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名称: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9
  • 话题数 1123
  • 回帖数 248

工作室介绍
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校长工作室成立于2014年10月 。工作室主持人杨帆,系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校长,中小学高级教师。郑州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郑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河南省名师、河南省骨干教师。她一贯认为:学校无小事,事事关教育;教师无小节,处处皆楷模。<br/><br/><br/><br/><br/>
工作室现有9位成员。<br/>
    郭磊,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副校长,擅长影像制作,校园文化设计,工作热情高涨,“凡是教育工作需要的,就是我乐于奉送的”<br/>
    李娟,张李垌小学校长,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自己的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务求在教育事业中写下美丽的篇章。被评为郑州市文明教师、二七区“我身边的好老师”等荣誉称号。<br/><br/><br/><br/><br/><br/><br/><br/>
刘宏丽,陇海中路小学副校长,教育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教育部“国培计划”小学心理骨干教师,河南省名师培养对象,郑州市“最美女教师”,二七区第三、四届名师,二七区名校长。她用执着和坚持践行着课程改革,用博爱鉴证着“阳光教育”的真谛。<br/><br/><br/><br/><br/><br/><br/><br/>
    闫鹏瑞,39岁,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南省骨干教师,二七区第八届政协委员,现任二七区人和路小学校长。“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是闫鹏瑞校长一直所坚持的办学方向。本人执着于教育事业,办学思路清晰坚定,敢想敢做。所带领团队取得突出成绩,学校品牌被公众认同。<br/><br/>
   董琳,永安街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工作。曾荣获郑州铁路局练功比武技术标兵称号、河南省首届语文优质课一等奖,被评为河南省优秀青年教师、郑州铁路分局名优教师。教育格言:选择教师,今生不悔;教书育人,一生不倦;爱生如子,毕生不变。<br/><br/><br/><br/><br/><br/><br/><br/>
闫伟萍,航海路小学副校长,中小学一级教师。先后荣获郑州市优秀班主任、郑州市教科研先进个人、二七区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撰写的论文多次获奖并在CN刊物上发表,所执教的思品课获国家级一等奖、科学课获省级二等奖;所辅导的学生多次在国家、省市级比赛中获奖。<br/><br/><br/><br/><br/>
     潘敏坤,男,研究生学历,中小学一高级教师,现任郑州市二七区苗圃小学校长。<br/>
     任教以来,潜心钻研,开拓进取,一直从事数学教学工作。所撰写的说课设计获河南省一等奖,论文获郑州市一等奖。所进行的《趣味数学》校本课程设计获郑州市二等奖。主持研究的多项课题在郑州市教科所顺利结项。参加郑州市安全教育优质课比赛获二等奖。所指导的青年教师在郑州铁路分局教学练功比武和郑州市优质课比赛中获一等奖奖。在河南省中小学生优秀论文比赛中获优秀辅导员。先后被评为郑州铁路局优秀教师、郑州铁路局中青年骨干教师、郑州市教育系统平安建设先进个人、二七区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二七区教育体育局优秀党务工作者、二七区继续教育先进个人等。<br/>
    工作感悟:教育是科学,需要责任和敬业;教育也是艺术,需要创造和欣赏;教育更是付出,需要奉献和爱心!<br/>
       袁鹏,二七区罗沟小学校长,教育要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中前进

最新回复

小学 - 淮河东路小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论语》心臆

    张磊 2020-06-30 14:44

    《论语》心臆

    王阳明先生讲,心不安时,恰是修心之时;心不安处,才是修心之所。

    2019年底突如其来的这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隔离的名义,将“宅在家中”这件事上升到对己负责,对人负责的道德高度。在这些“对自己负责”的日子,因为网络的存在,我们总感觉到世界就在近旁,总感觉被隔离的是身,心第一次因为网络的原因,居然被解放到了无以隔离的程度。

    真的是这样的吗?

    翻看最近一周的“企业微信”使用统计,居然花了813分钟,处理了306次会话。数据可观真实的存在着,转而问问内心,实在记不起真正做过些什么。这还仅仅是用于工作的“企业微信”平台,其他的呢?其他或主动或被动在我们眼前流淌而过,打动或未曾打动过我们的其它形式的信息流呢?

    再进一步追问,我们看见、听见的,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九牛一毛,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以生命之有涯追逐世界之无涯,我们的人生怎能不一败涂地、沮丧不已呢?

    信息化时代,很容易看见别人的好。所以,上进比上进心更稀缺和重要。

    当我们真正意识到世界不可追时,才会回过头来去反观自己。温暖和营建、滋养和提升我们内心里的那个世界,或许才是我们真正该做的。

    两千多年前,有位伟大的圣人也有此刻我们才有的体会,孔子讲得“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和我们的境况和感慨何其神通!

    相比较而言,《论语》算是一本比较亲切的书。在“四书五经”中有着特殊的地位,两千多年来,被无数的人反复送读过,这无数的人长眠后又化作无边的尘埃。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几乎每一粒尘埃都和《论语》是相熟的。当我们诵读这部经典时,我们几乎能感到风尘吸张,能感到整个世界都和我们在同一个境遇之中。

    人们说:“半部《论语》治天下”,在孔子以后两千多年的时光里,真正能“治天下”的又屈指可数。

    一本书,读过的人多,得其心法和精髓的又屈指可数。《论语》就是这么一本神奇的书。

    笔者第一次接触《论语》,是在初中语文课本中。

    第二次接触《论语》,是在一所以传统国学为主要办学特色的学校的校本教材中。

    第三次接触《论语》,是一位爱心人士捐赠了这本书,学校将它作为第一学段学生的经典诵读教材。

    第四次接触是在旧书市场,看到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

    第五次接触是无意中翻到了钱穆先生的《论语新解》。

    这五次的机缘,都没有促使笔者真正将这本书读完。

    按照钱穆先生的说法,语——谈说义,比如国语、家语、新语。《论语》所收,以孔子应答弟子时人之语为主。

    放眼图书世界,我们能看到的与《论语》有关的书,都是方家之作。新解也好,别裁也好,都源远流长、娓娓道来、侃侃而谈。这些方家维度没有关注到的是,为什么真正把《论语》读完的人寥寥无几,为什么真正领悟了半部《论语》的人屈指可数?

    或许,只有我们普通人才真正能回答这个问题。

    不学无术也就不为学术,不求甚解也就不必严谨。只以读完这本书为目的,只结合自己的认识臆测圣人的真意。只以普通人的身份为普通人示范如何读完这本经典。

    读经典,总该有本工具书。就以手头上之前结缘的基本为杖吧。一是中国孔子基金会传统文化教育分会和山东省国立传统文化教育中心编订的大字读本版《论语》为正音工具;二是以钱穆先生的《论语新解》为考究工具;三是以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为拓展工具。

    由此发心,久久为功!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