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名称: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123
  • 回帖数 248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校长工作室成立于2014年10月 。工作室主持人杨帆,系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校长,中小学高级教师。郑州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她一贯认为:学校无小事,事事关教育;教师无小节,处处皆楷模。<br/><br/><br/><br/><br/>
工作室现有9位成员。<br/>
    郭磊,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副校长,擅长影像制作,校园文化设计,工作热情高涨,“凡是教育工作需要的,就是我乐于奉送的”<br/>
    李娟,张李垌小学校长,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自己的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务求在教育事业中写下美丽的篇章。被评为郑州市文明教师、二七区“我身边的好老师”等荣誉称号。<br/><br/><br/><br/><br/><br/><br/><br/>
刘宏丽,陇海中路小学副校长,教育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教育部“国培计划”小学心理骨干教师,河南省名师培养对象,郑州市“最美女教师”,二七区第三、四届名师,二七区名校长。她用执着和坚持践行着课程改革,用博爱鉴证着“阳光教育”的真谛。<br/><br/><br/><br/><br/><br/><br/><br/>
    闫鹏瑞,39岁,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南省骨干教师,二七区第八届政协委员,现任二七区人和路小学校长。“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是闫鹏瑞校长一直所坚持的办学方向。本人执着于教育事业,办学思路清晰坚定,敢想敢做。所带领团队取得突出成绩,学校品牌被公众认同。<br/><br/>
   董琳,永安街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工作。曾荣获郑州铁路局练功比武技术标兵称号、河南省首届语文优质课一等奖,被评为河南省优秀青年教师、郑州铁路分局名优教师。教育格言:选择教师,今生不悔;教书育人,一生不倦;爱生如子,毕生不变。<br/><br/><br/><br/><br/><br/><br/><br/>
闫伟萍,航海路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先后荣获郑州市优秀班主任、郑州市教科研先进个人、二七区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撰写的论文多次获奖并在CN刊物上发表,所执教的思品课获国家级一等奖、科学课获省级二等奖;所辅导的学生多次在国家、省市级比赛中获奖。<br/><br/><br/><br/><br/>
     潘敏坤,男,研究生学历,中小学一高级教师,现任郑州市二七区苗圃小学校长。<br/>
     任教以来,潜心钻研,开拓进取,一直从事数学教学工作。所撰写的说课设计获河南省一等奖,论文获郑州市一等奖。所进行的《趣味数学》校本课程设计获郑州市二等奖。主持研究的多项课题在郑州市教科所顺利结项。参加郑州市安全教育优质课比赛获二等奖。所指导的青年教师在郑州铁路分局教学练功比武和郑州市优质课比赛中获一等奖奖。在河南省中小学生优秀论文比赛中获优秀辅导员。先后被评为郑州铁路局优秀教师、郑州铁路局中青年骨干教师、郑州市教育系统平安建设先进个人、二七区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二七区教育体育局优秀党务工作者、二七区继续教育先进个人等。<br/>
    工作感悟:教育是科学,需要责任和敬业;教育也是艺术,需要创造和欣赏;教育更是付出,需要奉献和爱心!<br/>
       袁鹏,二七区罗沟小学校长,教育要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中前进

最新回复

小学 -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在管理和教育之间

    张磊 2020-06-30 14:31

    在管理和教育之间

    最冷漠的教育,版权所有©郑州教育信息网 翻版必究总会用各种各样的立场表明——自己与真实世界无关。版权所有©郑州教育信息网 翻版必究

    疫情发生过,如果我们所主导的教育没有丝毫改变,如同疫情没发生过一样,这样的教育一定是冷漠而没有温度的。

    总有一些事情,其间的意义是靠用心做教育的我们去赋予的。比如,开学初期,我们要求每一名师生做到——校外的口罩不进入校园,必需在校门口摘掉口罩丢进专用医疗废物回收箱。不要说家长不理解,身处其间落实这一措施的我们能够理解吗?版权所有©郑州教育信息网 翻版必究

