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名称: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052
  • 回帖数 229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校长工作室成立于2014年10月 。工作室主持人杨帆,系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校长,中小学高级教师。郑州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她一贯认为:学校无小事,事事关教育;教师无小节,处处皆楷模。<br/><br/><br/><br/><br/>
工作室现有9位成员。<br/>
    郭磊,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副校长,擅长影像制作,校园文化设计,工作热情高涨,“凡是教育工作需要的,就是我乐于奉送的”<br/>
    李娟,张李垌小学校长,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自己的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务求在教育事业中写下美丽的篇章。被评为郑州市文明教师、二七区“我身边的好老师”等荣誉称号。<br/><br/><br/><br/><br/><br/><br/><br/>
刘宏丽,陇海中路小学副校长,教育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教育部“国培计划”小学心理骨干教师,河南省名师培养对象,郑州市“最美女教师”,二七区第三、四届名师,二七区名校长。她用执着和坚持践行着课程改革,用博爱鉴证着“阳光教育”的真谛。<br/><br/><br/><br/><br/><br/><br/><br/>
    闫鹏瑞,39岁,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南省骨干教师,二七区第八届政协委员,现任二七区人和路小学校长。“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是闫鹏瑞校长一直所坚持的办学方向。本人执着于教育事业,办学思路清晰坚定,敢想敢做。所带领团队取得突出成绩,学校品牌被公众认同。<br/><br/>
   董琳,永安街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工作。曾荣获郑州铁路局练功比武技术标兵称号、河南省首届语文优质课一等奖,被评为河南省优秀青年教师、郑州铁路分局名优教师。教育格言:选择教师,今生不悔;教书育人,一生不倦;爱生如子,毕生不变。<br/><br/><br/><br/><br/><br/><br/><br/>
闫伟萍,航海路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先后荣获郑州市优秀班主任、郑州市教科研先进个人、二七区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撰写的论文多次获奖并在CN刊物上发表,所执教的思品课获国家级一等奖、科学课获省级二等奖;所辅导的学生多次在国家、省市级比赛中获奖。<br/><br/><br/><br/><br/>
     潘敏坤,男,研究生学历,中小学一高级教师,现任郑州市二七区苗圃小学校长。<br/>
     任教以来,潜心钻研,开拓进取,一直从事数学教学工作。所撰写的说课设计获河南省一等奖,论文获郑州市一等奖。所进行的《趣味数学》校本课程设计获郑州市二等奖。主持研究的多项课题在郑州市教科所顺利结项。参加郑州市安全教育优质课比赛获二等奖。所指导的青年教师在郑州铁路分局教学练功比武和郑州市优质课比赛中获一等奖奖。在河南省中小学生优秀论文比赛中获优秀辅导员。先后被评为郑州铁路局优秀教师、郑州铁路局中青年骨干教师、郑州市教育系统平安建设先进个人、二七区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二七区教育体育局优秀党务工作者、二七区继续教育先进个人等。<br/>
    工作感悟:教育是科学,需要责任和敬业;教育也是艺术,需要创造和欣赏;教育更是付出,需要奉献和爱心!<br/>
       袁鹏,二七区罗沟小学校长,教育要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中前进

最新回复

小学 -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从治学精神看中国教育的出路

    张磊 2019-08-27 08:35

    从治学精神看中国教育的出路

    一百多年前,梁启超先生在无边的黑暗中,以一篇《少年中国说》坚定了中国人对于中国的希望。一百多年过去了,梁先生所期许的那个少年中国,是否有了更加强健的臂膀和腰身?是否有了更加结实的骨骼和脊梁?站在历史的街口,梁启超先生是一种态度和信仰,其他的人有不同的态度和信仰。

    就中国教育的出路问题,“最虔诚”不过的要数一百多年前的陈独秀了。他在《近代西洋教育》一文中,谈到两个问题,一是人类为什么必须要接受教育;二是教育为什么必须取法西洋。与梁先生同为学者,不同的是,梁先生坚定的持“中国不亡论”,陈独秀已经对中国文化全然没了信心。

    当年陈独秀在文中列举了三条西洋教育的精神:一是西洋教育是自动的而非被动的,是启发的而非灌输的;二是西洋教育是世俗的而非神圣的,是直观的而非幻想的;三是西洋教育是全身的,而非单独脑部的。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重要标准。一百多年的时间,验证了谁才是真正的智者。一百多年的时间,也让我们对一百多年前的智者肃然起敬。

    一百多年过去了,对中国教育出路并不十分明晰的我们欣慰的看到,今天的教育貌似已经全然具备了陈独秀当年所列举的西洋教育的精神。而且,许多方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如此虔诚,如此好学,如此的敢于打破自己、不断超越,大概只有少年中国才能如此。这大概恰是少年中国的为学、治学精神的体现吧。只有“少年中国”才会求知若渴,才会如此虔诚的看待世界的一切。

    两千多年前的孔子讲:“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两千多年过去了,多数中国人依然信奉和践行这样的治学精神。有这样的治学精神在,中国将永远是少年之中国。

    梁启超先生一百多年前的低吼依然在耳:“日本人之称为中国也,一则曰老大帝国,再则曰老大帝国,是语也,盖盖袭译欧西人之言也。”由此可见,日本人在治学精神上,并没有真正学到精髓。讲究“三人行必有我师”的中国,断然不会贸然的以“老大帝国”否定他人,否定他国。因为中国人看人、看问题是整体的,不会因为看到一个人不好的一面,就全然否定他。更不会贸然地面对他人的道听途说,非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验证,是断然不会鹦鹉学舌的,对别人的评价总是姑妄听之的态度,真正的中国人会慢慢的去琢磨别人的评价,不会轻易苟同。就是老大帝国内的中国老夫子,至少也应该持有以上这两种态度。

    中国人看人,看问题不是二分的态度,而是整体的态度。从整体上去看人、看事物。然后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微观来讲,中国人看到一个人,不会因为他是伟人而格外关注他,也不会因为他是凡俗而轻易忽视它才去格外观察他,学习他。而是在与他交往的过程中,慢慢的感受他的德馨、脾气、习惯、气质,然后理性的思考他的可取之处,不妥之处。然后,默默的在心底里学习他的好,远离他的不好。宏观来看,大概只有中国教育所代表的这个群体,更能理解和践行孔子这一治学精神。一百多年来,与少年中国一道,中国教育差不多是看见谁,就学谁;看到什么,就学什么。虽然没有显著的成就,但就开放程度而言,绝对是一流的,当得上兼容并包一词。

    今天的中国教育,如果说渐渐伴随着中国自身的有出路而变得有出路,恐怕更多的是得益于这种“少年中国”的治学精神。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