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

工作室资料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名称: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
主持人及助理
工作室概览
  • 成员数 7
  • 话题数 836
  • 回帖数 914

工作室介绍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在第二周期(2015—2017)建设实践工作中,通过课题研究、专题研讨、读书活动、合作交流、考察学习等形式,对学校管理干部的专业成长起了特殊的孵化作用。在顺利完成第二周期的各项工作之后,2019年我们总结经验再出发,成功申报了第三周期郑州市校长工作室。<br/><br/>
在金水区教体局的参与下从我区中学副校长中遴选出5位副校长参加本周期校长工作室。分别是:金水区第一中学副书记李连忠,郑州市第七十一中学副校长曹军,郑州市第七十六中学副校长孙晓军,郑州龙门实验学校副校长刘忠和郑州丽水外国语学校副校长袁惠玲。<br/><br/>
这一周期,工作室制定了新的工作目标,推进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以新课程理念和现代教育学为指导,以促进校长专业化发展为目标,充分发挥名校长的引领作用和工作室成员间的团结合作,借助工作室学习交流研讨的平台,集合校长工作室团队的智慧,开展学校特色化管理的研究,提升工作室成员的办学能力和促进学校的可持续发展,努力提升全体工作室成员所在学校的管理效益和育人质量。

最新回复

初中 - 金水一中校长工作室

  • 分享

    抛弃与拯救

    曹军 2020-02-29 11:51

    抛弃与拯救

    经常能听到老师们对个别学生如此评价:“调皮至极,无从管教”,“反应迟纯,不易教化”。凭经验和直觉,这些学生一旦被贴上了类似的标签,也就难逃被抛弃的命运。长此以往,尤其是进入毕业班最后阶段,当课代表或任课教师如实汇报:“某某又没交作业”,“某某测试成绩相差太离谱了”,是否会有个隐隐的念头在提醒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反正他也考不上高中。”

    我们老师都是很有正义感的。比如,对于讽刺、挖苦、侮辱、体罚或变相体罚差生或后进生的行为,都能情绪激愤地给予声讨。然而,对于类似不管不问的抛弃行为呢?见怪不怪,多能接受。甚至还会欣赏、效仿这种“超然”吧!仔细想想,这种冷漠的“超脱”,比野蛮的体罚更让人心寒。“爱之深,恨之切。”毕竟,很多体罚行为的动机还是好的。学生被体罚着,至少还在被关注着。学生一旦“被超脱”了,也就只有自生自灭的命了。

    还是要引用一个似乎“不具可比性”的例子。海伦·凯勒从小就因眼盲、耳聋而无法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学习说话,被认定是一个集聋、哑、盲于一身,无法接受教育的孩子。不幸的海伦·凯勒幸运地遇到了安妮老师,安妮老师没有放弃几乎可以忽略的海伦·凯勒的发声可能性,以无比的耐心,硬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反复教练,终于使海伦学会了说话和阅读。最终,海伦成为一位杰出的演讲家和教育家。

    那些被我们“抛弃”的学生,大都有健全的体魄,但与残疾的海伦的求学“遭遇”相比,又是多么的不幸啊!“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是的,一个孩子只占我们班中学生数的几十分之一,占我们所教过孩子的几百甚至几千分之一。但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讲,每位孩子都是他们的全部,都占有他们全部希望百分之百比例。但这些占据着一个家庭全部希望的“星星之火”,却可能在你、我、他的教学接力中,越传越小,渐渐熄灭!面对一个个有“问题权利”的孩子,我们似乎习惯了理直气壮,或选择逃避,或选择放弃,对“未知的危险”可能性心安理得。安妮老师却是凭着爱心和耐心,创造了我们“不曾想象”的奇迹。

    我们都知道破窗理论。正是孩子一开始的过错没有得到老师的及时纠正和提醒,而给了孩子一种不自觉的提示:“原来是可以这样做的”。老师放松得愈多,对孩子愈有一种纵容感,以至于最终不堪收拾。从个体的结局看,这看似学生的错,事实上,从开始到整个过程,以至最终的结局,又何尝不是我们老师一手“缔造”的呢?孩子心灵的大楼,正是因为当初一扇窗子的玻璃破了,没得到及时的维修,久而久之,变得千疮百孔。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梦想,我们没有权利去选择这个放弃那个。放弃孩子就是也放弃我们的教育道德,放弃我们耳熟能详的为师之本、为人之道!在学生成长的“破窗”过程中,谁能说老师没有责任呢?当我们在为让某个学生的成绩由99分再提高半分而绞尽脑汁时,还是要抽出些精力去关注那些所谓的“后进生”吧。他们的要求其实很少,或许,就多一点点耐心,就多一点点关爱,就可能点燃一个即将熄灭的火把。

    让某些学生从“被爱遗忘的角落里”走出来吧。从不抛弃,就是一直的拯救。拯救他人,也是拯救自己,拯救我们为师者的灵魂!或许,曾经被我们“抛弃”的学生,仍在恭恭敬敬地向我们问好。但我们接受的很沉重!因为,抛弃与拯救都是相互的。

     


你还不是该工作室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