    从管理的角度看,没有靠谱的科学研究数据表明,换掉口罩再进入校园,校园的安全系数就会真的提高。一定程度上,它还增大了学校管理的难度,每个通道上,还要多安排一名教师志愿者来提醒孩子更换口罩。特别是开学第一天,一位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将口罩丢进医疗废物回收箱的一瞬间,那表情简直亮了,那是何等的揪心和可惜呀!版权所有©郑州教育信息网 翻版必究如果每天两次进入校门,要换掉两只口罩的话,每个孩子每天的读书成本无形中增加了四块钱左右。

    这四块钱能换来什么?或者说,当什么样的教育在孩子心中生发是,这四块钱才是真正物有所值的?

    一、学校的管理时时处处都与这四块钱相匹配,真正做到了无死角、无缝管理。

    当我们用无死角、无缝的管理,共同为孩子搭建起安全的屏障,坚守住学校这一方净土,将各种可能的传染病隔绝在校门之外时。我相信,每一个还在的家长一定不会再在这四块钱上纠结。

    二、当每一个孩子都能从这四块钱之中体会出“公德”版权所有©郑州教育信息网 翻版必究,体会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之时。

    客观上形成的将传染病病毒隔绝在校门之外的实事,实际上是每一名学生,每一位家长,每一名教师,每一位志愿者努力的结果。四块钱本身也是其中的一份力量。换掉口罩这个过程本身,对于提高具体孩子的安全性本身是没有多大益处的,但它保障了其它孩子的安全。如果碰巧某个孩子的口罩外部被病毒污染了,在手部消毒过后,换掉被污染的口罩,这一动作本身,将病毒隔绝在了校门之外,让自己,特别是其它师生和孩子的感染机会大大降低。这个动作本身,公德的意义大于自我保护的意义。此外,口罩佩戴过后,要及时更换,这是一个习惯问题,更是一个涉及防护本身安全性的问题。

    三、换口罩——如果本身就是学校的课程

    什么是课程?

    本质上就是用于达成教育教学目标的一切资源。几个月的疫情,我们丢掉了无数只口罩。甚至开学过后,我们也丢掉过二十几个口罩了。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孩子是不是都学会了正确的丢弃口罩的方式、方法?

    有位教育领域的资深领导,极为细心的演示过如何丢口罩、收口罩。他将口罩竖着对折,再横着对折,然后用挂耳绳将两次对折的口罩扎成一团,然后丢进医疗废物回收箱。

    这个过程我们的每一个孩子都掌握和实践了吗?

    难道非要在灾难来临,重新让钟南山那样的专家来再借助媒体向每一位成人普及一次这样的知识吗?

    什么是课程,它不局限与学校,但多数情况下是在学校发生的。当我们将一应资源用于孩子的成长之时,课程便应运而生了。

    反过来讲,每天丢掉四块钱的口罩,什么情况下又是毫无意义的呢?

    如果只有孩子这样做,而老师、安保工勤人员并不这样做的时候。如果只有孩子被严格测温,进入校园内的成人并没有被严格测温的时候。如果孩子只是像普通的垃圾一样,随便将口罩丢掉的时候;版权所有©郑州教育信息网 翻版必究如果老师只是看护,并没有提醒和教育发生的时候。如果还有老师“勇敢”的将毫无防护的手伸进垃圾桶压实溢出的口罩的时候。如果孩子只是在我们面前能够正确换口罩、丢弃口罩,在离开学校后依然我行我素的时候。

    单纯做教育,没有丝毫的管理可言,教育一定是无力的。

    单纯做管理,没有丝毫的教育可言,管理本身也一定是没有温度的。

    教育者的全部使命,其实就在管理与教育之间。管理是为解决现实问题而存在的,而教育是有未来的现实。只有管理没有教育,那人类便没有未来;只有教育没有管理,这样的教育也必然是弱不禁风的。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