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名称: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18
  • 话题数 2600
  • 回帖数 743

工作室介绍
以“办专业的学校、做专业的校长”为目标,立足学校,创生经验,改革创新,引领时代。紧密围绕办学实践,积极促进工作室成员间的交互共生,共同成长。推动工作室成为校长们共同学习现代教育思想观念和管理理论的学习班,成为全体工作室成员交流办学治校新思想、新思路、新举措的论坛,成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推进教育教学改革的试验田。助力工作室成员成为教育教学改革的先锋队,成为郑州市教育教学的领跑者,成为河南省教育亮丽的名片,成为教育交互共生的共同体,为“美好教育”事业增光添彩。

最新回复

高中 - 郑州市第一中学校长工作室

  • 分享

    用规则引导在线教育健康发展

    王军利 2020-09-25 02:43
    近日,北京市教委官网发布消息,某绘本学习平台以打卡返现金、推广返佣金等方式营销,诱导家长购买课程,因无法在规定期限返现,以及未征得同意强制关停账号,引发大量投诉。北京市教委会同市委网信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约谈相关负责人,责令该机构网站、APP和公众号自行暂停更新14天,立即全面整改……这是当下在线教育乱象的冰山一角。媒体记者采访调查发现,疫情期间获得井喷式发展的在线教育市场问题频现,此前被曝光的行业乱象也沉渣泛起。


        相关统计显示,今年1月至7月,共有2.5万家在线教育企业注册成立,平均每天新增120家。从注册数量的上升曲线,足以感知线上教育的火爆程度。不过,几乎任何一个行业在短时间内的快速升温,都难免夹杂着“水分”和“杂质”。从消费者的反馈看,迅速“膨胀”的在线教育行业果然也不例外。


        中消协8月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称,教育培训服务投诉增多,投诉集中在虚假宣传、虚假承诺、协议条款不清晰等方面。这些被投诉的现象很难说完全是新出现的,但由于疫情期间线上教育的井喷式发展,其带来的问题变得更多、更复杂是肯定的。这也就要求,相应的监管必须要能够充分并及时回应这种爆发式发展带来的“后遗症”。


        从具体的问题来看,我们可以把它们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有些所谓线上教育平台在疫情期间匆匆“冒出”,本身就有目的不纯之嫌。像此前个别借“免费网课”推广游戏的平台已受到处罚。而最新的投诉信息显示,部分家长还遭遇了平台诱导分期贷款的问题。这些平台很可能同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对类似的借在线教育名义来搭载其他业务的平台,监管部门应深挖背后的利益链和严查教育资质问题,该查处及时查处,绝不能让在线教育平台也变得“金融化”,成为各种歪心思染指的领域。


        另一类属于常见的行业病。比如,诱导消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等,对应的是一些平台习惯性地打擦边球之风。对此,监管部门一是要重视消费者的举报,以实际行动为消费者撑腰;二是要根据常见的“槽点”来进一步制定细化的行业规范,降低该行业的模糊空间,将之真正导向透明和标准化的消费方向。


        如果说在线教育作为一种新现象,在刚开始的阶段,监管体系建设、标准规范制定都难免滞后,甚至说一些乱象可能是“成长中的烦恼”,那么疫情催生出在线教育“爆点”,实际上加速了这个行业的“生长期”,相应地,它自然要求监管和标准的完善也应适时提前。如果等到乱象进一步做大再来整治,成本无疑要高得多。所以,在整个行业相对降温之际,对其来一场全面的“体检”和净化,并建立更严格的行业准入标准,可谓正当其时。


        任何一个行业都难免要经历一个“优胜劣汰”的阶段方能真正走向正轨。但这个过程到底要多久,甚至是否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关键取决于监管规制介入的时间和力度。而从大量投诉以及目前在线教育平台数量来看,它确实到了一个必须通过有效的监管跟进来加速其规范的时期。那些滥竽充数、资质存疑的平台,就应该依据标准及时排除到市场门槛之外,而那些仍不把消费者权益当回事,寄望于通过“话术”来获客的平台,就应该付出代价。经历一段近乎“野蛮”的生长阶段后,是时候让在线教育平台更加感受到规则的约束力量。这也是在线教育生态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必由之路。

    (朱昌俊)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