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名称: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100
  • 回帖数 242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校长工作室成立于2014年10月 。工作室主持人杨帆,系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校长,中小学高级教师。郑州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她一贯认为:学校无小事,事事关教育;教师无小节,处处皆楷模。<br/><br/><br/><br/><br/>
工作室现有9位成员。<br/>
    郭磊,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副校长,擅长影像制作,校园文化设计,工作热情高涨,“凡是教育工作需要的,就是我乐于奉送的”<br/>
    李娟,张李垌小学校长,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自己的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务求在教育事业中写下美丽的篇章。被评为郑州市文明教师、二七区“我身边的好老师”等荣誉称号。<br/><br/><br/><br/><br/><br/><br/><br/>
刘宏丽,陇海中路小学副校长,教育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教育部“国培计划”小学心理骨干教师,河南省名师培养对象,郑州市“最美女教师”,二七区第三、四届名师,二七区名校长。她用执着和坚持践行着课程改革,用博爱鉴证着“阳光教育”的真谛。<br/><br/><br/><br/><br/><br/><br/><br/>
    闫鹏瑞,39岁,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南省骨干教师,二七区第八届政协委员,现任二七区人和路小学校长。“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是闫鹏瑞校长一直所坚持的办学方向。本人执着于教育事业,办学思路清晰坚定,敢想敢做。所带领团队取得突出成绩,学校品牌被公众认同。<br/><br/>
   董琳,永安街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工作。曾荣获郑州铁路局练功比武技术标兵称号、河南省首届语文优质课一等奖,被评为河南省优秀青年教师、郑州铁路分局名优教师。教育格言:选择教师,今生不悔;教书育人,一生不倦;爱生如子,毕生不变。<br/><br/><br/><br/><br/><br/><br/><br/>
闫伟萍,航海路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先后荣获郑州市优秀班主任、郑州市教科研先进个人、二七区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撰写的论文多次获奖并在CN刊物上发表,所执教的思品课获国家级一等奖、科学课获省级二等奖;所辅导的学生多次在国家、省市级比赛中获奖。<br/><br/><br/><br/><br/>
     潘敏坤,男,研究生学历,中小学一高级教师,现任郑州市二七区苗圃小学校长。<br/>
     任教以来,潜心钻研,开拓进取,一直从事数学教学工作。所撰写的说课设计获河南省一等奖,论文获郑州市一等奖。所进行的《趣味数学》校本课程设计获郑州市二等奖。主持研究的多项课题在郑州市教科所顺利结项。参加郑州市安全教育优质课比赛获二等奖。所指导的青年教师在郑州铁路分局教学练功比武和郑州市优质课比赛中获一等奖奖。在河南省中小学生优秀论文比赛中获优秀辅导员。先后被评为郑州铁路局优秀教师、郑州铁路局中青年骨干教师、郑州市教育系统平安建设先进个人、二七区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二七区教育体育局优秀党务工作者、二七区继续教育先进个人等。<br/>
    工作感悟:教育是科学,需要责任和敬业;教育也是艺术,需要创造和欣赏;教育更是付出,需要奉献和爱心!<br/>
       袁鹏,二七区罗沟小学校长,教育要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中前进

