹏瑞,39岁,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南省骨干教师,二七区第八届政协委员,现任二七区人和路小学校长。“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是闫鹏瑞校长一直所坚持的办学方向。本人执着于教育事业,办学思路清晰坚定,敢想敢做。所带领团队取得突出成绩,学校品牌被公众认同。<br/><br/>
   董琳,永安街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工作。曾荣获郑州铁路局练功比武技术标兵称号、河南省首届语文优质课一等奖,被评为河南省优秀青年教师、郑州铁路分局名优教师。教育格言:选择教师,今生不悔;教书育人,一生不倦;爱生如子,毕生不变。<br/><br/><br/><br/><br/><br/><br/><br/>
闫伟萍,航海路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先后荣获郑州市优秀班主任、郑州市教科研先进个人、二七区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撰写的论文多次获奖并在CN刊物上发表,所执教的思品课获国家级一等奖、科学课获省级二等奖;所辅导的学生多次在国家、省市级比赛中获奖。<br/><br/><br/><br/><br/>
     潘敏坤,男,研究生学历,中小学一高级教师,现任郑州市二七区苗圃小学校长。<br/>
     任教以来,潜心钻研,开拓进取,一直从事数学教学工作。所撰写的说课设计获河南省一等奖,论文获郑州市一等奖。所进行的《趣味数学》校本课程设计获郑州市二等奖。主持研究的多项课题在郑州市教科所顺利结项。参加郑州市安全教育优质课比赛获二等奖。所指导的青年教师在郑州铁路分局教学练功比武和郑州市优质课比赛中获一等奖奖。在河南省中小学生优秀论文比赛中获优秀辅导员。先后被评为郑州铁路局优秀教师、郑州铁路局中青年骨干教师、郑州市教育系统平安建设先进个人、二七区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二七区教育体育局优秀党务工作者、二七区继续教育先进个人等。<br/>
    工作感悟:教育是科学,需要责任和敬业;教育也是艺术,需要创造和欣赏;教育更是付出,需要奉献和爱心!<br/>
       袁鹏,二七区罗沟小学校长,教育要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中前进

最新回复

小学 -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雨衣(蜗牛)or雨伞(伞花) ——关于《安全教育》的一点思考

    李金凤 2020-06-24 10:39

    又进入雨季,孩子们上下学到底是该穿雨衣还是打雨伞呢?这应该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可以建议但不能明令禁止。尽管很多学校出于安全考虑,提倡孩子们雨天上下学穿雨衣,但依然有近三分之一的孩子撑着各色的小花伞,我们学校也是如此。

    那我们就来谈谈同是雨具的利与弊吧。

    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进步,现在的雨衣设计的不仅人文而且美观。遇到雨天,每当看着一个个穿着各式各样雨衣的小人儿,在背后凸起的小书包的映衬下,宛如行走在雨中背着重重的壳的“小蜗牛”时,我都会忍俊不禁,用可爱形容他(她)们的觉得也稍显逊色,真想牵起他们的手就这样慢慢的行走在雨中。但同时我也发现,好多孩子穿雨衣不愿意戴帽子,可能是雨衣不够透气,尤其是闷热的夏天,透气性不好的雨衣不但味道难闻,而且捂得浑身湿潮,确实难受;还有的雨衣不太合适,要么太小,要么太大,要么干脆半穿不穿;还有的孩子顾头不顾尾……所以经常会看到有些孩子虽然穿着雨衣,但还是基本湿透。在门口值班的老师,也会细心的给他们戴上帽子,扣上扣子,把穿的皱皱巴巴的雨衣拉平整……可转眼间,你看到的还是那个头发湿漉漉,裤腿湿淋淋,鞋子一兜水儿的小可爱。

    再说雨中的一把把“小伞花”,无疑也会是雨中一道亮丽的风景。记得曾经读过这样一首诗:嘀嘀,嗒嗒,下小雨啦。孩子们放学回家,在雨中声撑起朵朵小伞花。红的、白的、黄的、还有花的,各色各样,五彩缤纷。小伞花在雨中蹦着、笑着,笑声回荡在雨帘中。寂静的街道,变成小雨珠的乐园。调皮的小雨珠,嘀嘀,嗒嗒,敲起小伞花的头,提醒她别玩了,快走吧,妈妈还在窗口盼你回家。嘀嗒,嘀嗒……相信读着这首诗我们就能感受到雨中的童真与童趣。就在今天放学,我就捕捉到两个调皮的小可爱,走在班级队伍的最后面,不停的转动着手中的小花伞,看雨珠从伞边四散逃窜,乐此不疲。最后还是班主任牵起他的小手,赶上了队伍。也许某种程度上,雨中的小花伞带给孩子们的是另一种体验。但,安全却又成了一根紧绷的弦!尤其是看到一则则由于小花伞惹的祸端时,我们尽管不能发布“禁伞令”,但还是大力提倡用雨衣来取代雨伞。

    是的,无论是雨衣还是雨伞,只不过都是雨天的一种工具。是为人服务的!教育,则是为了培养活生生的人!如果说仅仅是以学生安全为由,而简单的明令禁止,就有因噎废食的嫌疑了。教育是为了授之以渔,怎样不断地提升学生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真正长远有效的保障学生安全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基于此,我和大队辅导员商量,对于雨天是穿雨衣还是打雨伞,我们只是提出合理化的建议,分析利弊,让家长和孩子做选择,同时家校结合,对学生进行安全和自我保护意识的教育。至于打雨伞上学的孩子,我们教育孩子们进入教学楼收好伞具,伞顶朝下竖着拿起,既不伤人又不伤己;放学时,我们采取雨衣和雨伞分离的方式,让穿雨衣的孩子走在队伍的前面,打雨伞的孩子走在队伍的后面,并和前后左右的同学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小蜗牛”和“小伞花”又成了别样的风景。同时,我们以此为契机对学生进行友爱教育,打伞的同学和没有雨具的同学同打一把小伞,顿时多了几分温暖。

    教育,不光要有轰轰烈烈的壮举,更应该有脚踏实地的思考。一切,从实际出发,一切,为了学生。我们所要培养的是适应未来社会的人,“禁锢”太多,就会让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失去自由,进而丧失创造的能力。童年,本是一段特殊的时光,每个儿童都是一个纯美的原生态世界,具有谜一样的潜能和无数的发展可能,教育的任务就是要开发这种潜能,并努力保护个人的幸福感。比如,去年冬天,刚入学的他们张开嘴巴想接住每一片雪花,他会向你发问:为什么会下雪呀?我为什么接不到它呢?比如,在门口等待家长的孩子,会一遍遍的跳入门口不深的小水洼,蹦啊跳啊,还会用一只脚猛地踩下,溅旁边的人一身非但不生气却还一起哈哈大笑;比如,他们会看着门卫师傅把集聚在遮阳棚上面的水用木棍捣落时哗啦啦的景象激动的蹦起来,还叫喊着说再来再来……这,就是他们的世界,充满好奇探索。也许,某一天,当看着转动起来的小花伞被甩落的小水珠时,他们就有了奇思妙想。老师的责任就是引导、提醒,责有度,爱有法、施有理、育有情,才是一个教师带给孩子智慧的爱与责任。“蜗牛”也好,“伞花”也罢,相信只要有爱,终会遇见最美好的未来!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