最新回复

小学 -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这场战“疫”带给家长了什么

    张磊 2020-05-16 12:18

                                                         这场战“疫”带给家长了什么
          谁也无法预料,2019年岁末被调侃的那群出笼的“魔兽”, 居然无法如期回到“笼子”里去,居然要被隔离在家中让忍无可忍的爸妈们一忍再忍。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究竟会持续多久?我们尚不得而知,但很显然,这个还没有开学的学期要被315打假了,它显而易见的瘦身,迫使每一个家长开始系统、科学的思考孩子的成长、学习问题。
    你的娃怎样,你揪心与否,可能还被掩盖着。但邻家的小孩爬上屋顶蹭网“停课不停学"的上进一定击穿了你的小心肝,让你对自己家的“魔兽"的成长越来越感到焦虑,越来越没有耐心。
          青春从来不设彩排,这个加长版的“寒假”和孩子的一切成长时光一样,都不会从头再来!如果一切经历都是财富的话,这场病毒引发的战“疫”, 带给作为家长的我们以什么样的财富呢?
         病毒将我们和“魔兽"关在一起的这段日子,让我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一一“共同成长”才是唯一正确的姿态。每一个成年人,都天然的自带“成见”, 它是我们经历了一系列的磨难之后,自然形成的自以为是正确的“道理”。如果孩子的成长就是学习前人面对世界的经验的话,我们的成长便是不断突破自己的“成见”, 和自己的孩子一道重新来认识和感知这个世界。今天,我们再也无法期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在未来,在孩子身上再来一次。所以,我们身上的那点“经验”在是自以为是的,很可能就是一文不值的“成见”, 除非你的孩子乐于接受,并且能够灵活的传承与发展它,用它来应对未来的生活。
          这个寒假之前,我们还对电子产品对孩子的不良影响心存恐惧,还视电视、平板、电脑为洪水猛兽,坚定不移地执行不能让“魔兽”和猛兽合体的“成见”。因为疫情,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全国的孩子几乎在一夜之间,“无一幸免"的全部成了信息化的俘房。特别是那个爬上屋脊蹭网学习的孩子,一下子刷新了我们对学习的认知。“共同成长”才是我们每一位家长唯一正确的教养姿态。否则,“养不教,父之过”的鞭子,早晚抽到我们身上。“迂腐”的帽子早晚扣到我们的头上。
          《颜氏家训·教子篇》开篇即讲:“上智不教而成,下愚虽教无益,中庸之人,不教不知也。“意思是说,超凡的人不教也能成才,太笨的人教了也见不到效果,智力中等的人,如果不教育,就很难明白道理。做父母的,先要有平常心。一定要认识到自己的孩子只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孩子。在自己的子女身上不花心思、花时间去教育,是很难获得最好的成长的。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孩子,不会因为父母太忙,来不及在教育上投入精力,就成为"上智”一一不教而成。正相反,只会因为父母太忙,来不及在教育上投入精力,而坠入到“下愚”的行列之中去。“养不教,父之过”, 生养了孩子,如果不去教育他,实在是做父母的最大的过失。教育子女是做父母的责任,因为自己忙,将这样的责任推给旁人,绝对是徒劳无益的。
          在古代,帝王之家有一整套的教育子女的方法,帝王的教育甚至是从胎教开始的。怀孕三个月时,就要搬入专门准备的住处,不该看的东西不看,不该听的东西不听,音乐、饮食,都严格遵循礼节,按照一定的法度来提供。这种从胎教开始的教育子女的方法,被镌刻在玉板上,藏在金柜子中。太子出生后,两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为之选定了教育他人生大道的老师,从那时起,就开始教育和积淀他孝、仁、礼、义等方面的涵养。

          相比于古代的帝王之家而言,我们普通人实在是已经落后了很多。如果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仍然不懂得奋起直追的话,孩子人生路上那条他无法迈过的鸿沟,谁能说和我们没有一丁点儿关系呢?想想我们自己的人生局限,我们怎能不把孩子关键期的成长当回事呢?“我不懂教育,不知道如何做”? 没关系的,只要你懂得教育不只是老师的事情,只要你还愿意为教育自己的孩子花些心思,资源差不多是无处不在的。就算是耐着性子读一些与教育有关的心灵鸡汤,也是大有裨益的。
          现在看来,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家庭教育而言,至少有两大好处:一是让我们刷新了对于学习的认知。孩子现在的学习方式,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很可能会成为他最主要的学习辅助方式。这一段学习经历,这样一种学习样态,不会伴随疫情防控战的结束而结束。开放的网络、连线的老师、随时随地的学习会成为孩子未来学习生活的常态。二是各大资源网站疫情防控期间的开放,必将刷新人们对于学习资源的认知。开放已经如同那个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一般,再也无法关闭了。没有开放和关联,任何资源都是无用的垃圾。只有开放和关联,才能让死的资源产生活的效益。我们的孩子如何在开放的资源中,找到他成长所需要的滋养,才是关键。在这场战“疫”中,你和你的孩子一起并肩作战了吗?你们相互识别对方互为“共同成长"的战友了吗?
          春天已来,病毒马上就走。但它带给我们成长才刚刚开始!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